古代没有导航他们为何没有走丢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古人没大家想的这么呆,步行长距离行走还是有办法的。
第一,跟随官道。
所谓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古代是有官道的,也就是用于官方马车运输物资的道路。
这种道路今天看来很原始,都是土路而已,但至少宽度可以通过马车。
而古代官道都比较好辨认,不但有车辙印记,还会有很多骡马的排泄物,一般每隔十几二十里就会有驿站。
自然,驿站一般不接待普通旅客,主要是为国家运输马车队的马匹和人员服务。
即便如此,这也是很好的指示物,沿着官道走,不知道怎么走就询问驿站工作人员即可。
第二,古人有识别方向的能力。
其实建国前的旅行者,都有比较强的识别方向能力。
识别方向也不复杂,一是看太阳、看星星,二是看树叶。
如果实在不太会看的,大不了随身带一个指南针,也花不了几个钱。
第三,古人一般不会离家太远。
古代绝大部分老百姓都是农民,他们很多人一生没有离开过家乡,最远的地方就是去几里外赶集。
所以,这些人不需要识路能力,赶集也是一群人一起去。
真正需要走远路的,主要就是商人、马车夫、差役、僧道之类。
这些人在古代都属于特殊职业,以商人为例,常年走南闯北,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区区认路算得了什么。
而且,古代商人不是当代,他们通常只跑几条线,有的反复跑了几十年,道路一草一木都烂熟于胸,不可能迷路。
就像武松回老家要经过景阳冈,店家告诉他有老虎。
武松不信,说自己走过景阳冈十几次了,哪里有什么老胡。

参考:
说古代人没有走丢是不符合现实的,西汉战将李广在公元前119年(元狩四年)的漠北之战中,就曾经迷路,“找不着北”,一代名将因此又羞又愧,拔剑自刎。
在拥有导航、手机、定位的情况下,野外旅游的驴友迷路现象也屡有发生。
如果你不是驾车出去,拥有导航也难保证不迷路,何况古人?
地图上的比例不是一比一,只能保证你不会迷失大方向,短时间“找不到北”的事还是会发生的。
由此可见,无论古人、今人,在没有人烟的野外,很容易迷路。
不过现代人有地图、导航,起码不会迷失方向。
西汉汉武帝的时候,为了教训匈奴军队,汉军喜欢千里奔袭,在茫茫戈壁,他们如何能做到不迷失方向呢,唯一的法宝就是找带路党,那时候还没有这个词,大家管这些带路的人叫“向导”。
一般来说,向导都是当地人,他们在沙漠长大,对那里的地形非常熟悉,对敌人的营地分布了如指掌。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只要给的银子足够多,带路党有的是。
这样就能保证汉军一望无际的沙漠里,心明眼亮,不迷失方向。
哪怕在抗日战争时期,鬼子扫荡的时候,也要带上向导,没有向导寸步难行。
抗日英雄王二小、电影《鸡毛信》里的海娃,都是因为日军强迫他们当向导,把敌人领到了死路——八路军的伏击圈。
如果古代军队长途跋涉的时候,没有了向导那该怎么办?
不要着急,古人还有一个绝招,那就是让老马带路。
春秋时期,齐桓公跟大将管仲带领齐国大军,去河北一带讨伐孤竹国,在回来的时候,迷失了道路,四周没有人烟。
在左右为难的时候,管仲说:“我们不妨让几匹老马走在前面,大家跟着它前进就是。
”齐恒公一听觉得有理,就采取了管仲的建议,最后走出迷途;
这就是“老马识途”成语的由来。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人是高级动物,马是低级动物,人都迷路了,马为什么能认路,该不是传说吧?
马能认路不是道听途说,是有科学依据的。
马的嗅觉非常发达,听觉也非常灵敏,记忆力也非常好。
哪怕是几个月不见,它见到了曾经对它好或者不好的人时,态度也截然不同。
马是长脸,大鼻子,嗅觉神经细胞比人多了无数倍,这就等于它本身是一座功率很大的“嗅觉雷达”。
它的嗅觉不只是鉴别饲料和寻找水源,还能辨别方向,寻找道路。
除了马,能认路的还有家犬,俗话说“猫记千,狗记万”,意思是说狗记忆力好、认路能力超强。
狗每走一段路都会在路边撒尿,来的时候可以循着气味回去。
这就是说,如果你害怕迷路的话,外出时可以骑着马,或者牵着狗,就能保证你回来的时候不会迷失道路。
返程的问题解决了,那么去的时候如何能保证不迷路呢?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或者沿着驿道走路,遇到人问路。
驿道是官道,它通向任何全国一个地方(犄角旮旯除外),从A地到B地,都有驿道相连。
唐朝的时候,驿站已经星罗棋布,全国有陆地驿站1400余所,水上驿站270余所,水陆驿站约80余所。
驿站是古代的高速公路,除了方便官军、官员和皇帝出行,还有传递书信的功能。
如果遇到紧急情况,需要传递加急的文书,会由使者骑着快马沿着驿道飞奔,中途驿站备有马匹,以便使者骑的马累的时候,迅速换乘驿站的马继续赶路。
加急需要快速,马在高速狂奔的时候耐力有限,驿站的距离一也不远,一般来说30里左右就有一个驿站。
如果是一般文书的话,驿道上每隔20里就有一个歇马亭。
元朝的时候,驿站分布更加密集,要求每隔10里路,就要有一个传递文书的递铺。
直到今天,全国有不少地方,还保留着“十里铺”、“二十里铺”的地名。
也就是说,古代的人外出的时候,官道上可以向驿站里的快递员(驿卒)问路,在乡间小道上则可以向当地大叔、大妈问路就是。
如果没有这些方便,可以根据太阳、指南针、路边的树辨别方向。
大树年轮密集的为南,树冠茂盛的为南,反之就是北方。
因此古人出行的时候,虽然没有现代人方便,只要不是到了荒无人烟的地方,一般是不会迷路的。

参考:
我是李时针,我来为您作答;
要说古人,那自然是集合指挥与手艺于一体的。
古人们提出了“天圆地方”的概念,认为大地有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这也是古人第一次提出方位的概念。
黄帝时期,由于蚩尤请来风伯雨师让他们挂起大雾,使得轩辕黄帝迷失了方向,找寻不出他的位置所在,为此有人做了指南车,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辨别方向的工具。
实际上人们对地理的研究就是从黄帝时期就已经开始了,那时候就有人可以绘制地图,虽然是根据地理形势所绘制但是东西南北都有着自己的标记,但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古代虽然不知道真实的方位是什么,但是他们却自己规定了方位,那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为东也就是“東”,而太阳落下的地方为西,南的规定却是根据树木的繁茂程度来确定,树木越繁茂就说明这个地方越靠近南方,另外的一种规定方法是根据树桩上年轮的粗细程度来确定。
其实在实际我们所提出的三维空间和四维空间在古代已经就有了,一维空间到四维空间的定义在古代是有的,这个学说的提出就在道家学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四,四生万物”所谓的三维空间就是里面的三,而四指的则是四维空间也就是里面的四象。
在古代有着“四方,六合,八荒”的话语,里面的四方指的就是东南西北,而八荒指的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在外衍生的四个方位,为此在古代就已经有着方位的说法,但这不代表着古人就能够自己回家,他们没有导航这样的先进仪器也就没有办法能够准确地找到自己的家呢?
实际上古人不但能够自己回到家,而且还能够找到自己所在地,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第一个就是夜晚,那便是看星辩位。
我们都知道在晴天的夜晚星光灿烂,古人就是看到星星才能够辨别位置从而找到自己回家的路,这是因为北极星的存在所以才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在诗经中就有“东有启明,西有长庚”的说法这里的启明指的便是启明星,而北极星在古代被称之为北辰。
北斗七星是古代方士占卜所谓的占星术最为基本的存在,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根据北极星的动向所进行的推测,这也就是占卜的由来。
第二个就是司南,历史上第一类的指南针。
指南针作为古中国的四大发明,为此指南针出现在中国是最早出现的,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指南工具是在黄帝时期。
在黄帝和蚩尤大战之时,蚩尤请来风伯雨神掀起雾气,使得黄帝迷路,为此只能放弃攻打蚩尤的计划,可是黄帝身边的大臣发明出指南车才破坏了蚩尤的计划。
所以指南车在黄帝时期就已经出现了,指南车就是按照天上北极星的排布所制作而成,这就是司南的原型了。
但是司南携带太不方便,为此知道明朝时期才出现罗盘这样的便携指南针,这样的人们便也不再担心找不到回家的路。
第三个便是太阳的东升西落;
我们都知道,古代东方的定位就是根据太阳的东升所指定的,为此太阳的东升西落就能够辨别回家的路,太阳的东升西落属于宇宙法则,一成不变,为此接着太阳的方位进行位置的辨别,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太阳的东升西落虽然是属于地球的自转以及公转所产生的效应。
为此用来辨别方位是再好不过,可惜的却是只能在太阳初升以及日落之时才能够用来辨别方向,这是用自然来辨别最大的弊端。
第四个便是借助树桩的年轮来进行判断;
在古代确定方位之时,就曾以树桩的疏密程度来辨别方位,在南方太阳光充足,树桩的疏密程度比较稀疏,再加上太阳光越充足,树桩上的年轮越宽,为此想要辨别方向只需要看年轮的疏密程度以及宽窄程度就可以知道方向,这样就能够辨别回家的方向从而才能够回到家中,和自己的家人相伴。
我国作为古代四大发明的文明古国,其中指南针就是我国的发明,当初郑和下西洋所用的牵星术,就是我国指南针的演变。
指南针最早出现的就是在黄帝时期,司南就是我们所知的最早指南针,司南是根据北斗七星演变出来了一种指南工具,但是准确的说是指北针,但却是利用了磁石制作而成,我们地球有着南北磁极为此司南指的南北也是根据地球的磁极进行的的方位的判断,而后世的指南针也是根据磁石与地球磁极之间的相互作用。
古人的智慧是非常伟大的存在,虽然没有当世导航的存在但是他们却能够自己找到回家的路,在荒郊野外能够找到回家的路实在是了不起,但是作为现代人却过度依赖于科技却忘记了事物本身存在的规律。

参考:
不用说古代,前些年没有导航的时候,你看谁走丢了?
这要什么高科技?
最最平实的做法罢了。
1、顺着路走。
只要有路,就不至于走丢。
官道驿道,又有路碑路牌,怎么就非得走丢呢?
只要不乱窜山林野地,就算真的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找个人问问不就行了?
2、公共交通工具。
路上有车,水上有船。
古代也有公共交通工具,坐上这玩意还能迷路?
尤其是水路,你要是能从京杭大运河迷路到雅鲁藏布江去,那我还真佩服你创造了奇迹。
3、地图。
过去的地图再怎么不准,大致方向还是没问题的。
有了大致方向,只要不南辕北辙就没多大毛病。
4、向导。
向导这个职业,直到今天也存在。
毕竟导航也未必靠谱。
从古至今,要去某地,在不熟悉的地方穿行或是游览,又或是想寻求捷径,就找个向导。
向导当然熟悉当地地理,他不迷路,你就没事。
他迷路了,说明你遇到假向导了。
跟着向导走,哪那么容易走丢?
向导又有什么“高科技”的呢?
5、问问问。
今天有导航了,你去不熟悉的地方,你不也得张嘴问问别人吗?
怎么着?
向别人打听往哪个方向走,在你这已经成了“高科技”了?

参考:
我们在现如今的这个生活中,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的时候,常常会因为自己对于当地的地形不熟悉而迷路,那么我们在这个时候就会去使用一些导航工具来帮助我们寻找到正确的方向,那在我国落后的古时候,人们是如何来避免迷路的呢?
相信对此大家也都感到非常疑惑吧,其实在我国古时候,古人们并不是经常的迷路。
古代没有导航,他们为何没有走丢?
一、根据自然规律进行自我判断方向。
正是因为没有导航的存在,所以古代的人很早就形成了自己判断方向的办法。
他们可以根据很多自然中的因素判断方向,比如说根据太阳的方向判断东西方位、根据树桩上的年轮判断方位、根据星星的位置判断方位......古人虽然没有现代科技的帮助,但是却有很多自身的判断能力能够帮助他们找到方向。
二、问路。
问路是最直接的解决办法。
既然自己迷路了,那就寻求一下他人的帮助,可以问一问附近居住的居民,也可以寻找固定的驿站进行询问。
我们都听说过“老马识途”的故事,马对方位的了解是很确切的。
所以古人会特意去驿站问路,因为驿站里的人基本上对方位都是很熟悉的,一般来说是不是出错的。
三、看指南针和地图。
指南针是我国著名的四大发明之一,能够有效地解决方位问题,帮人们找到正确的方位。
古人在出远门时,因为害怕不熟悉地形,一般都会带上一个指南针或是一张地图以防万一。
在迷路之后,只要读懂指南针就可以判断正确的方位了;
当然了,地图也是一个好帮手。
古人的导航——司南司南——最原始的指南针磁铁石的运用最开始并不是西方世界,早在我国的战国时期,古代充满聪明才智的人民就发现了磁铁石以及它特殊的磁性,并将磁铁石的磁性运用到辨别方向中去,取得了很好的实践效果。
经过长期的社会历史的发展,到了东汉的时候,我国就已经发明出了用于指导方向的仪器司南。
所谓司南就是中国古代最早的指南针。
该工具的制造原理就是运用了磁性原理。
司南的形状很独特,从外表看上去仿佛一个金色的勺子一样,其实古人认为,这个勺子的形状也就是北斗七星的形状,而司南就相当于地面上的北斗7星一样,帮助人们去寻找正确的方向,司南的勺柄就如同我们现在钟表上的指针,指针所指的方向永远是南方。
早期的司南在社会实践运用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是这件发明也是颇有弊端的,比如说司南的勺子,其磁性有时候是不稳定的,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由于司南与地球的表面会产生摩擦力以及吸引力,这些力会影响司南磁性的稳定。
后来智慧的古人又发明了司南鱼,司南鱼也就是司南的升级版。
司南鱼直接是放在水里进行操作的,运用水的浮力来减轻与地表的摩擦力,从而大大提高了司南指针指向南方的准确性。
哪些高科技让古人高枕无忧?
一、一般的王朝,都有官道的,大城市和京城之后是有官道相通的。
有官道,官道上有驿站。
二、一般的路都有指路石,指路石就是在三岔路口立一块石碑,上面写明各个路囗的指向,指路石一般都是由当地有钱的人捐献,而有的地方比如小孩生病,过去比较迷信,于是就捐献路石,希望小孩早日病愈,这也就是有的三岔路口出现多个路石的原因。
三、那个年代如果出远门,就问当地长跑江湖的人,他们会把沿路地名编成顺口溜让你背熟,比如我们当地去江西,我是湖北的,我们那镇叫金牛镇,千年古镇,顺口溜是这样的,一出金牛柘树山,梅田干港赛马湾,抱歉,我真的只记得这两句了,很久没听人提起了,不过,就这两句,也有几百公里路程,这样有顺口溜你就不会迷路了。
四、古代在每个地方都设有驿站,用来传递官府的书信,官府中的人也可以去驿站换马,因为一匹马长时期的奔跑也会累,需要在一定距离之内换一匹马,驿站的人对去往各地的道路都非常熟悉,如果不熟悉道路,都可以去驿站问路。
结语由此看来,古时候虽然没有导航,但是也有多种方法来保证顺利达到目的地,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只是古代交通工具不发达,出一次远门总会花很多时间,出门在外的人对家人思念总是绵绵不绝。

参考:
答古代没有导航,有走丢的事情发生,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老马识途”的典故了。
故事主要讲的就是晋伐胡,管仲在燕山以北,大军迷失方向,放老马,根据老马走的路线回到驻地。
过去的人一般白天看太阳,夜晚以月亮或星星的位置来判别方向。
大海上建一座座的灯塔,也是一种导航的方式,它主要就是服务于航海。
建立路标,路牌,并且画有地图导航。
军事上,建立高塔,站的高看到远。
并且还是那种有敌楼。
既可以防御为主又可以观看敌情。
烽火台,白天可以点狼烟,夜晚有烽火。
它可以是古代传递消息的一种方式,但是我觉得应该可以判断一下位置。
有些发明出来,它也帮助我们, 辨别方向,具体有指南车,指南针,罗盘仪等, 其中以指南针发明我觉得应该最实用。

参考:
古代没有导航,他们为何没有走丢?
看来你对古人了解的还是太少了,我好为人师来给你说说吧。
古人有天地观,天圆地方,天上有日月,有星辰。
日月东升西落,白天的东西方向是不是就有了?
晚上有星辰,东太白,西长庚,南箕北斗,晚上的东西南北是不是也就定位了?
大地有阴阳,山之南为山阳,山之北为山阴。
河之南为河之阴,河之北为河之阳。
向阳之木繁盛,背阴之木矮小。
古人把自己置身于天地之中,用天地万物来衡量自己所处的位置,再说那时候道路稀少,不容易走丢。
要说高科技产品,那就要说罗盘了。
自从上古大神黄帝大战蚩尤,被蚩尤的迷雾大阵围困,让黄帝分不清东南西北,黄帝就知道这样很危险。
黄帝在九天玄女的帮助下,发明了指南车,利用奇门遁甲调兵遣将打败了蚩尤。
从此指南车就是上古高科技,后来发展到指南针,最后到复杂的罗盘。
郑和下西洋的船队,用的导航工具就是罗盘。

参考:
我是历史吐槽,欢迎大家点赞
可是我们看历史上的几个著名事件,指南针的作用并没有想象的精确。
汉朝的大将李广,没错,就是那个史称飞将军的李广,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是因为迷路!听起来是不是很惊讶,但这个的确是事实!汉武帝当初委派卫青为大将,李广等一批名将做副手,最后发动了一场针对匈奴的最终战争,这场战争彻底消除了匈奴的隐患,使汉朝的边境获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和平。
而在这场战争开始的时候,李广私下找到卫青,想要担任主攻进击匈奴的老巢,说自己虽然年龄是所有将帅中最大的,但是自己并没有真正拿出手的功绩。
所以找卫青求个人情,也算是给个机会,但是卫青并没有答应李广,而是把这个功劳给了和自己更亲近的一个人!结果第二天李广气不过,自己提前私自出发,没有按照指定时间,按理说你走也要给大将军说一声,结果李广话也没说,可是就算如此,李广并没有按照约定时间到达指定的佯攻目的地。
原因是什么呢?
李广迷路了!!!因为在路上碰见了大雾,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大雾,整个军队是没有走散,但是雾太大,并不能分辨方向和道路!所造成的结果就是:李广到了佯攻的地点,可是却收到消息,战争已经结束了!李广找到自己的部下说:我这次先是违抗军令,结果又错失战机!想来是没有面目再回到朝廷了。
说完拔剑自刎!时也命也!!!这是一件典型的因为迷路而闻名的事件!当然,还有就是张骞出使西域的时候,也曾经走错了路,导致自己耽误了很长时间才回到汉朝。
所以古代并没有精确的导航科技,也并不是说不会走丢!!!可是除了指南针之外,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实现导航吗?
毕竟在指南针并不能满足需求的情况下!还真有一种方法,那就是本地人!!!三国演义中有一段是讲诸葛亮七擒孟获的,中间有一小段是诸葛亮的军队被孟获一帮人引进了深山老林,荒芜人烟,到处都是瘴气和森林,孟获凭借地势将蜀军困在这深山老林中,蜀军饥渴难耐,有一处泉水有毒,蜀军并不知道,喝完之后,蜀军纷纷中毒,不能说话,脸色发黑。
最终还是居住在森林中的一个本地人带着蜀军饮用无毒的泉水,并且指了一条近道,诸葛亮才轻松的再次打败孟获。
所以本地人对于导航也非常重要。
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很多货车司机到了外地,也是摸不着路,因此催生了一个职业:带路收费!就是本地人为司机指路,但是这个服务是收费的,很多司机是外地人,不得已吃了不少亏!不过现在科技发展到今天,任何人一部手机可以走遍全中国,这也是国家发展的一个标志!如果称得上导航的高科技,还是要看现代科技了!!!
参考:
下午好,广东图图君为您解答。
其实,古代是有“导航”的。
图片来自百度。
这是一张来自古代的地图,有多久远了?
答:距今约2000多年——战国末年或秦朝初年。
据记载或推理,我国其实很早就有成熟的测绘技术,史书中尧舜禹时期的《九州图》虽然没有实物出土佐证,但是众多的史料异口同声,以及考古上上证实的中国早最的国土概念图,大概能说明我们的祖先其实很就早脚下的这片土地搞明白了。
那么,既然有地图测绘技术,则人们出行,是一定会有工具指引的,也因此,才产生了官道马驿道等,如果说连高速公路都有了,那么,我们古人的道路规划与行走知识,肯定不会差到哪去:上古高速公路一:《诗经·小雅·大东》:“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这里说的“周道”就是从洛阳(雒邑)到西安(镐京)的直通通道,也就我们今天讲的高速公路,所以曰“其直如矢”。
上古高速公路二:秦直道图片来自百度,遗迹复原图。
秦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秦直道是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为阻止和防范北国匈奴贵族的侵扰,令大将蒙恬率30万大军用两年时间修筑了南起陕西林光宫,北至今内蒙古包头九原郡的一条南北长达700多公里的一条军事通道,秦直道是由咸阳通往北境阴山间最捷近的道路,大体南北相直,故称“直道” 。
这个规模可谓盛况空前。
那么,由此可以看出,我国很早很早以前就对道路与方向的管理,相当成熟。
也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想像到,以前的古人在出行时,都会沿着古代政府所设定的官道与其它道路行走,这种情况当然不会走丢。
那么,如果不是走官道了?
这个就要讲方向的问题。
虽然我国最早的罗盘是南宋出土的,但是我们老祖宗同样是很早就有了东南西北的概念,比如说《易经》的“圣人南面而听天下”。
春秋战国著名的”东夷、南蛮、西戎、北狄”。
通过天文学与地理学的配合,一样可以得出精准的定位。

参考:
我们在现如今的这个生活中,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的时候,常常会因为自己对于当地的地形不熟悉而迷路,那么我们在这个时候就会去使用一些导航工具来帮助我们寻找到正确的方向,那在我国落后的古时候,人们是如何来避免迷路的呢?
相信对此大家也都感到非常疑惑吧,其实在我国古时候,古人们并不是经常的迷路。
古代的寻路工具与方法司南——最原始的指南针司南是中国古代辨别方向用的一种仪器,是古代华夏劳动人民在长期的实践中对物体磁性认识的发明。
据《古矿录》记载最早出现于战国时期的河北磁山一带。
据近代考古学家猜测用天然磁铁矿石琢成一个勺形的东西,放在一个光滑的盘上,盘上刻着方位,利用磁铁指南的作用,可以辨别方向。
目前发现的唯一一件实物在四川成都。
是现在所用指南针的始祖。
现比喻行事的准则;
正确的指导。
传统的观点认为司南是中国汉代甚至战国时代华夏劳动人民发明的一种最早的指示南北方向的指南器,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指南针。
据《古矿录》记载最早出现于战国时期的河北磁山(今河北省邯郸市磁山一带)一带。
司南的发明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在长期的实践中对物体磁性认识的结果。
由于生产劳动,人们接触了磁铁矿,开始了对磁性质的了解。
人们首先发现了磁石吸引铁的性质,后来又发现了磁石的指向性。
经过多方面的实验和研究,终于发明了实用的指南针。
最早的指南针是用天然磁体做成的,这说明古代华夏劳动人民很早就发现了天然磁铁及其吸铁性。
据古书记载,远在春秋战国时期,由于正处在奴隶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的大变革时期,生产力有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农业生产更是兴盛发达,因而促使了采矿业、冶炼业的发展。
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人们从铁矿石中认识了磁石。
最早的指南针是司南。
战国时期就已经有了司南,之后有发明了指南针。
除了方向工具,人们也可以通过夜晚的北极星来分辨东南西北。
至于最终的目的地,就只能自己四处打听了。
打听也是有门道的:第一可以去附近村庄问一问;
第二是去驿站问一问;
第三是在兴隆的客栈住住,问问其他住客。
出远门的人都要有些生活经验,比如太阳东起西落,根据植被的茂密程度来判断方位等等。
要不,就必须带着辨别方向的工具——指南针了。
靠着精准的仪器,我们辨别方向上不会有太大问题。
要是有熟悉道路的马夫驾车随行,就真是再好不过了,免了这一路上的辛苦问路。
当然没有的话,问问路也无妨。
接下来,我们就来说说古代人们是怎么问路的。
没有详细的地图,古代人们也就只能依靠人脑这个活体地图了,四处打听打听问问路,最终到达终点。
问的人也是有讲究的,不是谁都知道路怎么走。
行路时尽量沿着人多的村庄走,他们熟悉这附近的地形、地点,应该能给你提供一些信息。
第二就是去驿站问一问。
古代朝廷的命令上传下达就是靠驿站,朝廷在每个地区都设有驿站,方面信息传递。
驿站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快递,都是两个地区点对点的传递。
驿站的人熟悉下一个地区的地点,问问他们是没有错的。
第三就是客栈,客栈人流量大。
在古代,是五湖四海的人们暂时歇脚的地方,在这里问路,得到消息最简单。
一般,出远门的人要么是商人,要么就是上京赶考的人。

司南鱼与司南车早期的司南在社会实践运用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是这件发明也是颇有弊端的,比如说司南的勺子,其磁性有时候是不稳定的,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由于司南与地球的表面会产生摩擦力以及吸引力,这些力会影响司南磁性的稳定。
后来智慧的古人又发明了司南鱼,司南鱼也就是司南的升级版。
司南鱼直接是放在水里进行操作的,运用水的浮力来减轻与地表的摩擦力,从而大大提高了司南指针指向南方的准确性。
北宋时期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科学家叫做沈括。
沈括不仅是一个文化学者,也是一个知名的科学发明家,在他的名作《梦溪笔谈》当中就详细的介绍过中国古代指南针的制作方法,而且在该著作当中沈括还将自己对于磁偏角的发现进行了记载,这是沈括的一大发现,对于古代辨别方向道路指引方面的研究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古人行军打仗常常需要出没在偏远的地区。
在某些荒凉地带找不到合适的向导,此时大部队如何寻找正确的方向就成为了重要的问题。
后来,古人就发明了专门针对于军队导航的司南车,司南车的制造原理与司南以及司南鱼是完全不同的,它的制作原理主要是运用机械构造而不是磁性吸引。
司南车的指针箭头是一个指向南方的小假人,外表制作精美同时具有辨别方向的高度准确性。
司南车的箭头总是指向着南方,司南车在古代行军辨识方向的过程当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过洋牵星术”明朝时期郑和七次下西洋的故事,直到现在仍然在民间广为流传。
在那个历史时期,并没有出现先进的科技发明以及辨识方向的工具,在海面上长期漂浮的郑和以及他的团队究竟是如何寻找方向,不至于在大西洋上迷路的呢,这就牵涉到古代非常神奇的一种海面导航方法,那就是“过洋牵星术。
“过洋牵星术”相对于西南以及北斗七星的原理来说较为复杂,但是其根本原理也是属于同一种类型,那就是根据天文地理的联系来进行方向辨认。
“过洋牵星术”的原理就是我们如今在航海时所使用的航海六分仪的构造由来。
结语: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古代没有导航,但是古代的道路少,不像现在这样四通八达,而且古代有指南针。
时至今日,当我们看到来自于千百年前的司南、司南鱼、郑和航海图等等充满想象力的发明创造,对古人的智慧佩服之意油然而生。
即使没有现代化的导航设备以及相关仪器,古代的人民依然能够在代代相传的辨认方向方法以及古已有之的导航工具的指引下,找到正确的道路。

参考:
古人没有导航却不走丢,应该和所谓的高科技没多大关系,而是与当时的道路有关。
很简单,古代和现代的道路不一样,我们是要致富先修路,所以道路有千万条,而古人呢,只有官道和驿站用路,如此简单而不复杂的路径,您还能迷路了不成?
而且郡县,甚至村镇都有界碑,所以在岔路口,看一下界碑,沿着官道或者驿道走就肯定能抵达目的地。
这和现代的道路系统差异很大,单单一个立交桥,高速路,若没注意到指示牌,绝对会叫人晕头转向。
如果走在古代如此简单的道路还担心迷路的话,雇车出行也不错,这些好比现代的计程车,直达。
当然啦,古人除了道路定位外,还有地标定位,譬如名山古刹,著名景区之类的,这些可都是古代的地标,不管怎么走,只要将地标定位锁住,再怎么迷糊也能回归正途:官道。
简单的环境让古人用不着配备应对复杂路况的导航,这一点值得我们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