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件你听得汗毛竖起

我来说说吧,在网上看到的一件事情,感觉太不可思议了!事情经过是这样子的,一对夫妻,男的在外打工,女的在家带孩子,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女的爱打麻将!那天晚上,女的本来想给孩子洗澡,在农村么,那个时候也没有太阳能,热水器什么的,就在炉子上温了一铁盆子水,寻思着水稍微热点了就给孩子洗洗!刚把孩子放到盆子里。
这个时候外面来了一个邻居,喊她去打麻将,也可能当时确实是迷糊了,也可能是比较着急的想打麻将,直接和邻居去打牌去了!玩的正起劲的时候,突然想起孩子还在盆子里泡着呢,这个时候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女的的心里变化!回到家以后,看到孩子已经煮熟了。


有的说,这个女的太自责,喝农药了,还有的说,这个女的丈夫回来以后把她的手指头剁了。



最后呢,不管这个女的结果是怎么样的,深深的为这个家庭感到悲哀。
本来好好的一家人,因为自己的一次疏忽大意,造成了无可挽救的地步!看到这里,我们都要好好的反省自己,让爱长久下去,让和睦长久下去!
参考:
这是一件高中时发生的真实事件。
高中那会,一群朋友一起租在学校旁边的房子里。
离学校比较近,这样去上课也方便。
事情大概发生在租进去的第一周,那天晚上他们几个无聊就约了同班同学一起过来打牌,大概打到晚上十点他就回家了。
第二天,他没来上课,下课以后就打电话给他,我们就问他咋没来上课。
他说早上起来被鬼压床了,现在还发着高烧。
(鬼压床现象我们经常听说,但是没有亲身经历过)我们也不以为然。
大概两天后,我们四个接连着发烧,以为是流感就没有在乎。
第三周,凌晨四点左右,睡在隔壁的A推了推B说你听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
B一听还真有,于是就叫起其余两个。
就这样四
大概是六点多快七点(上课时间是七点三十)我们四
到了他们房间,我们就问他哪里有声音?
A说“现在停了好久了”(一共三层楼就他们四个住,没有其他住户,房东也不住这里)C就提议说“我们去旁边房间看看吧”大家就都同意,一起七
这时A的妈妈打来电话,(他听到那个怪声就打了电话给他妈妈)我们六个走前面。
突然他吓得一声尖叫,“里面有一件红衣服挂着”我们跑过去一看没有,但是门不是锁上的。
我们又问A是不是看错了,他说真的有,现在他也没看见了。
我们就走进了房间,里面整理的整整齐齐的,而且里面连冰箱都有。
打开冰箱一股糜烂的味道,里面居然还有坏掉的猪肉。
衣柜里衣服也都整理的整整齐齐的。
房间里还贴着各种符(具体是镇什么的我们不知道)于是我们就都跑回了房间,大家都被吓了一跳。
这时候C就提议不然我们再去楼上看看吧,我们就又往顶楼走去。
到了楼上,才发现整个天台都被一块黑色的布遮着,而且到处都贴着各式各样的符,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一天到晚房子里都黑乎乎的了。
下来之后,他们几个就马上打电话叫房东,可是房东不肯退房。
我们就走出了房子,问邻居这房子怎么回事,问了几个他们都说不知道什么事要么就干脆说没有什么事。
有个老阿婆刚好在门口扫地,我们就跑上去问老阿婆,也把发生的事和老阿婆说了。
老阿婆这才告诉我们原来这个房子里以前有个二十多岁的女性租户在里面上吊自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就跑学校和老师反映了。
老师了解以后,帮忙打电话给了房东,这才要回了房租。
你以为故事结束了?
还没有。
房东答应了退房租,我们几个就请假出来整理衣服什么的(我们也是几个不读书的孩子,上不上课也无所谓,平常都是逃课)大概十点多,接到房东电话,他说钱放门口了,你们自己下来拿。
我们走下去,还想跟房东说句话,可是走到楼下,只看见钱在门口没见到房东。

参考:
一件让至今想起来都毛骨悚然的事情。
那是一个夏天,我们几个伙伴去另外一个城市的郊野公园郊游,因为玩得很高兴,所以天黑了也没注意。
天色已晚,回城市的车辆已经没有了,我们几个只好在附近找旅馆,找了一个多小时才在路边才找到一个三层旧楼的旅馆。
几盏暗黄的电灯,前台一个五十多岁体重一百六十斤的头发凌乱的老板娘,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客人,她正用宰客和贪婪的眼神看着我们,说了一声“终于来客了!”前台的桌子及挂在墙上的钟都是老古董了,我们也没别的办法了,要了两间房办了入住手续就上楼梯了,连楼梯的木扶手都是七八十年代的产物,这栋小楼到处是蜘蛛网和脱落的石灰。
我们玩了一天,太困了进房洗澡就躺下睡着了。
三更半夜我迷迷糊糊听到敲门声,起来开门又看不到人,如此反复三次,自己心里有点发慌,正想叫醒同伴,突然门又响了。
这次开门有人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奶奶提着一个煤油灯,脸色苍白,两眼无神的看着我说:“ 小伙子,
”我一脸懵逼的下楼到前台,发现白天哪个老板娘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还打起了呼噜,我拍醒了她问她:“你老妈说停电了,让我下来拿蜡烛。
”本来还在睡梦中的她听到我的话瞬间醒了,她揉揉眼睛一脸古怪的问我:“我老妈?
你没搞错吧?
”然后看到我点头之后,她向漆黑的门口外面看了看,然后收回眼神用手指了指墙上。
我抬头一看,大脑“嗡嗡嗡”的几声,然后冷汗直流,因为我看到刚才老奶奶的黑白照挂在墙上,老奶奶正咧着嘴对我笑,还对我眨了眨眼睛。
“小伙子,你说什么呢?
我老妈三个月前过世了,她的黑白照片都墙上,做梦了吧?
” 老板娘一脸茫然。
我马上冷汗直流,蜡烛没拿就赶紧跑回楼上,快到口的时候看到老板娘在推我的房门。
这?
老板娘不是在楼下前台吗?
我过去问她:“老板娘,你怎么那么快上来?
刚才不是还在楼下吗?
”她转过身看了看我:“你的门把有蟑螂,我用手拍一下,我刚从三楼巡视下来,没在楼下前台呀,你眼花了吧?
倒是你三更半夜不睡觉到处跑干嘛?
”“我……”还没等我说完她推开我就往下走了,还不忘叮嘱我:“三更半夜不要到处跑。
”想起刚才那个老奶奶,还有现在的老板娘。
我头都大了,心里特别害怕,正想推门进房。
“大哥哥,你有糖吃吗?
”我往身后一看,一个手里拿着玩具熊的小男孩怯生生的问我。
我正想说话的时候,一个老奶奶从楼梯间走过来一边把小男孩拉过去,一边用毫无生机的语气道歉:“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孙子还不赶紧回去睡觉”那个老奶奶?
难道是……鬼?
还有那个小孩和老板娘是怎么回事?
我赶紧进房去拍醒同伴,可是不管我怎么拍同伴都不醒,又跑到隔壁房间去拍房门,想把其他同伴叫醒,快把门踢烂了,人都没有反应。
这个时候老板娘、老奶奶和那个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不远的楼道里。
我满头冷汗,心跳加速,声音颤抖,用惧怕的眼神看着他们,语无伦次的说:“不……不……不要……过来。
”此时突然间阴风大作,老板娘和老奶奶舌头伸出一米多长,脸色苍白,满身流着血,缓慢边走过来,边阴森森还一边伸出指甲一尺长的手的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下来陪我们吧。
”小男孩在边后面扯住老板娘和老奶奶的衣服,边哭喊道:“奶奶,妈妈不要呀,大哥哥是好人。
”无路可逃,只能从二楼跳下了。
正当我快要跳的时候,耳边传来声音。
“喂….醒醒…是不是做噩梦了?
起床了!”我睁开眼睛,同伴着急的推着我,原来是梦一场呀。
在前台退房结账的时候,我有意往墙上看了看,古董挂钟旁边挂着两幅黑白照,一张是老奶奶咧着嘴对笑,一张是小男孩一张想吃糖的神情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把目光看向老板娘的时候,老板娘看了一下墙上的黑白照,然后看着我眨了眨眼睛。
我赶紧拉着同伴跑出这间旅馆。
这就是我经历过毛骨悚然的事情。

参考:
我小时候村里传着许多怪事,妈妈和嬸嬸大娘们似乎都親自经历过。
在妈妈的讲述中我听的毛骨悚然。
我村立庄时在一个土堆下挖了几眼窑洞,上层还有几个洞叫高窑。
传说在高窑里住要魔,经常作乱。
土窑洞里住着夲家一位奶奶和她的三个儿子家,有位嬸嬸告诉我妈,有个下午正在铡草,一阵飞沙走石,一条扁担直直地竖在当院,他们知道是魔回来了,于是都回家关门不在出来,这样就相安无事了。
有一天嬸嬸们好不容易包下二板餃子,出去一回来半个也不见了,她们心想老鼠吃也不能如此快吧?
再一看柴火堆中焖的土豆半个也找不见了。
她们情知不妙有东西在做怪。
所以谁也不再说话了。
第二天她们的邻居家来人问他们丟了什么东西,她们如实相告,邻居大惊,原来他们家昨天晚上不知从哪里出现了焖熟的土豆和包好的餃孑,心里想着肯定又是魔在搗乱。
解放后这些怪现象再没听说,高窑门前长滿鸡冠花。
我出于好奇,放学后爬到窑洞口想看个究竟,细看也就几个平常的土窑洞没什么特别,临了还摘了鸡冠花贴了一脸。
`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我两只眼全红了,妈妈问我去哪里来?
我如实相告。
妈妈在驚告我以后不许去的同时,又带着我去找住在下窑的老奶奶,老人家给我又按又吹念念有词,几天后才好妥,至此我再也没去过那高窑边!
参考:
【毛骨悚然:自然界真的存在可以控制人思想的寄生虫!】去年的一个下午,我带七岁的儿子在小区花园玩。
儿子忽然在一簇灌木上发现了一只螳螂,顿时大呼小叫起来,让我抓给他。
那是一只体形硕大的螳螂,只是看起来有点笨笨的,反应很迟钝,让我很轻易地就捏住了它的两把大砍刀。
回到家里,我把它放在了一个阔口的玻璃瓶里,它在里面动来动去,动作迟缓,儿子拿小棍拔弄它,它也没多大反应。
过了一会儿,调皮的儿子在玻璃瓶里放了一块石头,然后倒进去很多水,问他为什么倒水,他说螳螂可能想要喝水,问他为什么放一块石头,他说让螳螂站在石头上喝水,不会淹死。
可是,螳螂并没有按他想的那样,站在石头上喝水,而是一头扎进了水中,一会儿的功夫,死了!儿子有点难过,有点怅然,我小心地安慰他说,可能这只螳螂太老了,是老死的,你没看它都快走不动了吗。
忽然,儿子又大叫起来,爸爸,你看,螳螂的肠子出来了!我一看,还真是,螳螂的腹部涌出了一团黑线一样的东西,越出越多,在水里飘浮着,咦,不对,怎么还会动?
我吓了一跳,立即严禁儿子再动那个瓶子!只见那团黑线一样的东西,已完全脱离了螳螂的尸体,竟在水中游了起来,看得我头皮发麻,汗毛直竖,起身拿出手机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才知道这团黑线一样的东西就是大名鼎鼎的铁线虫。
我找来一个木棍,将铁线虫捞了起来,拿来了喷火枪就是一通烧,很快,铁线虫随着木棍一起,被我烧成了灰烬。
铁线虫,又名发形蛇,毛细线虫,常见于热带和温带,在水中可自由生活,常以蚱蜢、蟑螂和甲虫等节肢动物为宿主,偶能感染人体,寄生于消化道内。
这让我想起前几年我看过的一部韩国电影《铁线虫入侵》,不由得汗毛竖起,端的是非常恐怖,电影大意是一个著名的山间旅游景点,很多游客到山涧小河里游泳,这个小河里就有很多铁线虫,由此很多人感染了铁线虫,成为了铁线虫的宿主。
感染了铁线虫之后,一个最大的症状就是内心充满对水的渴望,刚开始会大量喝水,不可抑制地想喝水,到后期,他们会疯狂地寻找水源,看到小河,大江,大海,就会疯狂地投入水中,最终溺水而死。
铁线虫的生长曲线是这样子的:铁线虫的虫卵先感染昆虫类,比如螳螂,在螳螂体内生长,最终控制它的行为,等铁线虫长为成虫后,它会控制螳螂,让它对水产生强烈的渴望,最终投水而死,进入水中后,铁线虫从宿主身体破体而出,开始在水中繁殖产卵。
铁线虫一般喜欢寄生在昆虫体内,但有一些变异的铁线虫,偶尔也会寄宿人体,并最终控制人类。
有名的可控制宿主的寄生虫,除了铁线虫,还有:裂头绦虫:寄生在水鸟内脏中生长繁殖,水鸟将虫卵排于水中,被甲壳纲类生物,比如虾类吃掉,虾又被棘鱼吃掉,裂头绦虫又进入棘鱼体内,在那里生长,并最终控制着棘鱼游向水面,等着被水鸟吃掉,完成一次循环。
还有一种弓形虫,只是一种单细胞的简单生物,喜欢寄宿在猫科动物中,寄生在它们的小肠中,在那里生长排卵,随猫的粪便排出体外,这种虫卵几乎可以感染所有温血动物。
弓形虫在感染老鼠后,就会改变老鼠的多巴胺分泌机制,让老鼠变得无所畏惧,甚至敢去与猫争食,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宿主被更高等的动物吃掉,以便自己找到更好的宿主。
人类感染弓形虫的比例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全世界约有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人感染过弓形虫,在喜吃生食的国家地区,比例更高,法国的比例高达88%。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心理学及神经科学教授盖理·温克博士称,弓形虫会让男性性格外向,而女性则会变得多虑且滥交,且易有自杀倾向。
而且,有一些急性弓形虫感染的患者会出现幻视幻听以及意识模糊的症状。
小时候我们经常会玩一种动物棋,其规则就是,大象可杀死狮子,狮子可杀豹子,豹子可杀狼,狼可杀猫,猫吃老鼠,而老鼠作为最弱小的动物,却可以杀大象。
想想人类与寄生虫,何尝不是老鼠与大象的关系。

参考:
小时候曾听说过,在我们的远亲里面,出过一个叫王寡妇的人。
说这个女人足智多谋,心狠手辣…,最让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一次她如何对付那个盗贼的往事…那时候由于战乱、贫穷与饥饿。
各种各样的盗贼也层出不穷。
其中有一种专门挖窟窿的贼。
他们的作案手法是,先瞄准一户人家,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借着黑暗的掩护,从房子的僻静处下手,在受害人的墙根上挖一个窟窿,然后钻进去行窃…说的是这天夜里,一向睡得很醒的王寡妇,突然被一阵异响惊醒,再仔细听听,仿佛是有人悄悄挖墙的声音。
她知道恐怕有盗贼要来了。
于是不慌不忙的下了床,在听准了响声的来源之后,就随手搬了一个小板凳,在隐秘处坐等了下来…再说那挖墙贼,对于这种砖土墙的挖法,是再轻车熟路不过了。
只不一会儿,就干净利落的挖开了一个可以钻进来的窟窿。
只见他一面仰面朝上的朝屋内挪动着,一面观察着,一面就钻了进来…,哪知道他刚钻进来一个头来,就被王寡妇一步上前,用板凳卡住了脖子。
这盗贼仰面朝上,胳膊手臂都还在墙外,当场被死死的卡在那儿…,这王寡妇翻身坐在板凳之上,喝道,\"说,为啥要偷人家…\"?\"我,我饿…\",那小贼可怜巴巴的说。
\"那好,你等着\",只见王寡妇搬来一块石头压在板凳之上,随即去生火熬好了粥。
又舀来了一盆凉水,用汤匙把一小锅滚烫米粥蘸着凉水,一勺勺的强行灌进了小偷的肚子里…,然后问那小贼,\"还饿不饿”?\"
人们憎恶盗贼、痛恨盗贼,盗贼常常会把人们仅有的,唯一可以保命的那点资源盗去,人们恨不得杀了他们,这种心情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可是王寡妇这手法,也确实够残忍了些。
那时候的人命如草芥,死了一个小贼,又为人民除了害,当然不会有人去追究她,更何况也没有人去杀他,这盗贼的死也是人人拍手称快的事…王寡妇大智大勇,心狠手辣。
她的许多故事常常让人们听得目瞪口呆,汗毛竖起…
参考:
一个最近发生的悬疑事件。
我的二伯今年已经70多岁了,经常在他们家有几个岁数差不多的老人一起打麻将,这些人都是我们村子的,早晨的时候他们会一起遛早,溜完早以后回家吃饭,接着就是去他家继续玩麻将!有一天清晨,我的二伯两口子,早晨起来和往常一样,在农家地理遛弯。
由于他们俩起的很早,天灰蒙蒙的,有些雾气,他们走着走着,突然刮起了一阵凉风,在离他们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黑影,由于是两个这么大岁数的,他们也没有害怕走过去看了一下,原来是一起玩麻将的一个老人在那里,围绕着一棵树,在不停的转圈。
他们两个走了过去,并打了招呼,表示吃完饭一起继续玩麻将呢,谁知道这个老人也没有搭理他们,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二伯母和二伯嘟囔着,这是什么人啊,天天在咱家里玩麻将,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今天这是在家里生了什么气吗?
平常日子是很热情的一

他看到水渠里有两条长长的大腿,上半身什么也没有,在水里来回的趟着水,他脑袋一下子就蒙了,说裤子当时都吓尿了。
扭头就往家跑,跑到家里的时候,一下就摔倒在家里的炕上了!再醒来的时候,整
事件第一次发生在一个阴云密布的周一早上第一节应该是数学课,在上课之前老师让孩子们把周末留的作业交上来,正当孩子们一个个走上前去交作业的时候,一个同学发出了异样的声音,喊到:“见鬼了”大家不约而同的看过去。
那个同学战战兢兢的说有鬼,我的作业不翼而飞了,明明在书包里的。
同学和老师也帮他找结果没找到,后来他不情愿的补了一份。
接着后来几个周一的早上都发生过这样的事而且就发生在他一
不过好在数学老师是个高人,也许是懂得术数,不愧是老教师,为了不让这个同学再次经历这样诡异的事件,老师在周五放学之后背着同学
的确周一到校后这个同学的作业真的没有丢,只是同学的脸上多了五道印记。

参考:
说个小时候听家里老人说过的事,真假不论,大家当故事看吧!那时候还是挣工分的时期,一个村子里有一户姓曹的人家,一家三口,单门独户没有亲戚,儿子十一二岁。
这是大概背景。
有一天天气很热,一家人在田里忙碌了一个上午,中午回到家,一开门,发现灶台后边盘着一条大蛇,那时候迷信,这家人也不敢把蛇怎么样,于是这家男主人就用铁锹把蛇给端了出去,打算送到野外放了。
但是,等男主人把蛇放了回到家时却发现那条蛇又已经回来了,还是盘在老位置,好像没离开过一样,男主人有点火气了,但还是有一次用铁锹把蛇给端了出去。
当男主人回来时,不出意外那条蛇又回来了。
这家人生气了,一家人把蛇用铁锹端出去后直接把蛇给铲成了好几段。
这家人再回去的时候蛇没再回来。
就在这家人以为没事了的时候,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发生了,第二天他家孩子疯了,成天喊着一句话:“关公拿曹操”。
如果只是疯了这故事也就该结束了,可是过了没多久就听说,那家孩子在他家吃的饭里下了老鼠药,这孩子父母全部中毒死了。
当时派出所来了之后,看到疯孩子也就没处理。
这疯了的孩子在他父母死后不久也消失了。
因为这家人在村里也没有什么亲戚,大家找了几天没找到这孩子,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只是留下了这么一个故事
参考:
本来大晚上的不想说这件事,但确实是真的,而且就发生在今天早上。
昨天,正和我媳妇参加比赛,丈母娘给她打电话,说我媳妇的姥爷要不行了,于是赛也不比了,开车直奔她姥爷家,还是没能看见最后一面。
然后一家人赶紧联系出殡的事宜,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回家,忙了一天,回家洗澡倒头就睡,一夜无话。
今天早上,我起床后,习惯性的拔下充电器的插头,放到客厅的桌子上,准备一会装包里拿着,因为今天还得忙一天,得拿着充电器以备不时之需。
然后就是洗漱,整理完毕要出门的时候却怎么都找不到这个插头了。
媳妇我俩里里外外翻了个遍,说啥也没有。
我就很奇怪,跑哪去了呢?
因为着急出门没办法,只能拿着充电线,等手机没电了在车上冲一会。
结果去吃早点我媳妇付账打开包的时候,充电器插头就在她包里。
肯定不是我放进去而忘了的,因为媳妇今天背的包和昨天背的包不一样,我不知道她今天要换包,要是我放的然后忘了的话,应该放到昨天背的包里面,没理由放一个她不背的包里,媳妇也坚决说不是她放的,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排除所有可能性,那最不可能的那个答案,往往就是真相!
参考:
同行竞争的时候进行投毒,导致三百多人受伤,四十二人死亡,一个早餐店引起的重大命案。
全村三百人中毒,吃完之后马上倒地不起2002年9月14日,南京汤山有一家人吃完了四个烧饼之后,突然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他们怀疑是食物中毒了,于是找到卖烧饼的摊贩,摊贩也一无所知,表示自己只是每天从汤山镇有名的烧饼铺子里批发过来,并没有经过加工。
除了这户人家,不远处有一家中学也有同样的问题发生。
吃过烧饼的孩子成批倒在地上,抱着肚子痛得死去活来。
当时还是早上六七点,老师还没有上班,只有依靠没有中毒的孩子颤颤巍巍的抬上热心市民的小车送往医院。
除了这个小镇,在另一处一个楼盘工地上,有五个民工同样喷血倒下,有人甚至倒下之后马上没了意识。
附近的工地食堂重,也有很多正在吃早饭的民工,突然口鼻流血,倒在地上没有反应。
烧饼有毒,是汤山当日最热话题这些人突然喷血倒地甚至死亡的消息,马上传变了整个小镇。
警察发现这些烧饼都来自一家叫做正武面点的小店,店主叫做陈宗伟,这家烧饼店在附近十分有名,常年供应附近的学校、企业、小贩。
前段时间还因为卫生良好而获得奖项,怎么突然就成为了有毒的烧饼?
市民都来到这家店门口讨要说法,店里的女员工坚持说自己家的烧饼没有问题,并且当众咬了一口烧饼,吃完之后还喊了一句,我吃给你们看。
之后也倒地不起,并且直接死亡。
这一试更是笃定了烧饼是有毒的。
一直找不到毒源,无法对症下药当天医院中已经聚集了大量的患者,但是当地医院没有验毒的设备,所以只能够给他们洗胃缓解中毒情况,然后等着上级医院检测出患者血液中的毒素。
等待的过程中不断有人死亡,整个城镇都被一股悲伤的气氛笼罩。
而警察也对这间烧饼铺的主人进行了盘问,虽然他很惊慌,但是也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在技术人员从作坊里剩下的材料中检测出了毒鼠强的成分,这种成分和中毒人员呕吐出来的成分一样。
证据面前烧饼铺的主人陈宗伟还是表示自己没有投毒。
警察也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店主投毒第一个有嫌疑的就是他,怎么可能是他投毒呢?
投毒凶手找到,作案动机太可笑到了隔日,警察又获取到一条线索,这家有名的烧饼铺外,有一家店突然关门不营业了。
这难道是做贼心虚嘛?
警察找到这家店的主人,并且在他的指甲缝隙、衣服缝隙中都找到了毒药的残留成分,但是他还是不肯配合调查。
经过严格的审讯,终于在三天之后,他才交代自己在事发前一晚偷偷的潜入案发地点投毒。
而作案动机十分单纯,嫉妒他家的生意好。
同样作为卖烧饼的店铺,他在老婆的嘲讽下,越来越 嫉妒,平时就会故意冷嘲热讽引起一点小矛盾,最后一次争吵过后,他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歹念,偷偷进去投毒造成陷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