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80后农村的朋友!童年的时候有几个干过“偷鸡摸狗”的事情

童年是一首欢快的诗,它有“向夜在堂前,学人拜新月”的天真;
也有“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的顽皮。
童年又是一首忧郁的诗,它有“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的萌呆,也有那些“偷瓜摸枣”“撒尿和泥”的尴尬和不堪。
八十年代,农村儿童的生活还是相当单调乏味的,所以才会有“夜深篱落一灯明”的夜捉促织的场面,除了“捉迷藏”、“过家家”、“丢手巾”这些保留节目,男孩子当然免不了去玩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最多的就是到田里偷些红薯、玉米 ,然后架起火烤着吃,吃的满嘴满手都黑漆漆的。
其实无论是摘别人家的几个瓜果梨枣,还是“偷”些玉米红薯,都只是一种单纯的小儿游戏,完全不同于现在小孩子偷盗同学小刀橡皮的行为,家长也千万不要有孔乙己那种“盗书非偷书”的歪理思想。
一定要加以重视。
时代不同,物是人非,很多东西都只能作为回忆被封存,唯一可以留下来的就是父母疼爱孩子的一颗心,但愿这颗心不会被世风侵袭,不被功利污染,让我们都能给孩子们一个清明世界,与良善相依,与阳光做伴。
【原创作品】

参考:
小时偷针大来偷心,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干偷鸡摸狗的人,我认为都是家教不严的,这种人将来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也许会走上犯罪的道路,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
希望那些小偷小摸的人及时改正。
以免將来吃苦头。

参考:
其实80后小时候,不管吃的好坏,大部分孩子都吃的饱了。
说到“偷吃”我觉得主要还是不懂事,好玩!逞能!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偷。
80年代的淮北平原,最美好的时候应该是初夏。
西瓜已经长大了,几个调皮的玩伴早已经已经垂涎三尺,于是就有人提议,要不咱们去看看西瓜熟了没有?
玩伴之所以是玩伴,就是因为“臭味相投”,大家分工十分明确:“小黑是胖墩,跑不快负责望风,一旦有人就学狗叫;
小明和我负责侦察哪个西瓜可以吃了;
大力,力气大负责搬运工作!”。
就这样一场战斗就打响了!我和小明带了一把小刀,先把西瓜翻过来,在西瓜下面微微泛黄的地方,开个小口,看看有没有红色,如果有红,就说明西瓜可以摘了!连开了两个都不行,正在准备第三个的时候,突然听到小黑在学狗叫,不好,来人了!毫无疑问!我们暴露了!结果就是被老师打了手心,被叫了家长,被罚了站!后来
身为七零后的我们,由于当时社会现实,偷鸡摸狗之事在农村时常发生,引为常谈。
我的父亲是个非常严肃自律且党性原则坚定之老人,兄弟姐妹八人,一直教育我们不能这样那样许多道理,所以从未做过违反过事情,怕挨打呀,但是庄子里有这样的事,今天他家鸡没了,今天你家狗没了,时常遭人怨恨咒骂,其实这种人生活中常有,他们不劳动,专干这类营生,思想不纯,最后落得不好下场,甚至危及社会,身陷囹圄,希望每人都正确面对社会,不要干那些猥琐之事,遭人唾骂,活个干净的人难道不好吗?

参考:
童年的顽皮,带有游戏的成份在里边,农村人稀地旷,又物产丰富,包括土里埋的,地面上长的,生产队时期,每个队都有独立的瓜田菜园,大队有两个果园,一个占着山坡一大片,桃李杏梨,苹果,黑枣儿,杮子,应有尽有,羊肠小道穿行其中;
阳坡傍路处,长满圪针,形成天然防护墙。
上坡仅有三条小路。
看守甚严。
一个果园占地河滩边,代表作是伏阶梨,形如小葫芦,色泽金黄,有山土豆的沙,有苹果的香,有杮子的甜,麦黄开镰梨成熟,那种水果的美味,让人馋涎欲滴,但是这种东西不易久存~三四天后易变质腐烂。
“偷”出现在脑海,结伴三人,以割草为掩子,察看地形,然后慢慢靠近,尽量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三人又有分工,其一前哨观敌瞭阵,其二断后望风,其三快速下手,这样组合~成功窃取果实的概率很高,得手后立马撤离,找到安全的区处,三人分享游击成果。
当然,千里马也有失蹄,被护林员发现,分头撤着欢儿逃跑,一路狂逃,浪奔~浪奔。
回味起来却是一路欢歌...在此声明偷鸡摸狗与鸡鸣狗盗是下三滥的事。
与童年顽皮的偷盗,不粘边,不搭界,没有瓜葛...
参考:
我有过,我的教训是被我爸爸绑在树上唱歌[捂脸]
参考:
看到这个提问,想起一次随团去父辈们年轻时知青下乡的小村庄。
大客车满载当年的知青和他们的孩子们约50人,目的地是父辈年轻时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地方。
七十年代中期,父母们高中毕业后,就融入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
当年的知青们也都45岁上下了,孩子们也都上中学十四五岁了,这些孩子们随爸妈们故地重游,重温她们曾经的战斗岁月,显得都很兴奋。
车子一开动大家就开始说起下乡的经历了。
张大山说:想起下乡前大家集中在学校体检,四个学校一千多学生,没用半天就全部体检完毕,没有一个不符合下乡条件的?
量身高体重,测眼睛视力,量血压,问一下有没有病?
然后就通过,效率哪个高啊?
丽萍说:可不是嘛?
就跟过流水线一样?
可是回城时招工单位体检就不一样了?
张大山说:我们十二
李建军说:那是肯定啊?
下乡是上级的要求都必须走,想不下乡你得走后门?
请客送礼知道吗?
回城当然就严格啦?
这不行,那不行的?
你还得走后门托关系?
不然别想回来。
张秀云说: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练就一颗终于毛主席的红心,下地劳动锻炼身体也好了,这不就挺好吗?
张大山说:是啊,你看王大萍,刚下乡的时候,是一个多么文弱的姑娘?
下乡这几年。
在公社“五女配种站”,练就了一身硬功夫。
上次把大庆。
一揪耳朵硬是轮了一个大跟头。
喝山里的水就是催人长劲。
哎,王建国。
你媳妇儿王大萍呢?
怎么没有跟你一块儿来?
赵志军说:你看人家王大萍。
比牛都壮。
在五女配种站的时候。
那头种驴?
硬是不好好的干活?
上窜下跳的,结果王大平去了之后。
一把扯住驴腿。
硬是把大叫驴轮了一个跟头。
吓得大叫驴卧在地下半天不敢起来?
每次一见王大平过来,吓得赶紧往地下一卧。
你知道那是啥吗?
周建军说:那是让大平赶紧上啊?
哈哈哈。
哎,建国?
这些年王大萍没少欺负你吧?
大萍那块头儿收拾你?
不跟提溜小鸡子似的?
叫你趴着你就不敢躺着。
是不是啊?
大山说,哎,哎,大家说话注意点儿啊,有孩子在呢,别瞎乱说。
大家一阵哄笑。
建军说:“五女配种站”那是获得县里表彰的知青学习榜样啊?
当时的口号忘了吗?
“破除旧观念,树立新风尚,女子也能干配种,绝对更比男人强”。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车到村里,老乡们围住知青们互相问候,好不热闹,妇女主任秀萍领着孩子们去村里果树园摘果子去了,大队书记带领大家去知青大院看看曾经住过的土坯房子,吩咐大队干部擦桌子摆上,院里支起两口大锅,粉条豆腐炖肉,招呼老党员,老村干部们和知青一起吃顿相聚团圆饭。
书记致辞后大家开吃,酒过三巡气氛就热烈了,老队长说:你们回城后还真的是想你们?
每天看着一帮年轻人喊呀叫啊挺热闹的?
村里突然少了几十个年轻人,村里的人气就没那么高了?
你说能不想你们吗?
张大山说:老队长你不嫌我们净捣乱啦?
哈哈哈。
老队长说:要说捣乱啊?
你回城后还真是麻烦少了?
因为村里的鸡呀?
兔子啊?
狗子啊没有人偷吃了?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一阵笑声。
王大爷说:大山可没少吃我们的鸡兔?
哈哈哈,哈哈哈。
大山辩解到:王大爷可不是我一
大山当年哪个坏劲,就像一个侦探?
白天看好谁家的鸡不进窝里,晚上在墙头上卧着,半夜大山他们几个悄悄的顺着墙根摸到跟前,两手一把抓一个,几
治保主任说:他们当年也没少抓乡亲们的兔子啊?
晚上净掏兔子窝?
林业队长说:他们晚上偷摘大队的梨,把上衣刹到皮带里,从领口往里装梨,上衣里面装的满满的,人都圆了?
他们还抓狗吃呢?
治保主任说:狗子交配时,两只狗正链着呢也跑不了,正好一抓一对?
你看他们哪坏劲?
哈哈哈哈。
大山忙向大家道歉:实在不好意思啊?
那几年没少给乡亲们找麻烦?
对不起啊?
父老乡亲们?
大山站起来向大家鞠躬道歉。
老书记说:好了好了,吃了就吃了?
那些年日子也是苦啊?
孩子们也是想法改善生活呗。
过去的事不提了。
说点正事吧?
大山你现在也当厂长了,看看能不能帮帮村里,解决点问题?
大山问:你想让我帮什么呢?
老书记说:你们在外边眼光看得高,看的远?
你给出出主意?
大山说:机会倒是有一个。
我们厂准备转产生产照明灯具,供应省城灯具市场。
现在正在选址建设生产车间和材料仓库。
老书记咱们后山那片山坡地,现在干什么用着呢?
能干啥用呢?
地里净石头,水也上不去。
还闲着呢?
哦,老书记你有租出去的打算吗?
没人租啊?
以前有人来看过,地里没水净石头,说没法用。
一亩100元都不租。
哪我租一块吧?
这样既能为村里增加经济收入,将来厂里也会从村里招收工人,也能增加村民收入怎么样?
这是好事啊,你租优惠。
我建厂房车间仓库,把地平整一下,引一条水管上去。
好啊好啊,你准备用多少地呢?
100亩吧?
老村长说:多租点吧?
200亩山坡地,300亩山地,五百亩都给了你怎么样?
书记你说行吗?
给他个优惠价?
老书记说那敢情好,大山能要那么多吗?
按60元一亩,一年3万怎么样?
大山说:厂里现在也用不了那么多地,再说了山地也不能建车间呀?
搞养殖到还是可以的?
哎,大家说说,大山对知青们说:利用山地搞点养殖怎么样?
山上种点果树,散养鸡,鹅,猪之类的怎么样?
租地价格也优惠?
要不我们大家合起来搞个养殖场行吗?
大家集资,实行股份制按股分红?
大家有没有兴趣?
大家一听觉得可以,干农活都是行家里手,养点鸡鹅猪也不外行。
大山说:工厂占用100亩,出一万。
另外四百亩出二万?
大家集资入股,年底按股份分红?
大家觉得行吗?
每人出二三千块钱,四十几
大山说:我去广东这个合作厂家那里,也有很多搞养殖的,可以引进一些高档家禽,像火鸡啊,珍珠鸡啊,鸵鸟啊,孔雀啊都有,经济价值比鸡鹅好多了?
价钱也贵很多?
再加上散养生态环保,哪就更有优势了?
将来我们还可以结合养殖搞旅游项目,带动全村共同发展。
村边那条河常年有水,把河两岸环境整治一下,搞一些浅滩,水在鹅卵石中缓缓流淌?
搞一些民俗风情旅游项目,像农家院呀?
村民可以搞住宿,农家饭餐饮,葡萄水果采摘啊,养殖动物园射击比赛,色弹枪击中半价销售,等等,肯定能吸引游客观光旅游,前景一定不错?
大家一听都觉得挺兴奋的,说那就搞起来吧?
老书记说:这样一来连村子就带动起来了?
发展乡村旅游也是方向,我看行?
老村长说:这样我们村也能大发展,好好好,太好了。
我建议占地费两年免交,村里全力支持大山他们养殖场建设发展,书记你看行吗?
老书记说:好啊,我同意。
全力支持大山他们经营走上正轨,带动全村经济共同发展。
好,好,大家群情激奋,热情高涨。
干起来!老书记说:大山你就负责全程策划,拿出个完整方案,然后大家讨论决定,好不好?
好,老书记,回去我好好考虑一下,拿出初步方案,供大家商讨决定。
老书记高兴的说:好就这样决定了,大家举杯为了我们大家的共同发展干杯!干杯!干杯!
参考:
小时候,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偷瓜”,刚刚朦朦胧胧的记事,偷了人家的西葫芦。
西葫芦还没长大,刚有小拳头大小,吃完回家吐得厉害,人家找我们家去了,吓得直哭。
“偷桃”,小时候记得大坑旁边有棵桃树,毛特别多,把没成熟的桃子摘下来,用背心兜着,回家全身刺痒,那个难受啊……每当回想起来,童年趣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晃就老了。

参考:
偷鸡摸狗的事情,从没干过,小时候对自己要求很高,一直是个乖乖女。
每天早晨起来,可以看到学校对面的山上烟雾缭绕,甚是好看。
秋天到了,到处一片金黄,我们准备爬山,学校不远处,有块田种着橘子。
那时候,看到的橘子树都是东一颗西一颗的,橘子不到季节,还是青的就被调皮的小伙伴们摘来玩了。
这种栽了一片橘子,还挂满了果子到了秋天,又是可以采摘了,这种情况是鲜少见的。
围着橘子田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一个比我们小几岁的妹妹,她是这个橘子田的主人。
经她同意,我们各摘了两个青黄色的橘子。
当时,想摘她们家橘子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嘴馋,是看到挂在树上沉甸甸的一片。
果实大颜色又鲜亮,忍不住对美好的诱惑,很想摘下来,这个和去街上买,完全是两种感觉,尽管有可能摘下来的还不一定甜。
我当时摘的两个,拿着玩儿了很久才吃的,一个甜,一个酸,还是觉得好开心,比在街上买一堆橘子幸福多了。

参考:
哈哈,这一问题刚好相反!贪玩、好奇、新鲜这些都是孩童时期的天性,没有几个孩子可以逾越。
其实,这些对于孩子来说都不是事,不要把帽子扣🉐死死的,正确的引导才是让孩子“晓是非,明真理”的关键。

参考:
70后农村孩子不叫偷鸡摸狗,应该以15岁为界限,15岁
80后比七零后物质条件好很多,也把心思放在学业上了,不如70后能吃苦耐劳,也不如70后顽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