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患者一般都是怎样去世的

我的老公就是肺癌去世的,他是从检查出来到离开二个月的时间就走了!当时还差一个月满48岁!他刚开始的时候就是刺激性的咳嗽,我们还以为是感冒了,我就催着他去医院看,当时还在我们县医院照了片,片子显示还说肺纹理清晰,没有啥问题,医生就给他输液三天,结果还是没有一丝好转!早上的时候,他在卫生间洗漱,突然又一阵咳嗽,清痰出来就有血,我当时就懵了,我说不能在县医院看了!马上找黄牛挂了四川华西医院的号,挂的号是下午三点的,我记得中午十二点出发,当时他还是开着车载我和他一起去的华西医院,到医院后,我们把情况给医生说了,医生说先打个CT才知道,华西医院因为是个大医院,每天检查看病的人特多,医生开具检查单还要去预约,预约CT时间又是第三天!打了CT又是要三天才拿报告!就这样来回折腾到第六天我们又预约了医生的号!这期间他咳嗽的越来越严重了!取报告那天还是他开着车我们一起去的,到医院门诊后我赶紧下车去取报告,他开车去地下停车场停车,我在自动取报告机取到报告一看!一瞬间手就颤抖起来了,左肺门肿瘤2.4CM!眼泪也憋不住流出来,赶紧掏出手机给老公哥哥打了个电话,他说不要心急!医生看后再说!这时老公已经停好车在打电话联系我,我赶紧把眼泪擦干净,又很迅速的把报告单揣进提包里,就专门提着片子等他过来,他过来问我取到报告没有?
我说取到了,他就迫不及待的去打开报告的袋子去找报告单,结果就只有CT片子,他说报告单呢?
我说没有,我们拿CT片去找医生吧!他还一直纳闷说咋就没有报告单呢?
中午一点钟,我们预约的看病时间到了,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把报告单放进了CT袋子,叫我们号以后我和他一起进去,我把袋子拿给医生,医生看后说在做一个仟支镜检查再说。
医生开好单子叫我们去一楼预约,当时我和老公走出医生的房间后,我就给老公说你先过去预约,我在过去找医生给你开点止咳的药,不止咳他晚上完全无法入睡,这样我又返回进了医生的房间问医生我老公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摇摇头说:“很不乐观,看他太年轻了!不忍心当他面说。
”我问医生他病还有救吗?
医生又摆摆头,这时,我的眼泪又涌出来了,我说:“医生给他开点止咳的药吧!他晚上睡觉根本无法躺下床去,这段时间都是靠在床头上座一晚上,躺下去就会猛烈的咳嗽。
”结果医生说药都没有什么作用了,但还是给我开了药,我拿着单子走出来去找我老公,当时的头脑里是一片空白,眼泪在不停的流,他在一楼去了,我在三楼就是一直转来转去的都不知道走到几楼了,后来都是老公给我电话问我怎么还没有下去?
我说马上就找到他了。
(以前在华西医院看见有的病人家属伤心的哭,我还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回事,这一次我深有体会了)因为要做仟支镜检查要先抽血,然后预约以后才做的了,结果预约又在三天后,我们又只有返回家,当时我就给姐夫打电话喊他过来帮开车一起回我们县城,当时他们二个座在前面,我一
”三天以后预约时间到了,老公咳嗽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这时已经不敢开车了,这次去都是找了一个车送我们去的,找医生开入院又开不了,医生说要等结果出来,结果我们就在医院外面找了一个住宿住了下来等那结果出来,等到结果出来又没有查到癌细胞,但是肿瘤标志达到了270的值,我们又挂了一个老专家的号,要求入院,老专家才给我们写了一张入院手续的纸条:肺部团块,办理入院!去住院部办理,说又要等二天后才有床位!我们又只有回家了,回家以后就住进了县医院,开始输液二天以后由医院救护车又把我们送到了华西医院!办理入院手续进入住院部,也没有病房,先安排在过道上➕床,进入医院后医生还是喊在做个迁之镜检查,老公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先还可以走着去厕所,后来根本不行了,刷牙洗脸都在床上,而且都由我来给他完成了,迁之镜检查根本做不进去了,全靠氧气呼吸!一天半夜的时候,他兄弟打电话给他,他还是接了电话,兄弟说:“妈走了!”当时他哇的一下就哭起来了,我赶紧抱着他说:“妈已经87岁了,应该是喜丧了,你不要伤心,伤心了对病情不好!”也许老母亲的离去对他也是一种很大的刺激,他的病情一天比一天老火,本来说老母亲出丧那天我要回去的,我都还找了一个护工帮忙守一天,结果看他越来越老火,他也不要我走,我就一直守着他了!这段时间我真的好无助,每天在他面前看着他那么痛苦不敢流泪,伤心流泪的时候就跑在楼梯转角处,擦干眼泪后又来到他身边,因为这段时间的他也很依赖我,我记得我拿他的CT片去肿瘤医院找一个医生看,他就说你快去快回,我说好的,因为华西医院到肿瘤医院也有一段距离,我去大概耽搁了四十分钟的时间,过来之后他拿着手机放那首祁隆唱的(等你等了那么久)给我说:“我等你等了那么久”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不敢听这首歌,听着就会流泪伤心!一天晚上他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脸一下憋红,我赶紧喊医生过来,痰卡在喉咙引起窒息,医生护士赶紧给他清理了,清理出来都是血,当时把我吓坏了,他事后给我说,把儿子喊回来吧,因为儿子军校刚毕业分配在广西边防连队,我说好的,马上给儿子打了电话,儿子去申请之后领导就批准了,第二天儿子就回来了。
儿子回来帮着我照顾老公我轻松多了,这段时间就是不停的检查,CT检查肿瘤已经长到4.8CM了,胸腔积液也有了,这期间癌细胞还是没有找出来!这时医生喊我们转到华西医院温江园区肺癌科,到了这边才从他的积液里找出了癌细胞,提取细胞做基因检测,医生当时告诉我,如果基因检测配型成功就可以靶向治疗,就可以延缓他的生命。
当时基因检测的时间好像是一个星期七天,他就问我;
“医病的钱有吗?
,我的病有救没有?
”我告诉他钱不要担心,有钱给你医治的,病有救的,只要好好配合医生,这个基因检测出来配型成功的话就有希望了,他告诉我,他会好好配合医生的,他想在多活五年,看到儿子结婚生子,我说没有问题的,我们一定要坚强!其实这段时间就是拖延时间,每天的液体一直输,他浑身都不舒服,我和儿子一天24小时寸步不离的轮流给他按摩,用热水毛巾给他敷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当时就是想,我们只有陪伴和他身体的接触来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没有痛苦就好!癌细胞的发展太迅速了,CT检测肿瘤已经长到6.8CM了,他的情况更加老火了,基因报告出来头一天,医生给我说不管报告结果如何干脆先用上靶向药物治疗,我说可以!结果第二天开药的时候医生又没有用,我就问医生,他说报告已经出来了,靶向药对他没有用的 。
我当时就给医生说不要告诉他结果!老公病情虽然很严重,但是他头脑清醒的,他说已经一个星期了结果咋还没有出来呢?
我说我和儿子都在医院照顾你,哪有时间去取报告呢?
因为当时取报告是在华西医院本部取。
我说如果要取报告只有等四哥过来的时候去取(老公的哥哥)所以就一直对他隐瞒基因检测的报告结果。
应该在取了报告第三天吧,医生进来巡房,老公就问医生他的情况,说他结果怎么还没有出来,医生正要说,我赶紧给医生摆手,医生最后喊我出去给我说,我出去以后医生对我说:“你们究竟要对病人隐瞒多久?
病人现在这种情况你们最好是办理出院回到你们地方去!如果在这里死了就不可以拉走了,只能够在成都火化了。
”我说:“医生,因为你们见识的病人很多,随便去世一个你们可以觉得无所谓,但是对于我来说,他是我的亲人,他最相信的还是华西医院,而且他这样的情况也许在路上就会去世,我不想告诉他结果的原因就是想让他能够多活一天算一天,我和儿子就多照顾他一天!哪怕是死都要死在这医院!”那医生说既然这样你们就住吧!一会主治医生就喊值班医生喊我去办公室,说现在开始用人血白蛋白,而且很多药都是自费的喊我签字,我就给他签字然后治疗。
就这样我们就把检测报告的事情暂时瞒了几天。
报告的事情一直搁老公心里,他就喊我们去华西医院取报告,我说只有喊他哥过来的时候去取,他就一直喊给他哥打电话取报告,其实报告已经取过来了没有告诉他而已,我不敢告诉他实情说这病无药可救,我不忍心!我只想陪着他,他哪儿不舒服我就给他按摩,给他捏,给他热敷!身体越来越虚弱,有一天他说:“你给我个镜子我看一下我自己的模样,”我说:“没有镜子,哪儿去找镜子呢?
”他说:“那就用手机拍一张嘛,我看看我什么样子了”他拿手机都拿不起来了,我就给他拍了一张,看见照片的样子瘦的可怕,我赶紧删了然后说这手机是新手机功能还没有搞懂,拍不下来照片。
他当时也信了我的话,其实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接近弥留之际了,那些药物输都输不进去!整个肺部可能都已经被癌细胞腐烂差不多了,积液都排不出来了,想想对他来说是何等的痛苦呀!他又对我说报告,我就告诉他第二天早上哥哥过来去给我们取报告,那天早上六点就给我说;
“喊哥哥记住取报告过来告诉他”!九点钟哥哥来了进了病房,他就迫不及待的问结果,这时候我赶紧走出病房,我怕看见他绝望的表情!哥哥就给他摇头说:是癌症!而且无药可救了!当时我站在病房外面,眼含泪水的偷看着他的表情,看见在一瞬间他居然很平静的说:“我已经猜到了,人其实终有一死,只是早与迟的问题!”看见老公这么坦然的面对死亡,我也放下了心!我顺手擦干眼泪走了进去。
哥哥和他说完之后他就喊他哥哥出去,要给我和儿子说话,他说:“儿子,我这一辈子就要结束了,你和你妈的一辈子还长,我的一辈子爱你和你的妈妈,
我走以后就把我的骨灰洒进江里,我喜欢游泳,喜欢钓鱼,你们想我的时候就到江边来看我。
”这是的我没有声音,只有泪水!看着他的面容我说不出话,哭不出声!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现在都记忆犹新!这时护士进来要给他换液体了,他就告诉护士不用给他输液治疗了,他不需要什么药了,他要停止医治,医生说必须要家属签字才可以停止治疗,他就给我说:“你去把字签了,如果这样继续医治下去是增加我的痛苦!我现在没有什么请求,只希望在我疼痛难受的时候给我打点杜伦丁之内的药减轻我的痛苦,让我安详的离开这个世界就好了。
”结果我和哥哥儿子商量了一下也尊重了他的要求!不过度治疗,就输一种液体,然后吸氧,在他难受的时候就打止痛针和止痛贴,停止药物之后二天,医生说他们开的红处方太多了,如果在开红处方医院查到医生要被问责的,医院不给这些药物,他痛起来就很不耐烦了,说我不去找医生给他减轻痛苦!不得已我又找我的侄儿媳妇在本地医院给他开了些杜伦丁到医院给他悄悄注射!因为从我们本地到医院要二个多小时,他就一直盼着侄儿媳妇的到来,因为当时知道他已经是最后时间了,家里所有亲人都赶过来了,侄儿媳妇要下班才可以过来,结果等到晚上八点的时候侄儿媳妇到了,他就对侄儿媳妇说;
“你来减除我的痛苦来了,快给我打吧!”侄儿媳妇给他注射了一只药后,亲人们就自行的去外面吃晚饭,这时候医生进来查房,医生用手电筒照照他的眼睛,我问医生他现在怎么样?
医生说,:“今天晚上不走就是明天白天走,有什么话和他说说吧!”我就喊他的名字,他马上就会答应一声,我说你知道
”老公这时候已经迷迷糊糊的好像睡着了,我当时犹豫了一下,她们就拉着我去酒店了……我们凌晨0点过才去酒店,等大家都洗了澡,儿子的电话就来了,说爸爸不行了,赶紧过来,我们随到过去,凌晨一点过五分他就走了……我赶到的时候儿子都在给他爸爸换衣服了,我过去抱住他还温热的身体撕心裂肺的哭起来,后来护士说不要哭了,我也知道影响别人,控制哭声,眼泪尽流!天堂里没有痛苦,希望我的老公在天堂里和他的照片一样笑的开心快乐老公的病从发作到离开,整整二个月多一点的时间一直都在病痛折磨中渡过,1.80的身高,体重80公斤,到最后还有可能50公斤,我作为他妻子他进医院之前是52公斤,到他离世我回来称体重只有43公斤,你们想这是一种多大的折磨呀!最后祝看到我文章的朋友都保护好家人和自己的身体,身体健康,白头到老!
参考:
我老公也是癌症走的。
肺癌,走的时候还差两天37岁。
在他之前,我从没真正接触过死者,也没有亲眼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人是怎样离开这个世界的。
记得他走的前几天就跟我说他会走,虽然早就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但我还是不希望那一天会来到。
刚知道自己得这个病的时候他心情低落,内心充满恐惧。
在医院住了四五个月亲眼目睹了其他病友们相继离去,自己也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面对死亡也变得坦然了。
死,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他走的时候是早晨六点四十六分,之前的几个小时口里一直向外涌出白沫,嘴里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眼巴巴地看着我。
婆婆带着孩子来医院的时候本来打算让医生给他注射强心针的,但是医生一声叹息,给我们说了实情。
目前的状态打强心针只是徒劳,花了钱不说病人还会多增加痛苦。
为了让他走得舒服一点医生建议把病床放平,让他最后那口气走得顺畅一点。
我亲眼看到他最后咽下那口气的时候眼角流下了泪水,但是整个过程没有其他痛苦的表现。
以前看电视里人走的时候都是把事情交代完然后头一歪就过去了。
其实现实中人去的时候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那里说的出话来。
真的剧本只是剧本,纯属虚构。

参考:
肺癌患者一般都是怎样去世的,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很高兴能回答这个问题,我来说说肺癌患者的痛苦吧……因为我父亲就是被肺癌带走的,他的痛苦我很清楚,肺癌一但发现就是中晚期了,我爸刚开始就咳嗽,咳嗽了有几个月(不过我爸是烟民,年轻时就咳嗽,只是发现肺癌那几个月咳嗽的比较厉害),过了一段时间,他右手拿不起筷子,没有力气了,才去医院检查,做了很多项检查,最后医生告诉我们最坏的消息,说:你爸得的是肺癌晚期,当听到癌症这两个字时,我的脑一片空白,真如晴天霹雳,以前只是听说,没想到肺癌真落自己爸爸身上了……医生建议我们保守治疗,没必要去做人财两空的事情,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我还是带着父亲去市区三甲医院从新检查,但结果还是一样,而且转移了,头部发现有两个中指大小的瘤细胞,我把我父亲的病情给抹杀了,不敢告诉他,父亲问我他得的是什么病,我内心流血般,嘴还带微笑的说,只是小小的脑堵塞,要动小手术,医生建议我们还是保守治疗,因为癌症扩散了,就算手术也没多大意义……我坚持要给他做手术,让他没那么痛苦,因为我爸已经有很大的反应了,不想他走的那么痛苦,医生说做加码刀手术,去除一个瘤的24800,当时有2个,我还是去交了钱,当时合作医疗没得报销,只能自己掏腰包,我父亲很配合我们,配合医生,手术很成功,住了一天医院就回去了,回去疗养,同时四处寻医,大概过了一个多月,父亲开始抽筋了,一抽的时候嘴都是歪的,说话就开始说不出来了。
病情加种,每天都很痛苦,没办法,又再次去做脑瘤切除手术又花去我5万多,为了让他走的舒服,也只能了,手术后又回来家里,每天就开始给他做好吃的,四处投医……江湖医生骗去我2万多,一点效果也没有意实在没办法了,就只能买安宫牛黄丸给父亲吃,一颗就要300多,每个星期两颗……病情加重,无法说话了,抽筋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正
医生说的确实没错,人财两空……
参考:
我的妹妹就是肺癌去世的,去世那年刚刚50岁,从确诊到去世8个月时间,经过6个疗程的化疗,头部转移又做了放疗,受尽病痛的煎熬和折磨,最后带着满腔的不甘离开了这个世界。
开始时咳嗽、呕吐,她以为是感冒,去村卫生所输液,输了一周,就不输了。
因为老老少少一大家子人需要她照应,每天柴米油盐一大摊子事等着她料理。
到了周末我们姊妹几个按惯例去母亲家里凑局,一起聊聊家常,做点好吃的,享受天伦之乐。
我问她感冒怎么样了,她说前几天难受得差点死过去,现在好点了。
说话间她用纸捂着嘴咳个不停,咳完给我看,说最近每次咳嗽都咳出一些东西。
我一看纸上,沾了些肉糜一样,有的还带着血丝。
心里咯噔一下,头脑嗡嗡作响,叮嘱她明天一定去医院检查一下。
次日我在班上心神不宁,就请假去了医院。
到了CT室,妹妹妹夫都在。
我急忙问检查得怎么样了,妹夫说先是做了CT,医生又让喝了药一会儿再做强化CT。
我心里一沉,浮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估计医生初步发现有问题,需要进一步检查确诊。
心乱如麻,一时支撑不住跌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妹妹还那么年轻,苦日子刚刚熬出头,妹夫事业上升,家里日子红红火火……强忍悲苦,陪妹妹做完检查。
我单独留下问了一下医生,确诊是肺癌,而且是晚期。
虽然早有预感,还是犹如晴天霹雳,让我一下子懵了。
妹妹一向身体强壮结实,怎么会这样呢?
当天和妹夫一起拿着片子去了省立医院。
堂叔是省立医院CT室主任,业界比较有权威。
他看完片子叹了口气,说肿瘤长的地方不好,没法手术,只能保守治疗。
从省立医院找专家确定了化疗方案,在县医院进行治疗。
起初我们瞒着她,说只是肺上有点问题,不需要手术,通过治疗就会好的。
妹妹文化程度不高,比较单纯,对我们的话深信不疑。
胳膊上埋了管子,开始化疗。
用药后满头浓密的头发大把掉落,三个疗程就掉光了。
妹妹爱美,买了假发,每次去医院都打扮的干净清爽。
化疗反应很大,可她咬牙不吭一声。
强烈的求生欲望支撑着她,她从来没在亲人面前表现出一丝怨言和灰心。
化疗还没结束,又开始头疼,渐渐走路困难,已经无法上楼。
去医院检查,发现脑转移,需要放疗。
放疗、化疗轮番进行。
每天去医院做完例行治疗,她都会回家住。
极爱干净的她,拿着拖把坐在小板凳上挪行拖地清扫卫生,生病期间家里也是一尘不染。
期间小弟生日,她依然热心张罗好酒店,大家聚在一起庆祝。
她坐在那里,勉力支撑着。
吃了一点东西立马吐了个昏天黑地,我扶着她,心如刀割,一口东西也吃不下。
最后的日子,她躺在医院,已经不能回到她心爱的家,一个她苦心经营、耗尽毕生心血的地方。
我给医生提的唯一要求就是把痛苦减到最低。
注射了止疼针,妹妹大部分时间处于昏睡状态,偶尔清醒,睁开眼睛,叫我一声姐。
我守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两天两夜没有离开,直到她带着对这个世界的千般留恋、万般不舍闭上了眼睛,临走眼角还挂着泪痕……她一直到昏迷前,一直相信自己能治好,对后事没有任何交待[流泪]今天只所以揭开流血的伤口记叙这段痛苦的往事,是希望以后这个世界上能少一些遗憾。
痛定思痛,妹妹的去世让我非常内疚。

如果我提醒妹妹及时体检,早发现,早治疗,或许妹妹不会这么年轻就撒手人寰,让人痛断肝肠了吧。
写在最后:逝者长已矣,生者当珍惜。
愿我们每
垃圾桶里填满了带着鲜艳血迹的卫生纸。
他挺直着身体,在拼命急促的呼吸,神情恍惚,惊悚未定,显得非常非常紧张。
只有哮喘样的呼吸了,他已经无暇顾及其它的一切了!医生说已经没救了,出血太多了,气管里还堵着大量的血块。
医生和家属正在商量是否进行气管切开,家属说不要切了。
医生说可以进行气管插管,但是很可能在插管的过程中病人就不行了。
也没有其它救命的办法,又不忍心看着他这样受罪等死,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医生说插管后可以转去ICU治疗,或许他们有办法救命。
家属也不知道怎么好,就答应了医生。
此时此刻没有人知道怎样才能挽救他的生命,他自己已经做不了主了,只能任人摆布。
——果然在插管的过程中他就不行了,刚刚进入ICU就病逝了!他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努力工作,勤奋生活,乐于助人,生活习惯也很好,他只有47岁。
最近几天已经有咳血,为此还做了第六次介入治疗。
大咳血之前他看起来还不错,甚至可以自己开车回家。
他以为在经历几次治疗以后他还会有一段(他认为三五年)时间的寿命,虽然不是很乐观,但是他绝对不会想到生命的尽头居然来的这么快。
昨天他刚刚做了肺癌晚期的介入治疗,医生说是给他治疗了一下出血点,也切断了一根导致后背疼的神经,这样以后他后背的疼痛就能缓解了,咳血也会减轻。
这是他第六次做介入治疗,前面几次都是堵的肿瘤血管,在第四次介入治疗完成后一个他比较信任的医生非常自信地告诉他已经堵的很结实了,可以说是铜墙铁壁了,以后不需要堵肿瘤血管了。
——他喜欢听这样的话,这样的话能给他信心。
他原本是极聪明的人,但是患病以后他还是盲目乐观,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从检查出肺癌晚期到结束生命只有短短五个月时间。
他想怎么也得三五年吧,毕竟自己去了很好的医院治疗,而且自己身体素质还行。
连家人也不成想他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离世。
自从检查出肺癌晚期后就知道会有这一天,虽然一直都是很积极的治疗,但是病情并没有好转,疼痛和咳嗽咳血等症状还越来越重。
之前也曾经出现咳血,治疗后好转,最近他咳血更严重了,才再次做了介入治疗。
其实医生一直都在和家属说可能随时都会出现生命危险,家属也有思想准备,但是不知道具体的生命危险是什么样的。
在医院也看见一些肺癌晚期行将就木的病人,他们大多已经油尽灯枯,站在死亡的边缘。
而他虽然已经备受折磨,已经很长时间几乎不能进食,已经很长时间晚上几乎不能入睡,但是,他看起来并不是很严重,与那些病入膏肓的癌症晚期患者区别很大。
所以在他发生大咳血时家人还是蒙了,眼睁睁看着他在医院里就这样没命了。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生命危险,即使在医院里,即使有一群所谓的医学专家,在这一刻都是枉然,这一刻谁也救不了他,这就是生命尽头了!或许以这样的方式了结一个肺癌晚期患者也算幸运,因为他确实非常痛苦了,多次的治疗确实并没有减轻他的病痛,可能只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或者是这样的不放弃治疗会让他看到一点点希望。
就在前几天做完介入治疗后他还想着身体稍好一点就出去玩玩儿,跟家人去旅游,享受一下生活。
他总认为他还有几年时间,他总觉得死亡离自己还很遥远,因为他还没有骨瘦如柴病入膏肓,并没有卧床不起,只是有难忍的疼痛和说不出来的难受,没有了食欲,或者说不敢吃东西,吃完饭后总想吐。
这些天他一刻都没有好受过,病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而且只是在越来越严重,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很悲观的认为自己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因为他从没有交代后事,或者像其他即将离世的人那样叮嘱最亲近的人。
肺癌患者一般都是怎样去世的?
——我亲眼目睹了两个年纪轻轻的肺癌病人,都是只有四十多岁,都是大好年华。
其中一个从检查出肺癌到油尽灯枯经历了漫长的一年多的时间,最后由一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骨瘦如柴成小小的一团,令人惨不忍睹。
另一个就是我上文描述的这一个,经历了五个月时间突然大咳血而亡。
每个肺癌病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经历,希望他们都得到最好的最恰当的医治,或者有质量的生存下去,或者少受点罪安详离世。
早期肺癌可以根治,中晚期肺癌预后较差。
永远不要让自己置身于不可救药的地步,所以一定要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四十岁以后注意体检,做好预防的前提下也争取做到早发现,早诊断和早治疗。
坚持原创,

参考:
我的婆婆,我的继母,一样因为肺癌去世。
继母先检验出来。
我记得很清楚。
2015年的初夏,5月下旬。
25号,老爸打来电话说你妈估计得了大病,赶紧回来看看。
挂了电话,赶紧回家,这时候爸妈都从医院回来了。
老爸还好,老妈看起来脸色虽然带着笑意,可是我还是看出了一丝不可掩饰的沉闷!老爸道出了原委。
说一大早你妈随便咳嗽了一下,吐了好几口鲜血,我吓得不的了,赶紧带你妈去了医院,医生建议做一个CT。
我拿着CT报告找了一个熟人医生看了,医生说你妈恐怕不是一个小感冒这么简单的病。
建议转中心医院去看。
我和老公不带一分钟的犹豫,直接带他俩去了中心医院。
还好,到医院做一系列检查很顺利。
检查报告很快就出来了。
属于中晚期肺癌。
一家人的心情都变得非常沉重了。
联系了远在北京二妹,第二天就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不能耽误,妹夫在协和医院弄到了黄牛号,不到十天,老妈就住了进去。
然后还是检查,大约有一周的时间,专家给出了很肯定的治疗方案。
本来在市中心医院医生是直接宣判了刑期的,好的话能够活过六个月。
北京的专家就是不一样,这个年轻的专家直接说,小手术,准备一下吧,下周手术,五年生存率还是有保障的。

一切都相当的顺利。
说是小手术,妈妈的胸部被彻底打开,从胳膊下面,前胸开到后背,在肺部切割掉有成人拳头大小一块包含着肿瘤的肺部组织。
手术非常成功,妹妹为了表达感激之情,还送给主刀医生一个不小的红包。
通过这么多影视剧的创作,这个在医院不算是什么隐秘了。
老妈在医院呆了一周,医生就催着出院了。
北京的医院,床位难求,大家都是知道的。
根本没想到医生会这么快让出院,何况是这么大的手术!但医生说了,只要按时过来处理伤口就好了,伤口愈合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就这样,全家人不情愿的带着老妈出院了,三妹过去照顾病床上的老妈。
这么大的手术,因为不方便的原因,我并没有跟过去陪护。
老妈在二妹家住了大约有三个多月吧,回到了家里。
第一件事就是叫我看她的伤口,看到刀口,我倒吸一口凉气!好恐怖的!那么长一个刀口,好像一条超大的丑陋的虫子爬在妈妈的身上。
还好,手术做完,妈妈思想上的包袱算是卸下了,做完手术,体重还有118斤。
一直想让自己吃胖一些,奇怪的是,如何吃体重一斤都不会长。
半年后开始做四期化疗。
持续一年,然后开始靶向治疗。
靶向药吃饭第四代,19年底,老妈的病症逐日加重了,体重掉的厉害,偶尔吐血,最后大半年开始便血,咳嗽一直不厉害,甚至就没有感觉到她咳嗽。
开始便血之后,大家心里都很明白,这次老妈是留不住了。
又在医院坚持了三个多月,最后这几个月,基本靠输液维持生命。
吃了便血,不吃饿得的不得了。
在极度饥饿中也隐忍了下来。
弥留之际,体重只有不足50斤了,整个一个骷髅。
但面容还好。
当呼吸彻底停下之后,老妈的面皮陡然的贴在了面颊上,72岁的老妈,看起来像是百岁逝世的老人。
老妈走了,姊妹们也松了一口气,老妈终于解脱了。
面容慈祥,与世长辞!再不舍得放下,通通放下了。
身边的亲人又走了一位!
参考:
我见证了,我婆婆从查出肺癌,到最后去世整个过程,她经历的所有痛苦。
2016年秋天,我婆婆开始咳嗽的历害,她总是躺着,没有精神,她以为是重感冒,吃了一个星期的药,没有效果。
她特别不愿意去医院,我们只好硬带她到医院看病,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说她现在已经是肺癌晚期,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我婆婆她听到了,医生和我们的谈话,想瞒着,也瞒不住了,她很害怕死,她让我们都陪在她身边,她胸闷,疼痛,不能安稳的躺着,老是让打开窗户,她说,出不来气,她特别爱干净,坚持自己上厕所,我们跟着她,一个月后,她才肯用尿盆,她最难受的就是喘不过气来,夜里她疼得厉害,不停喊出声来,我们都赶紧起来,给她吃,止痛药,白天时给她打杜冷丁,她的癌细胞还转移到额头,额头上鼓起鸡蛋大小的包,她说这个包很疼,看着她疼成这个样子,我的心一直揪着,每天忐忑不安,度日如年。
到最后一个月时,她已经动不了了,人瘦的皮包骨,她自己开始和我们交带后事,她是爱热闹的人,她说,死了也要风风光光的走,要大发送,一定要请吹鼓手班子她把家里的房子,分给我们两家,请了证人,写好分家单,后来,我婆婆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又熬了三天,这三天,我们都围在她身边,亲朋好友,都陆续的来和她做最后的告别,她到死都不糊涂,每个来看她的人,她都认识,婆婆死了,她到死都没有闭上眼睛,我们不知道,她不放心什么,家族里的长辈操持,给婆婆办了隆重的葬礼。

参考:
工作这么多年,管的最多的癌症患者当属肺癌了,肺癌无论发病率还是死亡率在世界癌症排行榜上都是遥遥领先的,霸主地位一直未被动摇。
很多癌症患者都会说“我不怕死,但是我怕遭罪”。
可是无论你是哪一种癌症,真的到了肿瘤末期无力回天的时候,可能都要经历那么一段特别难熬的日子,患者痛苦,家属着急,求大夫别让患者遭罪,可作为医生的我每当面临这一时刻心如刀绞,我们医生治病救人是天职,可也不是神,不是所有问题都能解决的,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去减轻痛苦。
发自内心的说,面对肿瘤晚期患者,我常常感到无奈和愧疚,因为我能为患者和家属做的真不多,毕竟病至此,无力回天......晚期肺癌患者可能会经历哪些痛苦?
1.癌痛:临床上约60-80%的晚期患者深受癌痛折磨,其中约有30%左右患者是重度癌痛。
可能是因为肺癌侵犯胸膜引起的疼痛,也可能是肺癌骨转移引起的疼痛,还可能其他转移压迫等引起。
癌痛其实并不可怕,因为目前只要你接受规范癌痛治疗,癌痛还是可以被控制的。
但是临床上很多患者因为担心很多问题而拒绝癌痛治疗,如吃了止疼药是不是就停不下来了?
吗啡类止疼药会不会上瘾啊?
等等,这些观念都是错误的,你要知道,癌痛如果不及时治疗发展为难治性疼痛,不仅仅患者遭罪,也给治疗带来了巨大阻碍。
如果骨转移引起的疼痛,还可经过局部放疗控制。
只要你相信医生,癌痛是可以得到有效控制的。
2.咳嗽咯血 这也是晚期肺癌比较常见的症状,肿瘤局部侵犯压迫气道、侵及血管,轻则痰中带血,重者大咯血,最后可能因失血性休克或窒息死亡。
如果患者一般状态好,有基因突变者可行靶向治疗或者可以耐受全身化疗者行化疗,或联合免疫治疗等,治疗效果若好,肺癌肿块可以缩小,咳嗽咯血都有望改善。
还可以通过局部放疗控制病情。
若是急性出血,也可以请介入科会诊,根据病情及身体状态评估是否可行介入下止血。
3.呼吸困难 这也是很常见的肺癌晚期症状,能够引起呼吸困难的原因有很多,有些可以改善,有些真是束手无策。
如果是肺癌胸腔积液引起,可行胸腔闭式引流,把水引出来,接触对肺脏的压迫,患者呼吸困难也能得到改善,下一步胸腔内注入化疗药,及全身治疗控制病情。
若是中心型肺癌压迫主气道,除非能耐受全身治疗控制病情或行局部放疗,否则很难改善。
若有双肺多发转移影响肺功能,同理,除非全身治疗跟上,要么也很难完全缓解症状。
对了,不知大家听没听过上腔静脉阻塞综合征,由于肺癌纵隔淋巴结转移,压迫腔静脉,影响头面部及上肢回流,患者出现头面部及上肢水肿,同时伴有呼吸困难。
可考虑局部放疗改善症状。
4.多脏器转移 肺癌容易多发转移,尤其是肝脏、骨、脑。
单发肝脏转移可行介入栓塞,骨转移可行放疗联合双磷酸盐抗骨转治疗。
脑转移可择期行放疗。
早期相对治疗的机会多一些,可一旦晚期多发转移,治疗机会并不大,一旦出现多脏器功能衰竭结局往往是不好的。
5.恶液质状态 营养状态是影响肿瘤患者预后的大问题,肿瘤晚期患者往往会出现营养不良,消瘦,加上多脏器转移导致功能衰竭。
如果患者吃不下,可选择肠外营养,静脉营养支持等。
最后:肿瘤晚期并不代表生命的最后时刻,临床上有很多患者经过积极治疗,又获得类很长的生存期,所有不要气馁。
当然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剩下的只是姑息治疗,苟延残喘,我觉的家属也需要理智,是否还需要继续积极治疗去延长患者的痛苦。
当然只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问心无愧就好。

妈妈化疗几次后的状态2019年3月份,妈妈因为脖子上有个肿块,刚开始在县医院做了B 超,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囊肿,也可能与感冒有原因,就开了一些药,母亲吃了一段时间的药发现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反而肿块越来越大了,我们知道后马上带她到大医院做了全面检查,针对肿块做了穿刺,一个星期后,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到医院去拿报告,妈妈也跟我们去了,当时心中就有心中不详的预感,拿到报告后,上面诊断结果是见低分化腺癌浸润和转移,当时眼睛一花,瘫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傻呆了几秒钟后,开始哭了,姐姐也一样,本来不想在妈妈面前哭的,但是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悲伤的心情,妈妈此刻也猜到了病情的严重性,妈妈也呆住了,我们见状马上起身故作镇定的抱着妈妈,跟她说:“妈妈,不要太担心,虽然是癌症,但是还有治疗的机会,一直在安抚她的情绪,我想妈妈有权利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那一天一直天气暗沉下着雨,和我的心情很契合,那一天让人终身难忘。
去年年底带爸妈游玩时妈妈的状态为了进一步确定妈妈的病情,我们当天开车带妈妈到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去做个更详细的检查,做了一个PET -CT ,拿到结果后显示是肺腺癌加脑转移骨转移,和双肺转移加淋巴转移,也就是肺腺癌晚期,全家再一次陷入沉重的打击当中,那段时间一家人背着妈妈不知道哭了多少回,感觉天塌地陷一般,度日如年,每次哭完后在妈妈面前还是要装着没事的样子和她说说笑笑,怕她自己过于担心。
既然已经确诊,那剩下的就是治疗了,为了更放心一些,我们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就约了专家号,每个星期二上午和星期四下午专家坐诊,要提前半个月就要约号,不然临时去约肯定约不到号的。
专家看了我母亲的报告后,建议做个基因检测,这样可以看下是否有靶向药可以服用,所以就花了八千多做了个基因检测,一个星期后拿到检测报告,结果显示有基因突变,专家就给我们开一个月的吉非替尼,一个月后再去做复查,就这样吉非替尼吃了7个多月,效果还可以,只是有些副作用,但是到了19年11月中旬,妈妈说她头晕,而且那几天越来越厉害由于我们一直在浙江工作,所以就带妈妈在浙江的医院做了检查,显示脑部肿块增大了,由于我们之前没有在浙江这边的医院治疗过,而且病情很严重了,医院拒收我妈妈这样的病人,只是打了甘露醇降颅压做了简单的治疗后,我们只能连夜带妈妈赶回老家,在老家的肿瘤医院做了针对脑部的放疗,然后医生建议再做一次基因检测,看是否有新的突变,结果显示还是原来的突变,让我们继续吃吉非替尼,还建议我妈妈做一下化疗,所以在2020年2月份母亲一直每个月化疗+靶向治疗到现在,期间化疗的副反应和所遭受的痛苦自不必说太多了,每次看可怜的母亲治疗后那么痛苦心情真的很难受,不过暂时妈妈总体的状态还可以,生活可以自理,偶尔还要做做简单的家务。
这几天爸爸妈妈在湖南韶山游玩时的照片从妈妈第一天确诊后,就开始担心那一天到来了怎么办,爸爸怎么办,我们怎么去面对,真的很害怕去面对这么痛苦的场景,只希望妈妈能够陪伴我们久一点,再久一点,希望病魔可以手下留情,能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感受妈妈的爱,也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爱我们可爱可敬可怜的妈妈[快哭了][祈祷]
参考:
近几年我身边熟悉的人中有3,4人因肺癌去世,基本都是50岁出头的年纪,我说下我走的很近的两
第一个是我打了二十多年交道的老C,确诊到走有大半年时间,确诊后即刻到省城大医院做手术,手术很成功。
手术后进入化疗阶段,这段时间人的精神不错,后面的几次化疗都是他自己开车去省城,再自己开车回来。
做了几次化疗后,说是在做基因检测,看能不能吃靶向药治疗,大概是手术半年以后吧,病情突然就恶化了,去家里看过,人忽然间消瘦得非常厉害,用皮包骨头这个词来形容是再贴切不过,脖子下面,面颊下面都鼓起小鸡蛋那么大的球形肿块,去时也和我们说说笑笑,谁也不敢提生病的事,一出他家门同去的女同志就哭出声来了,大家都清楚,他在强颜欢笑,他的日子不多了。
像这样的日子又过了有两个月左右人走的,这期间的痛苦,都不敢去想。
第二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老H,在四川做生意,身体平时很棒,他这个情况比较特殊,从确诊到走只有短短半个月多一点。
他常年在外地生活没有规律,烟酒过量,经常玩牌熬夜,一起的人说,那天是打牌时忽然一下眼睛看不清楚牌了,头也痛,以为是熬夜熬多了,就上床睡觉。
第二天开始眼睛好些了,头还是一直痛,接下来是医院里几天的检查最后确诊为肺癌,肺癌已经转移到头部,头部有个很大的瘤子。
接着是家人去四川把他接回家,回来时人还是清醒的,精神十分不好,见过一面,没过几天,正寻思着去哪个医院治疗时头痛加剧,马上给去省城做开颅手术,他儿子说打开以后医院说没救了又把伤口缝上,让家人把病人接回家,省城的权威医院说救不了,还能到哪里去看?
连夜赶回家,进城时儿子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我们连夜给联系了一家医院,进了ICU,生前这是我见到他的最后一面,可是他已经满头缠着绷带,人也是昏迷不醒了。
ICU呆了两天,还是只有接回家,回家的第二天人就走了。
后来我总是在想,老H还算是运气不错,没有经历多少痛苦,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朋友们,没什么别没钱,有什么别有病,绝症真的来了,你再有钱有势也没有用啊。
(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