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倪光南没有被解除总工程师职务;中国半导体将会走向何方

看过张捷老师的视频节目后,我才知道:在那个年代,“科学院”非常的难。
发不出工资来。

我觉得这还不够,还要再加一个前提:确权。
确认倪光南的非职务发明(公司成立前带进来的技术)占有35%的股权。
这样,就算老狐狸父子二人想要抢夺这部分股权就没那么容易了。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的光刻机一定是有了,并且最差落后世界先进工艺制程0.5代,不到一代的水平。
尽管可能过程非常的坎坷、崎岖、艰难,十分的不容易。
但终归会有,会在90年代落后很多,一直到21世纪第一个十年也会落后很多。
但在职能手机出现以后,快速的追赶上。
按照张捷老师的说法:在当年,国内算力最强的,并不是计算所。
而是高能所。
最有可能研发出光刻机的,也是高能所。
高能所因为自己的试验需要,而堆出精确的激光。
因为那个年代没钱,而放弃自研光刻机。
如果倪光南院士,拥有大头的股权。
那么他完全可以在做出妥协后,不放弃技术的研发。
因为他也就只会研发,不会营销、不会搞关系。
那么,多次的碰壁、失败、落寞后,即便再曲折,他也会找到同一个院里的高能所合作。
高能所才有研发光刻机的技术。
计算所只能从0开始。
另,张捷教授披露:倪光南是计算所的第一个院士。
也是首批工程院院士。

参考:
首先,当时大陆的各种汉卡多如牛毛,其基本套路都是将湾湾仓颉汉卡的繁体字库改为简体字库,这在那时玩电脑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由此,联想汉卡最初也仅被评为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联想汉卡的成功,客观的讲,应该是与联想成功的商业运营相互促进的结果。
二、如果当初联想不为生计将主要力量投入商业运营,联想还会留存于今天吗?
当联想有了经济能力后,不仅借IBM,将组装PC做到全球第一(看看民族骄傲的嫦娥仓内用的是啥计算机),还大力投入,近年来其超算能力一直雄霸全球(请上网查查超算的作用)。
说联想不为国分忧、不重视科技,显然是攻击抹黑的无稽之谈。
三、众所周知,芯片是一个体系工程,靠一人一单位的单打独斗能行?
国外阿斯迈的技术集成、国内举全国之力搞芯片的现状不是有目共睹吗?
再者,除掉了联想的羁绊,重回全国最高科研机构,心心念念的芯片呢?
罢了,不再去消费老爷子了。
中国被芯片卡脖子,本应是让我们能更加清楚的正视自己与别人的差距,以戒骄戒操继续埋头苦干砥砺前行。
妄狂自大怨天尤人,对国家和民族都只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参考:
倪光南并不能改变什么,因为他是个技术工程师,对于理论架构方面也并不专业。
1倪光南的代表作应该是汉卡,但是做电脑的都知道,当时市面上的汉卡如过江之鲫,无一例外,都是高仿台湾汉卡改字体库,所以倪光南院士当时的汉卡严格意义上是改良中的精品,汉卡的成功是产品和运营的双重结果,联想当时的市场能力也是不容小觑。
2 倪光南院士也许能搞芯片,但是是那种普通用在智能家居或者音频视频设备的那种芯片。
手机和电脑芯片是美国主导,全人类全世界智慧的结晶。
需要大量顶尖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光学家和化学家,芯片的发明等于人类所有发明之和。
倪光南院士在中国出类拔萃,但是他只是一
芯片制造设备美国出的光源,日本出的光刻胶,英国出的架构设计,法国德国主要负责设备以及零部件,试问一个国家怎么能做到顶尖?
就像做自媒体,你再厉害,能顶的了人家公司做这个行业?
3 中国近20年科技大发展的基础是大规模转移发达国家技术,对,就是转移和模仿。
即使现在落后的也很多,没错,落后很多!原因就是我们太
我们有点急躁,因为科学这个东西也许投100亿连个水花都看不出来,需要长久和不急成本的投入,但是也许仍然没有结果,这个责任谁来负?
综上所述,重中之重我们要抓基础理论研究,培养大量顶尖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等,为什么之前不重点培养?
因为这些人特别费钱,短期还不出成果,得等好几波领导之后也许才有成果!
参考:
啥也不会发生,倪光南的水平还没有到国士无双的地步,你们都忘记了,在同时期华为有一个少年天才李一男,他主持研发的CC08程控交换机,一出来就对标世界先进水准,在其后的5年让华为成为中国电信业的老大。
倪光南的所有东西加起来,你看有没有CC08程控交换机的技术含量高,他在联想又能怎么样?
中国半导体的发展必须依靠行业的整体进步,你光靠一两个公司的发力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半导体行业实际上国家一直都是大力支持的,要钱有钱,要政策有政策,说倪光南如何如何,不如反思下中国最近这几十年在半导体行业到底走错了哪些路。

参考:
首先,历史不能假设,假设无意义。
但一定要事后复盘的话,那么可以确定的是,倪在联想内不务正业,继续以院士及社会兼职身份写材料告状、呼吁,以当时婴儿级的知识技术面,千万级资金面,在只会弄汉卡的总工倪带领下,成为第二中科院计算所,五年搞出一个微型汉字处理子卡,可以插入PCI插槽,迭代后速度提升x倍,有PCI-E接口版了,但WinXP下不需要它了,于是几亿资金换来鉴定成果后,作为科技进步奖,束之高阁。
然后十年后,倪退休了,继续以院士前总工理事长身份呼吁搞通用CPU、Linux操作系统。
CPU以当时市场态势,也只有MIPS架构会入倪法眼且可能买得到,ALPHA架构偏向服务器(现在有国产的申威CPU)应不会选择它,后来胡伟武团队一直推进MIPS架构CPU至今,才勉强落后主流产品三年,性能差顶级产品十数倍,应用推广百万台级,市占率0.x%级,利润-ⅹⅹ亿。
至于操作系统,倪也不懂,会以红帽系还是德班系为母,衍生出什么优化版本,以联想一家企业的身份,友商必然不用,也就随LEGEND/Lenovo新电脑装机,卖出去后被用户格式化删除。
等到2019年时(倪会掐算?
),信创产品兴起,联想与长城、浪潮及一批新生品牌去争数千万台的信创市场,而大部分家庭用户仍用Wintel系统。
总之,按倪的思路,即使倪步步走对,市场全归他,至2019年,产品销量也不过百万台级,性能落后主流五年
倪把联想当计算二所,企研不分,让企业去承担科研院所不计入出的项目,说明他根本不配当企业总工,只能去工程院当总工,可惜,工程院门类差别天壤,并无设总工的可笑之可能性。
而汉卡院士还是如现在一样做谏士比较好。

参考:
倪光南不是搞芯片专业,芯片主要是微电子学科为主。
倪也只是空谈,不切实际,对芯片的研制缺乏最基本的概念。
那时搞芯片很困难:1.需要多年技术积淀2.需要巨额资金支撑3.多年不产生一分钱效益4.即便是搞出来也没市场(需求少)企业是走向市场,上战场,你要打败敌人,你自己首先要能活下来。
若联想搞芯片只有迅速倒闭一种结果。
其实中国第一块芯片1985年诞生于江苏无锡742厂,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研发,深耕多年成功。
无锡是我国集成电路的开拓者。
(那时联想刚开始创业)即便是现今,我国的高端芯片仍搞不出来,一些关键技术、材料、设备等仍受制于人,现实很残酷。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有一些专家提出过芯片计划,但时国力不允许大规模上马芯片研制,即便是八、九十年代也是困难重重。
芯片的发展不在倪光南,芯片的落后责任不在联想,吹捧与绑架都是无知或居心叵测的!
参考:
如果倪光南没有被解除总工程师的职位,对中国半导体工业也不会有什么帮助。
计算所本身是搞计算机软件和集成的,没有什么搞芯片硬件方面的人才和知识储备。
倪光南当初要搞的芯片也不是光刻机,而是类似龙芯一类的芯片设计,对标的的是英特尔的CPU,这个即使搞出来了意义也不大,搞得好了是华为的麒麟,搞不好了就是一个只能通过国家验收的实验室产品。
因为当年是wintel把持电脑市场,linux根本不可能匹敌视窗操作系统,所以不会有什么市场。
最后大约也就是耗费巨资,弄个虚名而已。
当初联想没有这个实力去玩CPU。
倪光南如果真的有远见,应该去和半导体所的人合作,那时候半导体所的光刻机水平不比日本落后很多,如果那时候在这方面投资搞个公司,用途比搞什么CPU大很多。
倪光南本身是搞软件的,没有这个洞察力。

参考:
大陆半导体走向不是倪光南一
试问没有市场经济做基石,不是民营企业做主导,靠一家国企能做出有商业价值半导体产品,这不是童话吗。
大家想一想,邓公为啥改革开放,国企为啥会改制,明智的民族不能在同一个地方重复摔倒
参考:
当时倪光南主攻的联想微机和主板等新产品,包括后华为起家的程控交换机LEX5000,联想当时都是引领科技,你说呢?

参考:
倪光南院士注定是生不逢时。
假如在他的联想汉卡和中科院选择北大方正或清华紫光,也可能成就他们,或其它高科技企业,倪光南院士也可以拿到应有的知识产权和专利及股权。
现在被美国组团绞杀的中国企业头号必杀名单也可能是华为加方正联想或联想紫光了。
没有倪光南联想知识产权的计算所技术开发中心(公司)倒腾外汇无门后也许不存在或变成其它贸易公司了。

参考:
听其言观其行 估计也就那么回事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