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商鞅变法时为什么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

现在男婚女嫁后一般都会跟父母分家居住,这已成为常态,称之为成家立业。
先秦时代却不是这样的,四世同堂,数代不分家才是常态。
古人聚族而居,今人分家而立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
商鞅变法禁止父子兄弟同居目的有三:其一、分家而立增加户口,户口多了税就多了;
其二、减少宗族势力对国家治理的威胁;
其三、移风易俗,增加秦国的文明程度。
战国时代国家收税不是按人来收的,而是按户来收的,也就是按户征税。
如果一个家族数代不分家,几世皆同堂,那么国家的人口虽然增加了,但是户口数却没有增加。
户口数不增加,那么国家的税收就少,国家税收少那么国就不会富,兵就不会强。
商鞅变法后规定的法定税收是十五分之一,也就是6.67%,每户人家的收成6.67%要上交给国家,另外还有兵役、劳役等等徭役需要百姓承担。
数代同堂虽然人口众多,但是交税时却按一户人家的正常收成交税,这样就会导致全民投税漏税。
商鞅变法后,男女必须在归定的年龄内结婚,然后分家立户,严禁数代同堂不分家,此举大大提高了生产力,也增加了国家的税收。
先秦时代宗族的力量很强大,同一姓氏往往结寨而居,自成一体系,一村或者数村皆为一姓。
这些村里的事务皆由族老管理,族老的权力很大,他们对族人有生死赏罚大权,类似于一个土皇帝。
宗族的存在往往会引发大规模内斗,也就是说这些宗族为了争地、争水往往会组织全族与别族私斗,这种私斗引发了严重的社会治安问题,秦人内部仇杀惨烈,每年都有数千人死于私斗。
东方六国讥笑秦国愚昧莽荒,说秦人勇于私斗,怯于国战,也就是秦人私斗时不惧生死,在战场上打仗却时却喜欢做逃兵。
商鞅变法后,拆大家为小家,拆宗族为国治,基层治理权收归国家,私斗者死,仇杀者斩,民事诉讼皆归国家法律决断。
最后就是为了增加秦国的文明程度,当时东方六国生产力提高后,男婚女嫁后都分家而立,城市建设得井井有条,家家户户都干干净净,经济繁荣而文化昌盛。
秦国由于穷弱,几代不分家,数世皆同堂,为的是抱团取暖,因此秦国乡村萧瑟,城市肮脏无序。
商鞅变法后将全国土地收归国有,然后按人口数量分给百姓人家,从而改善了秦国的经济状况。
在经济条件具备后,商鞅强制各家分户,父子不得同居一室,兄弟要各立家业,聚小户为村落,聚村落为市邑,改变了秦国的乡村城市面貌。
《史记.商君列传》中写道:始秦戎翟之教,父子无别,同室而居。
今我更制其教,而为其男女之别,大筑冀阙,营如鲁卫矣。
当时的鲁国、卫国虽然不是战国七雄,虽引领天下文明,商鞅治秦二十年,使得秦国文明程度到达鲁国的水平,确实不容易。

参考:
商鞅的目的很明确,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那么父子兄弟就得异地建宅居住,说得简单点,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分家,一旦分家,户数就会增加,商鞅是从法律上达到了增加户数的最终目的。
商鞅为什么要增加户数?
因为户数是秦国法治变革的基本单位,无论是收税还是服役,都以户数为基本单位,这个变革甚至影响到了今天。
商鞅变法中对于户数增加前后有两个规定,第一次是规定:两个男子及
第二次的规定是:禁止父子兄弟同在一个居室居住。
两次规定的目的都是差不多的,就是增加秦国的户数。
户数就是全国登记在册的户口数,秦汉以来的国家登记在册的全国人员名单,都是以户为单位的。
比如《三国志后主传》注引王隐的《蜀记》中明确记载了,刘禅向魏国投降时,上交了蜀汉的户数等全国人口花名册,就很详细的记载了刘禅投降时蜀汉的人口数:户数28万户,男女人口合计94万人,带甲武士十万二千人,官吏4万人。
商鞅为什么要强制用法律来分家?
因为在先秦时代,古人是没有分家的概念,一个家族的人,都是同居一个屋檐下,四世同堂、五世同堂那是常有的事,家族一大,人口一多,就非常难于管理,而且国家要征税的话,也很难准确征收,也实在难以弄清楚一个大家族到底有多少人,而且大家族大了之后,势力也大,容易引起对抗。
看看东汉三国时期的世家大族就知道了,一旦形成大家族,是多么难以管理,而且弄不好,还能与国家对抗,夺取政权等等。
而且在当时的秦国,除了有外敌,在内部也存在有矛盾的宗族私斗,也就是不同家族为了各自利益,持械战斗,这种家族间的私斗对于秦国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商鞅用法律将大家族变成一个个小家庭,私斗问题自然就不存在了。
商鞅在变法时,就考虑到这个问题,就以法律的形式强制大家族必须分家,一个家庭以一个成年男子为单位,一个成年男子就会找一个成年女子成家,就会形成一个新的小家庭,再接着生孩子,一个小家庭就会不断衍生出无数个小家族,就像细胞裂变那样,迅速增加人口和户数。
但商鞅之所以这么规定,最主要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加税收。
战国时期的税收主要以土地税为主,商税为辅,毕竟当时大都是抑商重农的,土地税又包括地税、户税,先秦时期,税收是以户数为单位征收的,也就是户税,户税最早出现在齐国管仲治国时期,秦国自商鞅变法后,开始推行户税。
户税就是以户数为单位来征收土地税,管子《山至数》中曾记载:邦布之籍,终岁十钱。
意思就是国家按户数收税,一户一年向国家交税十钱。
而丁税是以人头来收税的,那已经是唐宋时期了。
商鞅推行这两种关于增加户数的法律后,秦国的户数就呈直线上升,户数一多,国家征收的税收就越多,国家就越富强,而户数越多,一个个小家庭就越多,交的税一多,家庭生活就不富有,不富有就需要奋斗,就会越努力种地和打仗,终身为国家服务,这也是商鞅的目的之一。
商鞅的变法其实就是加强中央集权和优先富裕国家,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就是将更多百姓的赋税收归国有,这就是典型的藏富于国。

参考:
1975年12月,在湖北云梦县出土了大量的秦国的竹简,有1155枚竹简,也称“睡虎地秦简”,震惊了世界。
上面记载了很多秦国的法律制度、医学著作、行政文书等,里面有详细的秦国赋税制度。
商鞅变法时曾经禁止秦国的父子(儿子已婚)、兄弟同宅居住,睡虎地秦简可以解释商鞅变法为何如此做法!(商鞅和秦孝公剧照)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真的是移风易俗吗?
《史记.商君列传》中曾经有这样记载,当时商鞅自己说父子、兄弟分别居住的原因:始秦戎翟之教,父子无别,同室而居。
今我更制其教,而为其男女之别,大筑冀阙,营如鲁卫矣。
商鞅说秦国以前的风俗是父子没有差别,一家人都居住在一个大宅子里面,有伤风化。
今天我更改这种风俗,男女区别开来,大力营造宫殿,像鲁国、卫国看齐。
商鞅在这里是忽悠其他人,掩盖了父子、兄弟分居的真实目的,商鞅这种做法是根据当时秦国的国情做出的。
根据睡虎地秦简的记载,秦国当时有田租、田亩附加税、口赋、算赋、户赋、关市税、商品税等。
(睡虎地秦简
父子、兄弟分居也确实起到了移风易俗的目的,向传统礼教的诸侯国看齐。
但真实的目的确实调查民间隐匿的户口人数,很多人一大家族在一起,都有隐匿户口的现象,这样做可以逃脱口赋、征兵和劳役,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不但普通民众这样做,贵族也这样干。
父子、兄弟分居后,将大家庭分割为小家庭,便于官员分辨户数、户口数,可以将隐匿户口的人显露出来,如此可以增加秦国的口赋、户赋,征兵和劳役也更加详尽了。
商鞅针对不分户的家庭有这样的措施: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
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
民有二男
商鞅对分开的民户进行编户制度,以五户为一伍,十户为一什,实行连坐制度。
对待隐匿户口的人以“匿户罪”进行处罚,有两个男丁不分家的加倍征收赋税。
口赋、算赋、户赋都是以人口和户数来征税的,口赋是按照人口数量来征税,算赋则是15岁
隐匿的户口不用服劳役、缴纳口赋、算赋等。
(商鞅变法中立木为信
商鞅变法中父子、兄弟分居后主要作用有
秦国的大户中人比较多,更容易集中财力,出现很多隐匿户口,逃税、逃兵役现象严重,也有足够的财力贿赂底层的官员。
分小户则可以使隐匿户口的情况减弱不少,也有利于发挥小家庭的积极能动性,虽然在分小户的过程中有很多反对意见,时间一长,小户的积极性显露出来。
人口增加、户数增加,国家可以多得更多税赋。
第二、父子、兄弟分居移风易俗。
秦国人在山东六国看来是野蛮人的风俗习惯,与六国习俗格格不入,父子、兄弟在一个宅子里面吃住生活,确实生活中有很多不便之处。
这一风俗的改变使得秦国能够融入到其他诸侯国社交圈,加深各诸侯国的联系和政治外交活动。
第三,小户制度增加劳役和征兵的数量。
秦国人17岁的男丁一般都要参加固定的劳役时间,秦国采取的征兵制度,每一个男丁一生要服役四年半的时间,劳役和兵力的增加巩固了秦国的军事力量和基础设施建设,这也是秦国能够统一六国的根本所在。
第四、大户分小户,减少宗族势力对国家政权的威胁。
秦国的很多民众出身戎地,民风彪悍。
如果不分户处理,很多户的家庭非常大,对秦国的基层政权威胁非常大,如果很多家族联手对抗中央政府,引起的民乱还是相当大的。
是国家政权的一种潜在威胁。
譬如:东汉豪强地主在东汉末年崛起就是典型的家族势力膨胀的结果,葬送了东汉王朝。
商鞅的这一做法还是有相当的远见卓识的。
商鞅变法是中国历史上相当成功的变法,为秦国统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参考:
《史记商君列传》记载:\"始秦戎翟之教,父子无别,同室而居。
今我更制其教,而为其男女之别,大筑冀阙,营如鲁卫矣。
\"这一条内容,在商君在秦国大刀阔斧的变法中,看似微不足道,实则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它从多个方面保证了当时积贫积弱的秦国的崛起。

对秦国文明程度的建设,移风易俗。
秦国,其始祖秦非子,发迹于周孝王时期,乃是因为养马有功,得到了一块封地。
先天上,秦国是发育不良的,它僻居西北,从西周周孝王时期便受到戎狄风俗影响,先天羸弱,乃至一度灭国。
第四代的国君秦仲发了狠,借兵七千,得以复国。
复国后,秦与戎狄开始了百年战争历程,并最终获得胜利。
在这一百多年里,秦国先后歼灭了约二十多个西戎小国,吞并了大片西戎土地,《史记秦本纪》、《韩非子》等载\"益国十二\",《匈奴列传》称\"八国服秦\",《李斯列传》言\"并国二十\",《汉书韩安国传》则称\"并国十四\",这就很麻烦——蛇吞象的举动,倒还没有把秦国变成一个多民族共融的国家,却把戎狄烙印在了它的骨子里。
秦国在春秋战国早期,是被别的国家鄙视的,为什么?
因为它秦国夷狄风太重。
游牧民族其实是早期的社会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很有氏族制度的遗风,比如说它的婚姻嫁娶制度,夫兄弟婚,也就是传说中的\"父死子继\"、\"兄终弟及\"。
这是母系氏族常见的传承繁衍方式,到了游牧时候,好像处境也没有比氏族制度更优越,种族的延续大于一切——这种制度,放到更开化的中原文明面前,简直禽兽不如,进一步,秦国也就禽兽不如。
秦国继承了戎狄的财产,当然也就继承了他的制度,或者说是习俗,这就需要来自政令方面的干涉。
先秦时期倒没有所谓的男女大防之类的言论,但男女有别,还是很正常的,这个时候父子兄弟住一块儿,难道他们的女人们,能够得到单独的住所吗?
显然这是生产资料所不允许的。
一大家子人,男男女女的混在一起,他们又深受夷狄风俗影响,这关系就比较乱。
若改变不了这种现状,秦,也便成了夷狄之国,\"诸侯卑秦,丑莫大焉。
\"把父子兄弟分开来,是最好的办法。
早在春秋时代,秦国就成为军事强国,林剑鸣先生:\"公元前364年(秦献公二十一年),秦军深入到河东,在石门(山西运城西南)和魏大战,斩首六万级,取得对魏国进攻的胜利。
\"《史记·六国年表》载,当年\"章蟜与晋战石门,斩首六万,天子贺\",《史记·秦本纪》则曰:\"与晋战于石门,斩首六万,天子贺以黼黻。
\"这里的晋,指的是魏国。
打不过,为什么还要鄙视?
因为秦实在落后,春秋战国时代,诸子兴起,百家争鸣,秦却接受了夷狄的\"传承\",就算能打,在诸国的眼中,也不过是个新的游牧莽夫罢了。
商鞅所颁布的分家而已,从现实意义上,让秦国人从原始的生活方式走出来,是小家庭制度的开始。
现代人结婚,就要跟父母分居,源远流长,而所谓的四世同堂、四世三公之流,是需要整个社会付出繁重的代价的。
在于分家而立,增加户口。
春秋战国时代的战争,主要还是填人命,分家而立,最直观的就是户主曾多,兵源更广。
大家族制度里面,肯定喂养了为数不少的蛀虫,所谓的少主之流、纨绔子弟之类,多是倾尽了宗族资源堆积而成的,盘剥着大多数人。
小家庭你就搞不了这个,有几分\"人力资源\"物尽其用的意思。
在工具不发达的时代,人口的利用率,代表着整个国家的生产力,商鞅的这一举动,使得秦国的人口资源得到更充分的利用,对提高国家的实力大有裨益。
另外,春秋战国时期,多数还是按户收税,户口多了,国家的税收自然也就增加,对秦国也是一大利是。
商鞅变法规定的法定税收,十五税一。
也就是说,国家所收的税收,是这户人家收成的十五分之一,看上去好\"聚合\"成大家族还是分散成小家庭,收上来的好像没有什么差别。
其实不然,势力不同,违规操作的难度不同,大家族就很有可能偷税、漏税,他们甚至有可能买通官吏进行逃税。
就算最后违规操作失败,也对国家造成了额外的行政上的负担,换成小家庭就不行了。
在于消灭宗族势力对国家统治的威胁。
中国自古以来,家长制都是沉重的枷锁。
比如说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便将家长制演绎得淋漓尽致,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大家族的家长,那就是另类的皇帝,对家族类的成员,甚至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力。
一般来说,族人为了争夺家长的位置,进行大规模的内斗,持续性的消耗,是基本操作,而有时候,甚至有家长,带领着大家族进行破坏统治的活动。
秦国从一个边陲小国成长为横扫六合的中国第一个大统一的王朝,它的崛起之路上倒台的人不计其数。
但很少有大家族倒台,就算是吕不韦、李斯等人,坐到了丞相的位置,也不过是门客多,树倒猢狲散,却没有哪个大家族从内部动摇了秦国的统治。

参考:
战国初期,身为战国七雄之一的秦国由于曾长期处于内乱之中,国力内耗极其严重,而东边的魏国又依靠李悝变法一跃成为当时第一强国,魏国崛起后趁秦国内乱出兵夺取原本属于秦国的河西之地,后来秦孝公的父亲秦献公曾几次出兵想要讨回河西之地,但由于秦国国力衰弱而屡战屡败,最后不得已割地,与魏国求和。

比如奖励军功,禁止私斗,这极大的提高了秦人的作战积极性,废除分封,将秦国分为三十一县,县设县令,主县政,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削弱传统老士族的势力,加强国君的统治。
前面提到过,秦国曾长期处于内乱之中,这种内乱不仅体现在王族内部对王位的争夺,还体现在秦国各地私斗成风,在此之前,秦国宗族思想严重,不同宗族之间经常发生内斗,而内斗的结果就是造成大量人口的死伤,私斗成了阻碍秦国强大的一大因素,商鞅变法,将“禁止私斗”写入律法之中,因为严刑峻法可以有效的阻止私斗。
不过,在商鞅推行的变法中,也有一条令如今很多人所不能理解的,那就是禁止父子、兄弟同室居住,如果单看这一条确实很不能理解,父子兄弟同住一屋有何不妥又或者说这与秦国走向强大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其实,“禁止父子,兄弟同室居住”这一规定并不是单独罗列出来的,完整的规定是:革除残留的戎狄风俗,禁止父子、兄弟同室居住,推行小家庭政策。
规定凡一户之中有两个
从古至今,“赋税”是一个国家强大的根本之所在,这是毋庸置疑的,“赋税”是什么?
对于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来讲,“赋税”就是钱,有了钱就可以维护统治,就可以提高国力,所以“赋税”的多少决定一个国家的强大与否。
那么“赋税”从何而来?
自然就是老百姓,“赋税”的形势有很多种,有以人口为标准的人头税,以土地为标准的土地税,也有以户为标准的户口税,还有其他的诸如商业税,矿产税等,而商鞅变法之前,秦国的税收形式是什么呢?
就是户口税。
任何一种税收形式都是有其利也有其弊的,户口税的弊端就在于人口增加并不影响税的增加,因为是按照户口来收税的,不管一家有三口人,还是五口人甚至十口人,只要不分家,都算是一口,三口之家交的税与五口之家,十口之家交的税一样,那么为什么还要分家呢?
所以就造成了“父子,兄弟同室居住”的现象。
所以,长此以往,秦国税收一直迟迟无法增长,后来商鞅有鉴于此,便禁止父子,兄弟同室居住,目的就是强令男子成年后必须将户口独立出去,以此来增加户口税,除此之外商鞅还开始征收人头税,人头税的好处在于,能有效地增加税收,但弊端在于在土地有限的情况下,人头税只能加重百姓的负担,所以到了康熙年间,康熙皇帝下令“滋生人丁,永不加赋”,到了雍正年间实行“摊丁入亩”,人头税这才被终结。
而除了少交税,父子,兄弟同室居住还会带来另一个弊端,那就是前面提到的秦国宗族思想严重所导致的私斗成风。
商鞅变法之前,秦国宗族思想极其严重,而宗族的根本来源便是“父子,兄弟同室居住”,同一姓氏的子弟一直不分家,或者即便分家但他们往往也会基于血缘关系而群居一处,慢慢的就形成了一村一姓的现象,宗族思想的影响就在于百姓只知“小家”而不知“大家”,甚至王权达不到此处,政令更是无法推行。
所以,不管是为了增加税收还是削弱宗族影响,都要禁止“父子,兄弟同室居住”。

参考: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秦朝消灭其他六国,建立了大一统王朝。
在讨伐六国的战争中,秦军的战斗力、后勤保障能力等等都展现出了远超其他诸国的实力。
可以说,这些都离不开百余年前的商鞅变法,商鞅变法极大的提高了秦军战斗力,增强了秦国国力,其施行力度很大,范围覆盖甚广。
在商鞅第一次变法中,有一条规定叫做:“民有二男
”也就是说,如果一户人家有两个男子,但他们却不分开居住,各自成家立业,那么他们家的税收就要加倍,过了几年,商鞅第二次变法,又“令民父子兄弟同室内息者为禁。
”严禁父子、兄弟同宅居住。
那么,为什么商鞅要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不让他们共同生活呢?
中华民族自古具有聚居的习俗,“四世同堂”被认为是吉祥和有福气的象征,而商鞅则违背这种习俗,要求成年男子分居。
在笔者看来,这一政令有着如下目的:首先,防止百姓私斗。
秦国地处西北的偏远之地,民风剽悍。
商鞅来到之前,秦地常常有人因为产生摩擦而发生私斗,而聚居的习惯使得双方都能召集大量青壮年“打群架”。
在当时,因为私斗而死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有时能以千计。
为了杜绝民间的斗殴,为对外战争保护战力,商鞅不但明令禁止,还提出一族的男子分居,这样一来,大家族分化成小家庭,户户都为自己的事情繁忙,加上相隔可能甚远,再想要组织大规模械斗就会开始变得困难了。
防止私斗,这是商鞅禁止同住的原因之一。
其次,更好地推行政令。
以往家族群聚,人数较多的宗族在地方上的势力不可谓不大。
当政府发布政策时,往往出现家族集体抵制的情况,族群的成员往往听命于族长而轻视官吏,以致政令通行不畅,无法很好的贯彻。
商鞅推行小家庭制,宗族的连结被破坏,单独的家庭单位往往由夫妻组成,非常分散,无法再漠视法令。
第三,为了财政税收。
秦时的税款是按照户数来收取的,一户人家只有一个男丁的话,那么收取的税款是标准的,但倘若一户人家有两个劳力,仍然只交一份税,在统治者的角度看,这就是一种偷税漏税的行为,所以最开始,商鞅规定,一家可以同住两个男丁,但税也要交双倍。
第四,为了整风易俗。
商鞅评价自己禁止父子兄弟同住的法令时,说道:“始秦戎翟之教,父子无别,同室而居,今我更制其教,而为其男女之别。
”在商鞅变法之前,秦国社会寡妇有情人是一种正常现象,许多妇人丈夫死后,公然与其他人私通,以致生下孩子。
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宣太后丧夫后和义渠王生下二子,不过那时已是商鞅变法多年后了。
抛开宫廷,在父子兄弟分居法令实施后,秦国民间这样的行为已经逐渐衰落了。
商鞅强调一夫一妻制度和女性“贞操”问题,但并没有对妇女改嫁进行禁止,可见这只是为了巩固社会稳定之举。
商鞅限制父子、兄弟的同住,是为了分化大宗族,让小家庭变得脆弱、分散,利于管理;
除此之外,还是防备私斗,将男子战斗力用于对外战争;
分居法也利于秦国税收达到公平公正,确保财政收入;
男子独居,也便于一夫一妻观念的推广,整顿旧习气。

参考: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商鞅变法历经两个阶段,在第二阶段的变法里,有一条比较奇特的规定:禁父子兄弟同室而居。
为什么商鞅会出台这么一条法令,这条法令有什么意义呢?
第一,秦国僻居西北,受戎狄风俗影响至深在西周周孝王时期,非子因为养马有功,被封了一块巴掌大的土地,这便是最早的秦国。
秦国的地理位置,是处于华夏与戎狄势力的交汇地带。
到秦国第四任君主秦仲时,西戎破秦国,秦国一度灭亡。
秦仲的儿子在周宣王的帮助下,借兵七千光复秦国,并与西戎展开长达上百年的战争,最终打败西戎。
在这百余年的时间里,秦国吞并大片的西戎土地。
到了秦穆公时,秦国吞并了十几二十个西戎小国。
《史记》中的《秦本纪》记为“益国十二”,这个说法与《韩非子》一书的说法是一致的。
《匈奴列传》中称“八国服秦”,《李斯列传》中称“并国二十”;
《汉书》中的《韩安国传》则称“并国十四”。
也就是说,此时的秦国,已经是华夏族与戎狄族融合的一个国家,其文化风俗,深刻地打上戎狄的烙印。
与中原文明相比,秦国的文化是相对比较落后的,保留大量的的戎狄风俗,其中一个就是父子兄弟同宅居住。
第二,父子兄弟同宅居住的潜台词是什么?
有的读者看到这里会很奇怪,父子兄弟同住一个屋子,有什么问题呢?
请大家往深处想去。
父子兄弟没有自己的妻室吗?
难道只是几个大老爷住在一起,而女人们都住另一个屋子吗?
显然不是。
一大家人,男男女女混居一室,大家想想看是什么场景。
戎狄的风俗是什么呢?
女人嫁人后,丈夫死了,就嫁给丈夫的弟弟,也可以嫁给下一代,只要没有血缘关系,甚至可以嫁给孙辈,一个女人嫁入一个家庭后,她就自始至终是这个家庭的女人。
我举几个例子。
汉代几个远嫁异族的女人。
汉武帝时,汉家公主刘细君嫁给乌孙王昆莫,昆莫当时年龄很大了,后来把刘细君嫁给自己的孙子、乌孙太子岑陬。
作为华夏族人,刘细君对这种蛮族风俗无法接受,她上书汉武帝,拒绝这种有损自尊的乱伦关系。
武帝的答复是劝她以两国大局为重,遵从乌孙的风俗。
刘细君没有办法,只好又嫁给太子岑陬。
后来,岑陬继位为乌孙王,刘细君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但这并没有让她快乐起来,长期的郁抑生活,使她红颜薄命,早早去世,“愿为黄鹄兮归故乡”只能成为她无法实现的梦想。
再比如另一位和亲的公主刘解忧。
刘细君死后,汉室将刘解忧嫁给乌孙王岑陬。
岑陬去世,翁归靡继位。
根据乌孙的传统,刘解忧又嫁给了新的国王。
翁归靡不久后去世,泥靡继承王位。
从辈份上说,刘解忧是泥靡的庶母,但根据胡人习俗,她又成为泥靡的妻子。
因此,戎狄的风俗,一个女子嫁进来后,就是这个家族的女人。
老爹死了,儿子可以娶后妈;
儿子死了,孙子可以娶后妈兼后奶奶。
哥哥死了,弟弟可以娶嫂子。
对于华夏文明来说,这就是乱伦了,是华夏文明所不齿的。
但是在戎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正因为戎狄有这种风俗,因此父子兄弟连同自己的老婆住在一个房室,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可,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成为这个家族成员的下一个妻子。
第三,商鞅变法,是让秦国文明向中原看齐秦孝公上台后,立志变革,推出求贤令,其中有这么一句:”诸侯卑秦,丑莫大焉。
“其实从春秋时代开始,秦国一直就是一等的军事强国。
特别到秦孝公老爹秦献公时,秦国在石门之战还曾歼灭六万魏军,军事力量实在不可小觑。
那么秦孝公为什么还感慨诸侯卑秦呢?
诸侯为什么看不起秦国呢?
正是因为秦国的文明太落后了!春秋战国时代,华夏文明高度发展,诸子百家兴起,儒、道、墨、法诸家粉墨登场,文化群星闪耀。
可是这些与秦国一点都不沾边,有哪个文化大师出自秦国呢?
一个都没有。
在这场影响至深、至远的文化革命中,秦国一点贡献也没有。
不仅如此,秦国的文明甚至倒退了,深受戎狄的影响,保留着乱伦的传统。
在中原诸侯眼中,秦国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夷狄,四肢强壮,头脑简单,岂能不被蔑视呢?
因此,商鞅下达法令,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就是禁止戎狄乱伦之风俗,向中原文明看齐,去戎狄化。
秦国不仅要成为军事大国,也要成为一个文明型的国家,这样才不会让诸侯瞧不起。

参考:
商鞅变法其中的一条是男子成人后要分家,独立门户,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这是为什么?
我的理解是:一, 商鞅变法的根本目的是通过废除了旧制度,创立适合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制度,以此促进了经济的繁荣。
因为在家庭模式上,从春秋时期,管仲的\"四民分业”开始,几代人不分家,同宅居住开始,逐渐被各诸侯国效仿,并成为了一种家庭习俗。
这种\"大家庭模式”,开始对生产经验和生产技术的子承父业起了一定积极作用,但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和社会进步,暴露出许多弊端,开始阻碍经济发展。
比如,(1)家里一切事都由最长辈的一人说了算,家庭成员中的年轻人沒有发表意见的权力,禁固了年轻人的思想,年轻人的积极性得不到发挥。
(2)\"大家庭模式\",吃的是\"大锅饭”,家庭成员们,特别是儿孙们干好干孬一个样,挫伤了家庭成员的工作热情。
二,商鞅变法将\"大家庭模式\"改变为\"小家庭\",男子成人就自立门户,不再几代人父子丶兄弟同宅居住,有利于解放年轻人的思想,同时将劳动所得与家庭每个成员联系更加紧密,从而激发了劳动积极性。
总之,这种\"小家庭\"模式对当时解放生产力和秦国的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参考:
商鞅变法是历史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它直接影响了战国的格局,让一直偏居西部的秦国强势崛起,进而灭掉六国完成了统一。
虽然商鞅最终落得个车裂的结局实在算不得好,但是他的变法对秦国来说确实是功不可没,是秦国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一个大事记。
商鞅变法的目的是使秦国在最短的时间内富国强兵,在秦孝公的支持下,左庶子商鞅在公元前356年开始第一次变法,变法涉及的内容有“连坐法”、设立军功制、奖励农耕等,其中还有一项是“民有二男
”从公元前350年左右开始,商鞅又开始进行第二次变法,这次变法中有一项是“而令民父子兄弟同室内息者为禁。
”两次变法中关于家庭的改革就是为了从“同居共财”的大家庭变为“别籍异财”的核心家庭,说简单点就是现在的儿子成家后和父母分家而过,那么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商鞅在做了十年秦相后和赵良说过一段这样的话:“始秦戎翟之教,父子无别,同室而居。
今我更制其教,而为其男女之别,大筑冀阙,营如鲁卫矣。
”这个可以算作商鞅主张别籍异财的一个好处,即推进了秦国的文明化,秦人自非子被周孝王封在秦地成为周王朝的附庸开始就一直和西戎打交道,虽然不能和平共处,严格说来一直是在争地盘,因此,秦人也沾染了很多西戎人的习俗。
父子无别,一个家庭的成员是很多的,他们同室而居,文明开化程度低。
因此,商鞅的改革确实改变了这种状态,让秦人的文明程度逼近中原文明。
但这只能算是变法后的一个好处,商鞅实行这种变法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这个。
其实,商鞅实行这种别籍异财的制度,最根本的还是为了富国强兵,当初商鞅从魏国慕秦孝公的求贤令而来。
他准备了三套方案要说服秦孝公重用他,在他三次面见秦孝公的时候,分别说以“帝道”、“王道”和“霸道”,秦孝公很明显的只对“霸道”感兴趣,他想要在有生之年实现秦国的强盛,于是才有了后来的商鞅变法,两
商鞅变法之前,准确来说应该是战国之前,一般都是“同居共财”的大家庭,其中的核心小家庭是不独立的,即大家长就是这个大家庭的父亲,儿子即便娶妻生子了也不算独立,没有独立的土地和财产,这样建立起来的制度使得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家族观念深重,而且有一点是,当时的服役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即一个家庭只需出一人来服役,除非发生重大的事件的时候,家庭中另外的余子才会服役,赋税也是以家庭为单位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大家庭制度逐渐落后,最明显的是,大家长逐渐养不起一大家子人口了。
家庭中的其余男劳动力往往变得懒惰,只想靠着大家长养家,这就如同如今的啃老一族,自己不愿意上班干活,就靠着父母养老。
因此分家成别籍异财能改变这种局面,让所有的劳动力都加入到农耕劳作中去,有利于国家发展农耕经济。
而商鞅的最主要目的还在于增加国家的赋税和服役人口。
将大家庭变为小家庭,户数增加,服役人口也增加,这对于富国强兵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因此商鞅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最主要的就是为秦国增加赋税和服兵役的人口,而这项制度的好处还不仅仅如此,核心家庭便于管理,农耕经济也得到发展,同时,秦人戎化的习俗也得到改变,向中原文明化靠近。
等等。

参考:
商鞅变法时,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主要有
如果不允许父子兄弟同宅居住,那就意味着成年男子必须分户,这样秦国的户数将会增加,秦国的收税基数就会变大,从而税收将会增加。
所以商鞅变法是不允许父子兄弟同宅居住的,如果父子兄弟同宅居住,则征收的税收将翻倍。
民有二男
----《史记|商君列传》2、分户确定了秦国家庭的基本规模秦朝时候,户籍是征兵、纳税、统治管理的基础,如果不对户籍规模进行规范和限制,那一个户籍可能有很多人口,不利于统治管理,同时也不公平。
而商鞅变法规定,一个户籍单位只能有一位男丁,这就决定了家庭单位的基本构成,就是以一位男丁为主,可能有妻子和女儿,但不能有兄弟父子同宅居住。
儿子一旦成人,就得分户,所以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位男丁。
在秦朝时候,男丁是务农、征兵等所有重要事情的主力,所以商鞅变法抓住男丁,从而制定家庭的标准规模和基本组成。
3、分户有利于秦国的统治管理商鞅变法推行连坐制度,可以说这个制度对秦国的影响非常大。
商鞅下令将秦国百姓,每十家编做一什,每五家编做一伍。
互相监督检举,一家犯法,九家检举,若不检举,十家一起治罪。
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
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
----《史记|商君列传》商鞅首先确定了家庭单位的基本构成,即由一位男丁组成,可能有若干女眷,但只能有一位男丁。
并将百姓按10家为一什、5家为一伍进行编组。
相互监督,相互检举,如不检举,则实行连坐制度,共同治罪。
这个制度让民众自己去管理、自己去监督。
如果检举,则重赏;
如果不检举,藏匿罪犯,则重罚,腰斩。
结语商鞅变法通过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从而制定家庭基本构成,又通过编组制度、连坐制度等加强对秦国百姓的管理,从而让秦国走向了富强,但是这些制度也受人诟病。
您认为他这些制度,是否有合理可取之处?

参考:
商鞅变法是我国影响最深远的改革变法。
它的领导者和改革设计师商鞅在秦国推行了两次变法,使秦国一跃成为战国最强的诸侯国。
为秦国最终统一六国奠定了基础,同时也为我国封建社会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如今我们研究商鞅的变法措施,会发现其他变法政策都比较好理解,唯独“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这条较难理解。
为什么这一条会成为商鞅在变法时力推的政策,而且两次变法都有提及呢?
商鞅变法中两次提到的“小家庭制”其实商鞅这两次变法中“禁止父子兄弟同宅居住”的政策都是为了在秦国推行“小家庭制”。
商鞅在第一次变法的时候,就提出了强制在秦国推行小家庭制度,也就是所谓的“异子之科”。
在商鞅第二次变法的时候,又对“异子之科”进行了补充和完善。
即革除残留的戎狄风俗,禁止父子、兄弟同室居住,推行小家庭政策。
规定凡一户之中有两个
这两次变法中商鞅在秦国推行的小家庭制度并非无的放矢。
而是与他奖励耕战的总体战略一脉相承。
要想理解商鞅推行小家庭制的真正目的和原因就要结合他的总体战略来综合分析。
开源、弱民、易风俗商鞅变法的总体战略目标就是奖励耕战,他的所有政策都是为了这一目标服务。
因此从这一战略目标去分析,就可以得出小家庭制度能够为秦国带来的三大好处:开源、弱民、易风俗。
开源:因为商鞅在秦国推行的是按户和按人口征税。
推行小家庭制就能扩大户数,也就扩大的征收赋税的基数。
这一点显而易见,所以说秦国能在短期内富国强兵就是因为推行小家庭制度,扩大了赋税征收的基数,加重了对国民的盘剥,政府的财力得到了极大的增长。
弱民:商鞅变法的一个重要的思想就是弱民,不能使国民形成实力强大的大家族。
推行小家庭制度就是最直接的体现,小家庭制度就意味着大家庭、大家族很难存在。
一户人家有两个成年的儿子就必须分家,否则面临的重税让他们很难承受。
这些分开的小家庭逐步因为分家而变得生疏,同时小家庭的力量薄弱,根本不能和强大的国家机器抗衡。
易风俗:这一点看起来好像与奖励耕战不太相关。
看起来好像是为了革除秦国的戎狄风俗与山东六国的文化融合。
但是实际上仍然和前两点一样,因为戎狄的风俗中有“父死娶母”的风俗。
这是因为在战乱频繁的戎狄部族里,必须要保持家族的实力,所以就有这种父亲死了,儿子娶母亲的风俗。
所以革除这种风俗也就同样有利于商鞅在秦国推行的弱民政策和小家庭制度。
由此可知,商鞅两次变法中推行小家庭制度就是通过法令禁止父子、兄弟同室居住的政策来实现的,而这种政策也为秦国带来开源、弱民和易风俗的好处。
但是如果从更深一层去考虑,小家庭制度本质上是商鞅在秦国确立起“小农经济”这一我国封建社会基本经济体制的政策。
小农经济,商鞅在秦国确立的基本经济制度如今我们提到小农经济多半会认为是落后的经济体制。
但是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实质上它是非常先进和适应当时社会生产力条件的一种经济体制。
商鞅生活的战国时期,正是我国奴隶制社会走向瓦解,封建制度开始确立的时期。
当时以“井田制”为代表的奴隶主经济已经走向崩溃,如何建立新的适应当时生产力条件的社会经济制度就是一个时代之问,而商鞅给出的答案就是小农经济。
在当时战乱不断的战国时期,尤其是地处西陲的秦国,有着许多荒地等待开发,奴隶制的瓦解,使得以国有制或者奴隶制为主的经济模式根本不适应这种迫切需要的“大开发”。
因为奴隶主凭借血统就能拥有大量的土地和财富,他们没有动力去开垦这些荒地。
而奴隶们因为没有人身自由,开垦出来的土地收益的也不是自己得利,所以也没有能力和动力去扩大耕作的面积。
而新兴的地主阶级和有人身自由的国民就成为了开垦荒地的最佳人选。
所以商鞅变法中奖励耕战的总体战略目标就是为了刺激这些新兴地主阶级和国民去开垦荒地扩大生产。
于是商鞅在秦国推行按户口和人口征税,这不仅仅只是为了开源和更多的征税,还要注意到没有按照田亩来征税就是鼓励这些小家庭去更多的开垦荒地,因为你一个家庭开垦十亩荒地和一亩荒地征收的税赋是没有多少区别的,这实质就是用政策来奖励耕作,用如今的话语来说就是“多劳多得”。
而这种禁止父子、兄弟同室居住的政策带来的小家庭就成为秦国这一庞大工厂的工人,大家都被刺激着去扩大生产,秦国国民的生产积极性都被充分调动起来,而当秦国的土地被开垦的差不多了怎么办呢?
那就靠扩张战争,加上商鞅推行的军功制度,平民通过军功可以获得土地,爵位。
这又让秦国的国民除了卖力扩大生产之外又成为扩张兼并的狂热支持者。
由此秦国成为虎狼之国,秦军成为虎狼之师,秦国俨然成为一架组织严密,高效协同的机器,疯狂的生产和作战,山东六国焉能不败。
商鞅通过强制小家庭制度结合奖励耕战的其他措施,在秦国率先确立和完善了小农经济体制,也使封建制度在秦国率先确立和完善起来。
虽然后世也有地主豪强庄园经济的存在,但是这只不过是土地疯狂兼并带来的畸形产物。
总体而言,商鞅确立的小家庭制度一直是我国封建社会的主流。
小农经济体制也一直是两千多年封建社会的基本经济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