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什么味道是你吃过就一辈子也无法忘掉的

臭味比如臭豆腐。

参考:
霸王别姬[呲牙]
参考:
小时候奶奶做的饭菜,虽然现在我已经20了 但偶尔还是会想起小时候,放学了,回到家里第一时间就是吃到奶奶做的饭菜,那种感觉就算是山珍海味也无法表达的,因为那是童年的记忆,也是亲人的思念。

参考:
妈妈做的煎饼最难忘。

参考:
高一那年的夏天,我下课急着出去撒尿,不小心撞到了那个女生头发,她叫了一声,我也很尴尬,尿都憋进去了,哈哈哈。
当时闻到了她头发里那种,不可言传,只可意会的味道,恐怕这就是我人生巅峰。

参考:
槐花香。
小时候家在农村,院子里有一颗特别粗的槐花树,妈妈说这是槐树王了,比妈妈爸爸的年龄都大,没到夏天晚上,在院子里乘凉,一阵一阵的槐花香,沁人心脾,妈妈用槐花烙的饼回味至今
参考:
感谢
不久前,因理想国出版了舒国治的《穷中谈吃》一书,勾起了主页菌有关食物的回忆,于是向大家征集【那些你念念不忘的童年美食】。
文章发出后,收到许多读者留言,里面写到的食物和故事都很精彩,看得主页菌口水直流,也能感觉到文字背后,浓浓的感情和回忆。
舒国治在《穷中谈吃》中说:文明愈是先进,未必愈是有利于饮食。
对比现时和童年,可能会深有感触,那些给过我们美好记忆、种类繁盛的小吃文化,如今早已让位给千篇一律的连锁快餐,再难寻觅了。
精选出留言的一部分,与大家分享,愿每
[email protected]奶家的锅巴。
那时候,草锅烧干饭,底部会产生一层焦焦脆脆的饭粒,如果能取到整块锅巴,那是相当的幸运,一张馋嘴轻轻地凑上去咬一口,嘎吱嘎吱满口香,无比的幸福!我也更爱叫它的土话“ge'shang”(第一声与轻声),读着就很有韵味、很好吃啊!可惜,随着电饭煲的普及,我便很少吃到了,商店里买的也再也不是我童年记忆中的味道了。
@朔风女侠故乡在粤北,雨特多,尤其是冬天,十分湿冷。
我们小学五年级时就要到镇上去上学了,骑自行车单程三十分钟左右,虽然披着雨衣,但回来时衣服常常都湿了。
雨天没办法去田里干农活,每逢那样的天气,大姐就和妈妈在家给我们几个孩子煮好一大锅粥,里面有芋头、香菇、芥菜、荷包豆等等,每次从雨里奔进家中,芳香扑鼻,赶紧换掉湿透的衣服,几个孩子争先恐后地抢碗筷抢椅子抢粥里的香菇,抢到了赶紧吃上一口,一身的寒意瞬间消失。
但这样的美味只享受了几个冬天,后来大姐去了东莞打工,再后来,患病离开了我们。
我并非吃货,对肉什么的都不垂涎,唯独这个粥,一直在我记忆中飘香。
@四海废人平凡人家的儿女念念不忘的只是母亲操持的饭菜。
幼时中午下学,母亲从单位急急忙忙赶回,来不及做什么复杂的午饭,只是一碗面,一根筷子,一锅热水,不一会儿就是一碗劲道的“拨鱼儿”,就着西红柿鸡蛋卤,能吃两大碗。
过往已去,今天带母亲去医院治疗关节,骨科医生要安排住院手术。
望着苍老的母亲,怀念变为陪伴。
@小小月我最想念的童年美食就是爷爷腌制的咸鸭蛋。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生活经验的原因,爷爷特别会挑蛋,买的鸭蛋都是双黄的,腌制出来的鸭蛋金黄色发红,用筷子捅一下还会滋滋的冒黄油,鸭蛋清也不咸,特别特别香。
奶奶去世后我和爷爷一起住,后来我长大了回到了家里,爷爷每年还会腌制咸鸭蛋送给我,味道总是一如既往的好。
但是爷爷腿脚不利索,我家又住六楼,爷爷上楼不方便,就在楼下喊我的名字,只可惜,我很长时间才能听到,因为爷爷的声音都消散在了秋风里。
我刚上小学六年级爷爷就去世了,现在我已经大三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比爷爷腌制的咸鸭蛋更好吃的蛋了,现在想想都要流口水,也流眼泪。
不仅仅是咸鸭蛋,是那种有爱的味道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江水安流是炒碗秃吧。
我小时候很讨厌陪着妈妈逛街,每逢集市,她就会先把我带到那个炒碗秃的小摊儿上后就去采买了。
我还记得那时候安静的坐在长条凳儿上,看着老奶奶用一个扁平的大勺从各种颜色的调料碗里略过,最后掂起锅上下翻炒,就做好了。
细细的土豆丝,酱油色的汤汁,带着醋以及蒜的鲜味,总也吃不腻。
那种味道几乎陪伴了我的整个童年。
后来老奶奶去世了,后来我也上了高中,上了大学,去了异乡工作,那种味道好像再也找不回来了。
@默默童年美食是肉包子和油条,清晨在田间随父母劳动之后,听到卖包子油条的小贩的吆喝,能在购买途中飞奔起来。
@中年女孩Cassiel小时候虽然家里穷,但是奶奶还是会想法子偶尔变下花样给我们做早饭。
有时候连续的白粥和自家腌制的咸菜脯,每次吃完喝口白开水,嘴里立马就已经寡然无味。
有个早晨,奶奶拿出来几个鸡蛋,把鸡蛋打碎装在在盆里,把刚煮好的滚烫的白粥汤边往鸡蛋盆里倒边搅拌,一会蛋花粥就完成,再撒点白糖,吃完整个早上嘴里都是甜味。
长大后在外漂泊时,自己偶尔还是会做碗蛋花粥,怀念过去的食物、过去的时光以及过去的人。
@Rachel我觉得喜欢吃什么与儿时的记忆相关,像收藏在嘴里胃里的密码,老家是湖北,年少时家贫,父亲离家,妈妈留守照顾我们,当然中间也有妈妈不在时,但是吃惯了妈妈弄的小咸鱼(小河鱼收拾完内脏洗净腌制再晒至少三天),老妈做的咸菜,腌萝卜,以至於到现在三十岁的我,还是偏好这些食物。
我以为只有我这样,后来才发现姐姐的喜好胃口也一样,现在即将当妈妈的姐姐说她一定要烧一手好菜,让小孩长大后也能回味妈妈的味道,善食者,善生活。
@小朋友姥爷在世的时候,和姥姥一起给我包的馄饨;
街角的豆腐脑店配油条;
“马家荞麦”的热腾腾的荞麦,大冬天里一掀开门帘,热气香气扑面而来…… @Fenfee家人们常拿我小时候的外号“张锅盔”来和我开玩笑,
爸爸妈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在那个叫山西原平的小县城里,八十年代初,孩子们最好的甜点就是这种烤的薄脆,夹心是红糖和芝麻的大锅盔。
而我的爸爸每天早晨会买一个给我,尽管他们那时候就是普通的工人,工资只有二十多块钱。
所以,我才荣幸地拥有这么一个特殊的“甜蜜”外号。
现在每每吃到老家捎來的红糖锅盔时,我总会回忆起那个物质不富裕但充满爱和甜蜜的儿[email protected]论啦!
那时候每天跟着外婆一起逛村子上唯一的市场。
香蕉味的夹心饼干刚刚流行起来,我一次能吃掉两包,而外婆最喜欢的是椒盐苏打。
有个住在镇上的叔叔每天都运着三鲜鱼丸来市场,我爱吃鱼丸,外婆总是跟叔叔说多给一个,叔叔也每次都答应。
偶尔奢侈还会吃一碗馄饨,外婆总是把每一个都吹凉之后再送到我嘴边。
有一次她对别的孩子也那样,我就发现她真是个善良的外婆。
还有外婆炒的炒米粉、外婆做的锅巴、外婆煮的辣酱、外婆煮的菱角,外婆做的所有好吃的。
我虽然没有太多零食店里买的小零食,却有外婆满满的爱呀~想外婆了!! @Linda想念姥姥包的豆沙包啦,小时候妈妈每次带我回去看姥姥姥爷,姥姥有时间就给做,热腾腾的包子出锅,咬一口甜甜得软软的,特别好吃……还有奶奶炒的土豆丝,她每次切得粗一点,而且加一点酱油,特别面,很好吃呢,还有我初中那会,大姨从沈阳回来探亲,给我做早饭,她把切好的馒头片,裹上一层蛋液,放到锅里一炸,又脆又香……我想你们啦。
@晨云爸爸妈妈的炸肉丸(故乡安徽当涂,老家话曰炸肉圆)。
那是儿时除夕当日才有的美食。
爸爸剁肉馅,拌草米(老家话,乃膨胀后的大米),搓肉丸;
妈妈系上围裙,热油锅,开炸。
我们姐弟围着灶台,拿着烫手的新炸好的肉丸,在两个掌心间反复倒腾,嘴角流着口水。
暄腾,温情,幸福。
@SPAAK-COGNAC红龟粿!应该算是厦门的特产吧~小时候总是被外婆牵着手去老菜市场买菜,买完了菜外婆总会犒劳我一块红龟粿。
红龟粿就是红色的龟形糯米饼团,下面铺着芭蕉叶子。
现在只依稀记得老菜市场那种潮湿又喧嚣的人气,上小学的时候老菜市场拆迁了,从此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红龟粿了!!@早点睡多吃点其实童年本不最爱吃饭团,但现在一说起喜欢吃的东西,最先想到的却是饭团。
记忆里有甜咸两种口味。
雪白的糯米,紧紧包裹着鲜红的山楂条,里面有炒熟的白芝麻和晶莹剔透的白砂糖,一口咬下,满口深津。
咸的最爱是,单独只放一根估摸筷子粗细的腊肠,腊肠较硬,细细研磨,鲜美难道其中滋味。
家靠淮河,童年的饭团是搓揉成舟楫似的长条,不似上海的真揉搓成了团。
可因为喜欢的人说爱吃,自己绕道买过几回,便也能接受了团状的饭团,接收了紫米的外衣,接收了它里面的油条,咸蛋,也爱吃了起来。
童年的饭团,则留在了童年,像是被尘封的老照片,偶尔才被人翻看。
[email protected]梅粉,微小迷你包装、棕色的粉末,一毛钱可以买两包。
每包里面附一把塑料小勺。
一小勺一小勺往嘴巴里送,有点酸,有点甜,属于精致的快乐。
或者偶尔也尝试一下将一整袋粉末倾倒入口,则刹那豪壮,又不舍得咽下去。
除了好味道,酸梅粉吸引人的是里面的小勺。
有时是人物,有时是小动物,各种颜色,虽然粗糙,但不同形象的小勺,一字排开,也是一种财富。
常规的居多,偶尔拆开发现一个还没见过的样子,哇,乐翻了。
@金商咸(照乡音该念hán)肉菜饭!冬天太阳正好的时候在老家门前摆张小桌子,端上一碗咸肉菜饭边吃边晒太阳~家常做来不太讲究刀功,咸肉和青菜都大块,想来都有一寸见方,极扎实。
一直觉得咸肉的精华在肥的部分,一咬真的是滋滋冒油,和清淡的青菜米饭一中和!啊!!!老家还有那种烧柴火的大锅,烧完菜饭还能铲点锅巴吃~童年美食现在冬天回家也还能吃到,可以说
那年头,麻雀也瘦得皮包骨头,没什么油水,估计外婆也是为了让我补充点油星,放小碗里蒸熟,趁热滴上点酱油,那香气,闻着都可以刨掉半碗饭,啃完肉后的麻雀骨头,残留着肉香酱油香猪油香,我会吮上半天,难怪现如今金拱门还是开封菜里面有道著名的吮指原味鸡。
吮,绝对是众多吃相里面经典得无以复加的一个画面。
至于油油饭,更简单,刚蒸出来的米饭,拌上酱油猪油,不要菜,可以整到胀翻舷为止,如果是剩饭,则拿来做炒饭,同样是拌上酱油猪油,炒出来的缘故,饭,更香。
如今儿子很爱吃这种油油饭,告诉他,这是粑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饭,算是吃货的家事传承。
这些关于美食最早的记忆,在食物匮乏的年月如山珍海味般烙在脑子里熔化在了血液里,我想,就算哪天老年痴呆了,估计也无法从记忆里彻底抹去痕迹吧。
那年,[email protected],让我念念不忘的童年美食其实是炸饺子。
一位白发老爷爷挑着扁担,挨家挨户吆喝。
一毛钱可以买到个。
他的炸饺子味道很棒,是父母做不出的那种。
他的行踪不定,找不到规律。
如果正馋时听到了他的吆喝声,那一天都变得香甜起来。
现在,他的背影,颤颤巍巍的扁担都还刻在脑子里,变成了对故乡的记忆。
@曙民在这个时节,要说起童年美食,我最先想到的就是放学后弄堂口安义路上的阿婆做的油墩子了,秋冬的傍晚,香喷喷热乎乎的油墩子⋯⋯那时候的功课和玩的好像都没现在那么多,懵懂的我就常常去摊边看阿婆做油墩子,先舀一勺面浆铺在模底,填满萝卜丝,再浇一层面浆,放入油锅汆至金黄色捞上来搁在锅边的架子上沥油,等稍微凉一会儿,用半掌大的纸片夹起来捧在手里就能慢慢吃了,但还是会很烫,就边吹边吃。
记得那个时候是一毛五一个,可也不是随便想吃就吃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边上看一会儿便和小伙伴们去别处玩了,哪天有一阵没吃了,馋痨虫出来了,就用零花钱去吃一个,有时候会和小伙伴一起去,有时候爷爷会去买回来,有时候爸妈下班会带回来,有时候街坊邻居的大人买多了路上遇见了也会给我一个⋯⋯中学拆迁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位阿婆和她做的油墩子,随处可见的油墩子摊也渐渐消失,成年后有吃过几次,那是在饭店的菜单上和近郊的古镇上,吃的都是怀念。
@magical红薯干,红薯切片晒干,煮粥喝,粥极香甜。
小时候我爸每到秋天就晒一堆,而且貌似只有我家这么吃红薯——我爸说他小时候家里也是这么吃。
@九穗我可以说是那种用很大的机器爆出来的爆米花吗?
小时候每个月都会有个叔叔从很远搬来机器,摆在大院子里,一群人围在旁边,每每他放进去玉米粒,旁边的小孩子就赶紧捂住耳朵.当新鲜的爆米花出炉,小孩子会溜到旁边偷偷拿起来吃……或许我怀念的只是那个大机器的声音,看到吴念真先生在《台湾念真情》也提起的时候再认同不过了。
@退思先生美好的一天从一碗熟悉的糊涂面开始,最少的食材,最懒的做法,依旧做出了回忆里的美味。
烧水至沸,搅面水下锅,再沸下面条,翻一滚,打蛋,搅动,放一点点炒好的雪菜,加盐和调料,出锅,放上一层芝麻,加一点香菜葱花,再美味不过。
软糯的面条,亮黄的鸡蛋,或隐或现的蛋白,淡青的雪菜,翠碧的葱花,焦脆的花生,香浓的芝麻,再加一点点焦黄的锅底,稠稠的一碗,少汤,稀里糊涂地就吃了一碗,忍不住再来一碗,哪一次不是吃得浑身汗,不过这才过瘾呀!糊涂面,吃了就糊涂?
抑或吃了就不糊涂?
我不清楚,但那些年家家户户的糊涂面培养了一个个大学生,反而是后面的肯德基培养王者荣耀的一代。
已经被迫中年的后早已看不懂时代的纷扰,只感念万里之遥的南方,有一
男朋友煮不出妈妈的味道,可是,一样的爱。
感谢。
@空~学校门口的炸豆腐,外面炸成一层薄薄的金黄,里面还是嫩滑的水豆腐口感,汤是清得见锅底的骨头汤还漂浮着几粒八角,淋上一点点蒜蓉。
塑料袋配一根竹签装着边走边吃,吃完刚好快到家,口腔里还散发着豆腐八角蒜蓉的香味。
五毛钱两块,元五块,吃五毛还是一块钱的,要看早餐的钱剩下多少。
一放学同学们仿佛都有种百米冲刺的劲头往小摊的方向赶,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但我知道你要去的地方跟我想的是一样的,得赶紧去,晚了就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一群手里举着五毛一块钱的学生围着阿姨(豆腐摊老板娘),失望地想着明天趁早来吧。
@名净(玄渡)牛角芋,一种扔在炭烤箱里烤得外皮黑黑里头白白,吃起来口味如芋头一样感觉的小食;
还有一种叫“油酥煎”形似饺子样、内里包着花生芝麻糖等佐料为馅的小食,无论冷食还是热食,咬一口酥脆的皮,你的味蕾都会因此沉醉许久。
@dingliss最爱吃生煎包子,83~84年初三,在校上完晚自习,爸爸接我放学,定板吃上一盘生煎包子,焦焦的皮,烫烫的汤,鲜鲜的肉,没有比它更好吃的了。
后来看《请回答》,瞬间泪目。
3.“现在基本见不到推着小车叫卖的糯米包油条了[email protected],云南人才懂的美味。
云南火腿的好吃不来云南是不知道的!云腿月饼,yummy!没吃过冰皮月饼,但大概很多人也没吃过云腿月饼吧,冰皮月饼有多好吃我不知道,但每年月饼节我都超想吃都能吃很多!今年月饼节我妈还寄了一堆云腿月饼到大学给我,想家!还有凉品!不是饮料,不是珍珠奶茶!凉米线、凉卷粉、凉面!知道什么是面筋吗?
比肉还好吃!凉面筋+特制酸汤+面(
炸洋芋是从小就爱吃的,农村孩子,享用不了高级的薯片薯条加番茄酱,于是在漫长的留守岁月里,守着一大堆刚从地里挖出泥滚滚大花脸的土豆,削皮切块,烧猪油,在滋啦滋啦地响声中下锅,炸至金黄,偶尔也会烧糊,准备好辣椒面,花椒油,干辣椒,葱花薄荷折耳根,一通儿下锅,来回翻炒,再找个扁平的大碗,装起,这就算是奢侈的零食了。
尤其爱在黄昏时吃,炊烟袅袅,万籁俱寂,躺在脚边的大白狗,有时伸伸舌头,就喂它一块。
至于烧饵块,就是中学时代经典校园故事的开头了。
早上六点起床,跑早操,一堆的少年少女,瘦的喘着气,胖的流着汗,步子还没迈均匀,又撒腿溜向食堂。
早餐基本靠抢,人多,胃口也大,圆圆的黑脑袋,全都挤在小小的窗口边,等着自己那一份白饵块姑娘。
内里是不一样的,有些裹胖洋芋粑粑,有些藏瘦火腿肠,吃起来,糯糯软软,重点是还饱肚子,对于这些仿佛永远吃不饱的少男少女来说,真是很大的安慰了。
上了高中,米线之外最便捷的还是这个。
印象最深刻的,是到了时间紧急的高三,有个男生给同班一个女生足足带了一年的烧饵块,他喜欢她,喜欢到每次要以最快速度冲进食堂,天冷了还用手捂着那热乎乎的早点,进教室后温柔的放在她桌上,让她赶紧吃,他们没在一起,他肯定也很怀念吧。
@路西wuli江南的一味蟹粉蹄筋真叫人百吃不厌![email protected]自古爱食糯米,特别是早餐可以说无糯不成席。
糯米食物做法多样,可蒸可煮可煎可炸。
而我最爱的却是其中最为简单的——糯米包油条。
现蒸的糯米,捞起擀平,撒上糖分,油条折断放上一卷就做成了。
制作简单,成本低廉。
趁着糯米的热度,裹着现炸的油条直接咬下。
糯米和香脆交相呼应,十足是童年的美味。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学校门口的早点摊上总有一个小推车横在那里,简单写着:糯米包油条。
几个字,但总是人头满满。
每天糯米卖完也就收摊了,限量销售。
赶早买一根,一上午都开心。
这么多年过去,各地各种小吃都基本尝试,洋早点也几乎成了日常出差必备,但都找不到当年吃糯米包油条的幸福感。
更难过的是,现在已经基本见不到当年那个推着小车叫卖的糯米包油条了。
@昰荃攒钱去旅行上海人。
上海的早晨,广为人知的是所谓“四大金刚”,即大饼、油条、糍饭、豆浆,其中的大饼常与油条搭配,以饼夹油条似汉堡包状而食之。
不为人知的是,除去大饼,上海尚有一物曰“米饭饼”或“糜饭饼”,夹油条而食之较大饼为更佳。
米饭饼多以籼米捣碎掺酒酿发酵后,以一特制平板锅烘制而成。
成品多为两圆饼相连,一面焦红,一面雪白。
食之有米香、酒香并焦香,嚼之甜而微酸,与油条搭配可谓互补。
可惜近年做米饭饼的商贩、店家越来越少。
若是绝迹,不可谓不可惜。
@季米老家温州雁荡山的年糕头,成了我念念不忘的美食,小时候的记忆大慨是主要原因,味蕾中留下了她的美味,经常就会想起来。
思乡主要就是想念童年的那些美食吧,难得回去一下,一定要用家乡的美食满足一下自己。
【相关
若一个年轻人,不想再忍受办公室同僚之难以公事,决心每天烘三百个葱花面包;
再如主妇每日中午将精心调制的五十个便当拿到公园卖,半小时卖完回家,这皆是我所谓“理想的行业”,更别说对社会之贡献了。
本书为作者在《商业周刊》所发表专栏作品的集结,包括六十七篇有关宝岛隐秘食肆的小散文,凝聚了“台湾文艺界最独具慧眼食客”舒国治数十年来在台湾各地觅食的心得体会。
该书自2007年面世来已经成了台湾旅行和了解台湾美食的必备宝典。
在任何与台湾饮食有关的论坛、网站、APP上,舒国治和《台北小吃札记》都已经成为标杆式的经典内容——十年来一批又一批的食客按
假如你有志探索宝岛美食,带上这一本书就足够了。
2.《穷中谈吃》“终身的晃悠者”舒国治继《台北小吃札记》后,第二部谈吃之作。
吃,是亘古的活动;
文明愈是新颖,愈是未必有利于吃。
故愈不文明便利的地方,往往吃得较好。
讲求划一,讲求高效率收成,则吃必然遭到简化。
本书为作者近五年论吃文章之集结。
最早有到1992年(《吃面摊》)与1999年(《饺子》)者。
内容概为五十年来在台湾吃饭吃面之种种所见所思。
作者特别注焦于此五十年间常民的平日所吃,故而像烧饼油条、阳春面、便当、自助餐、葱油饼等食物,还有《四菜一汤》《赞泡菜》《赞萝卜》《菜码之美》《赞炒饭》等篇目,皆于本书中探讨详尽。
又恰好这诸多议题都围绕在一“穷”字上。

参考:
很怀念老爸做的红烧茄子,怀念老妈做的焖米饭。

参考:
小时候的西瓜,水密桃子又香又甜。
现在找不到那么纯粹的味道了
参考:
妈妈煮的饭菜的味道[呲牙]
参考:
小时候吃过一次黄鳝,清炖的,以后再也没有吃到这种香味了。

标签


Warning: error_log(/www/kuaileyao/kuaile/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801.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kuaileyao/kuaile/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