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诸葛亮躬耕之地是在河南吗

史书中虽说躬耕南阳,然众说纷云,无从考察。

参考:
什么“河南要争着成为诸葛亮的躬耕之地”啊?
诸葛亮自己不说“躬耕于南阳”,《三国志》不记载,河南争有用吗。
倒是南阳的一个邻居,诸葛亮一句没提,《三国志》一句没写,只靠160年以后一位乡党习凿齿的一本乡土志,反而争的昏天黑地。
以后提问者把事情原委搞清楚再发言,别总是一厢情愿的意淫!诸葛亮《出师表》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不是记载吗?
《黄陵庙碑记》的“仆躬耕南阳之亩”的碑文不是记载吗?
与此同时,汉晋时期的史书还有大量的把南阳郡治宛县称为“南阳”“南阳城”“南阳郡”的记载,如诸葛亮在《后出师表》说的曹操“困于南阳”等等记载,这些记载已经清晰的将诸葛亮说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的范围界定在南阳郡治宛县一带了,没有其他。
此后,史书记载黄权在宛县祭拜诸葛亮,《诸葛武侯集》注引《诸葛氏谱》称:“亮为弟均,取南阳林氏女为妇,期年,生子名望”;
郏县有诸葛亮、徐庶于建安六年共同赴张良庙拜访的汉碑(碑在平顶山博物馆),方城县东晋的《诸葛躬耕碑》,叶县有诸葛之旧坟墟,有隋开皇二年(582年)断石幢的记载。
唐代,杜甫有《武侯庙》名诗,其中有“犹闻辞后主,不复卧南阳”之句。
胡曾的《咏史诗•南阳》也有“世乱英雄百战余,孔明方此乐耕锄。
蜀王不自垂三顾,争得先生出草庐”的句子。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唐代最为景仰诸葛亮的诗人李白,曾于开元年间先后遨游过襄阳和南阳,并分别写下了《襄阳曲四首》、《襄阳歌》和《南都行》等涉及当地风土人情、历史名人及典故的诗文。
在《襄阳歌》中,李白提到的历史名人中有晋朝的名士山简和羊祜,也提到了襄阳名胜岘山“堕泪碑”等,但只字未提诸葛亮。
而在《南都行》中,李白不仅提到了陶朱公范蠡、百里奚等南阳历史名人,还有“谁识卧龙客,长吟愁鬓斑”的句子。
除此之外,李白还在一首以诸葛亮自述的《留别王司马嵩》诗中感叹道:“余亦南阳子,时为《梁父吟》。
”由此可知,李白心目中的诸葛亮是南阳而不是襄阳的历史名人。
另外,李白还曾做《读诸葛武侯传书怀赠长安崔少府叔封昆季》诗,中有:“赤伏起颓运,卧龙得孔明。
当其南阳时,垄亩躬身耕。
”另外,白居易有“鱼到南阳方得水,龙飞天汉便为霖”。
刘禹锡《陋室铭》有“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之句。
许浑的《南阳道中》有“荒草连天风地动,不知谁学武侯耕”之句。
汪遵的《咏南阳》:“陆困泥蟠未适从,岂妨耕稼隐高踪。
若非先主垂三顾,谁识茅庐一卧龙。
”李山甫《代孔明哭先主》有“忆昔南阳顾草庐,便乘雷电捧乘舆。
”李翰在《卧龙岗谒武侯祠》有“海岳同云起卧龙,出师二表见孤忠。
文章碑文方面唐代有《诸葛庐碑》,有裴度的《蜀丞相诸葛武侯祠堂碑铭》中云:\"公是时也,躬耕南阳,自比管乐,我来从虎,时称卧龙。
\"吕温的《诸葛武侯庙记》载:\"南阳坚卧,待时而起。
\"沈迥的《武侯庙碑铭》曰:\"伊昔武侯,碗足南阳。
退藏于密,不曜其光。
严从也在《拟三国名臣赞序》称“先主之迹远播于汶隅,孔明躬耕南阳,盘桓待主。
”李翰在《三名臣论》称:“昔诸葛亮拥膝南阳,为‘梁父吟’,自比管乐,州平、元直以为信然,虽涯量可窥,而遗迹可见”。
这些碑刻文章提到的“南阳”毫无疑问就是今天的河南南阳而不是其他。
另外,卧龙岗有十几株一千三百多年的古树,这些正史、古碑、实物、古树都是南阳诸葛遗迹延续不断的明证。
宋代就更多了,最重要的是绍兴八年(1138年)武穆岳飞路过南阳谒武侯祠时手书武侯出师二表跋文中的\"细观壁间昔贤所赞文辞赋及先生祠前石刻二表\"诸文字可知,当时的南阳武侯祠已颇具规模了。
各地复制的岳飞手迹至今仍存。
岳飞手书碑已经成为勉县、成都、南阳、五丈原等武侯祠以及汤阴、杭州岳庙的“镇馆之宝”。
金代有元好问的词《三奠子•同国器帅良佐仲泽置酒南阳故城》有“军门高密策,田亩卧龙耕。
南阳道,西山色,古今情。
”在这些史书记载的基础上,元代在南阳卧龙岗重新大规模修葺武侯祠,并首次在国家编纂的《大元一统志》卷3河南江北行省《古迹》中认定“卧龙岗在南阳县境,诸葛孔明躬耕之地。
”同时,一些记载也证明在元代初年南阳卧龙岗依旧可以看到诸葛武侯的历史记载及部分遗迹。
如周伯琦的《南阳武侯庙》、崔某的《望卧龙岗有感》等。
元代儒学教授王谦在《汉丞相诸葛武侯庙碑》称:“距南阳治城西七里,而近有岗曰卧龙,俗以武侯隐居之所,前人卜地一区,起屋四楹,绘像而祠焉。
”元代翰林学士程钜夫撰写的《敕修南阳诸葛书院碑》称:“南阳城西七里,有岗阜然隆起,曰卧龙岗,有井渊然淳深,曰诸葛井,相传汉丞相忠武侯故居,民岁祀之。
”《元音》卷十记载:元朝人吴漳写《武侯庙》(《题南阳诸葛庙》)有诗云:“卧龙岗上拜荒祠,惆怅当年枉顾时。
”这些记载都清清楚楚,除非别有用心,把所有的诸葛遗迹都往襄阳隆中塞,说什么“诸葛亮一辈子也没有踏过汉水北岸一步”,这不是信口雌黄吗?

参考:
什么依据也不用,诸葛亮自己说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参考: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腕足南阳,躬耕于南阳之亩。
毛主席说,诸葛亮寓居荆州,躬耕于南阳。
南阳诸葛亮,襄阳庞士元。
这个南阳,就今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岗!
参考:
这个不用挣!南阳就在哪里谁也搬不走!
参考:
把河南扯上想搞地域黑,诸葛亮出师表叙述(躬耕南阳),河南管南阳把河南扯上,北京管河南能把北京扯上吗?
既然有躬耕南阳,南阳还用争,到底谁在争。
躬耕地这事在网上想着法提问也不少,

参考:
出师表就是最好的依据
参考:
躬耕于河南肯定是错误的提法,因为河南省的行政区划是在元代才形成。
诸葛亮躬耕时期没有河南这个概念,只有荆州刺史部隶属的南阳郡,史家考证诸葛亮躬耕于南阳郡邓县隆中,后经行政区划变更,隆中归属湖北省襄阳市,故可以这样表述:诸葛亮躬耕于现在的湖北襄阳隆中,历史上隆中曾属南阳郡邓县。
这种表述也是国家权威部门门认可的,也是中学教材和各类词典标准化的解释。

参考:
首先是,诸葛亮出师表写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为什么会有这样问题提出来呢?
为啥会有诸葛亮躬耕地之争呢?
当前,只有襄阳的所谓“古隆中”跟南阳的卧龙岗武侯祠这两个地方来争诸葛亮躬耕地,那里用排除法排除一个,那另一个就是真的了,去伪存真。
看看“古隆中”杜撰历程就清楚了号曰隆中永远都是号曰滴!用事实说话由唐朝贞观年间到明朝的襄简王墓地之事情说明“古隆中”造假:这个时期有一个事情可以说明问题的一切。
那就是襄简王墓地建在了云居寺的墻外边,迫使云居寺搬迁更名广德寺,历史和现实都可以看到。
如果诸葛亮故居是真实存在,那就是云居寺比诸葛亮故居更受重视,只搬迁云居寺,不搬迁诸葛故居了。
还是诸葛故居不存在啊?
!答案可以肯定的。
明朝真的不重视诸葛亮吗?
答案也是否定的。
看看此时期的南阳卧龙岗武侯祠,皇帝御批派驸马爷主持公祭,可以做对比。
“古隆中”的造假起源是张献忠当时占领“阿头山”时作为屯兵处,嫌晦气加上对明朝的不满找个理由:亮家于襄阳西二十里......说是三顾茅庐处,随将襄简王墓地毁坏。
从此给“古隆中”造假提供地理空间,由此拉开序幕,一发不可收拾。
由上述可以说明当时“阿头山”根本没三顾茅庐处的,同时如果云居寺与诸葛故居做邻居有八百多年历史怎么没一点历史记载和反应呢?
这个历史阶段是唐诗宋词鼎盛时期、襄樊地区的地方志、都没有关于诸葛亮故居与云居寺为邻居的记录,包括“道听途说”“民间”、“号曰”等等都把这个重点文物单位忘记了吗?


由此可以肯定的说:号曰隆中是纯属杜撰、无中生有的。
坟地改躬耕地、神道碑改草庐碑、泥嘴镇改卧龙镇、植物园改卧龙岗!造假圣地“古隆中”啊[灵光一闪]号曰襄阳西二十里隆中,驴头对不上马嘴啊!大家看看当时襄阳城西二十里有没有有“古隆中“的影子?


通过上述可以看出“古隆中”是一
尤其是在2007年修复南阳卧龙岗武侯祠古柏亭时,为了“千秋万代”的认定,南阳博物馆还用那坚硬的黑色大理石立碑,坚持:三国时诸葛亮故居在卧龙岗,诸葛亮躬耕地在卧龙岗,《草庐对》发生地在卧龙岗。
南阳博物馆2007年修复的古柏亭南阳博物馆言词坚定,信誓旦旦立的石头碑那么在七十年代,南阳博物馆又是怎么说的呢?
南阳博物馆1975年对南阳武侯祠的简介封面时间才过了四十多年,南阳博物馆的白纸黑字还在这里。
本人对南阳人没有一点陈见。
这一件事情,就想听听南阳博物馆的说法。
一,作为博物馆也是一个研究机构,事业单位,不能信口开河。
当时认定襄阳的依据是什么?
二,你们博物馆现在改口的依据又是什么?
现在有没有外来的压力?
你们改口,有没有给南阳人民一个口头与书面交代?
三,文物工作者的职业道德是什么,你们是怎么操守的?
对于我
如果其他南阳朋友想代替回答也可以。
但是,从认真的角度,你必须有大学文化程度,因为
达不到者,谢绝回答。

参考:
出师表就是最好的依据

标签


Warning: error_log(/www/kuaileyao/kuaile/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814.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kuaileyao/kuaile/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