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不要回老家因为是亲戚窝相处麻烦”这种说法对吗

“退休后不要回老家,因为是亲戚窝,相处麻烦,”这种说法是对的。
有一对夫妻退休了,选择回老家养老,老家当地村长也
亲戚家又发现夫妻俩只有女儿,沒有儿子,他们女儿在城里工作,于是又开始算计起来了,来到退休夫妻俩面前说,你们家到了老家,就得有个儿子,不然的话,在乡下很难入乡亲的眼,沒有儿子会被看不起,也会被村里的人欺负。
退休夫妻俩说:“难道我们60多发的人还能生个儿子出来。
”亲戚家的人说:“一个简单的办法呵。
我家幺儿就可以过继到你家,你家就有儿子了。
”退休夫妻俩在城里工作,城里那时实行计划生育,只生了一个女儿,他们现在还真的也想有儿子啊!\"于是就对亲戚说:“这个问题,我得跟城里工作的女儿说下。
”然后再决定。
退休夫妻俩打电话把亲戚家幺儿准备过继过来当她女儿的弟弟,这件事说了,她女儿不同意。
女儿:“那不行,他们会榨干你的,只要一接手,他们就会一会要你去负责他的一生,他的学费,生活费,到时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理都理不完。
因为那是个大活人。
”后来退休夫妻俩听明白了女儿的担心,当亲戚家又来问过继儿子的事,夫妻俩都拒绝了。
因为这事呀!亲戚家就开始整他们夫妻俩了,夫妻俩种的地,苗刚出土,他们就叫小孩子去把苗全拨了,还用脚踩的烂稀稀,夫妻俩一着急就打了几个孩子屁股,这下子大人站出来就开始打架了,先把夫妻俩把得躺在地上,然后说:“你们打孩子干嘛,孩子淘气,说一下就行了啊,他们都是小孩子不懂事。
你们还是城里人,难道一点道理都不懂吗!”退休夫妻俩气得第一次流下了伤心的泪。
夫妻俩第二次去鱼塘喂鱼,发现鱼全飘在水面上,鱼全死了,这是第二次落下心碎的泪,第三次,重新种上的菜地,又被亲戚家孩子拉来的牛,把牛放在地里踩,把菜地踩踏得让夫妻俩流下了第三次死心的泪水,他们默默的回屋子里哭了,他们决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然后打电话叫女儿开车来把东西拉回城里,其它的家俱物件送给了村里的其他人。
他们回到城里,安心的过他们的生活了。

参考:
这个问题我也考滤过很长时间了,准备回老家买房子养老。
记得是2020年吧,老妈有病我回去看老妈,有亲属就挑理了,说我没去他家看他们。
是妈妈电话里告诉我的,其实每次回去我都看他们。
就那次老妈病重没去看他们就挑理了,因我一直在医院陪老妈。
一共来回就5天时间。
确实家里人事挺多的,七大姑,八大姨的。
每次回去赶上谁家办喜事或有其它事情,我都参加。
也不是小气这方面的问题也真在考滤。
确实亲属多相处麻烦,给我的感觉,我认为这个问题提的有同感,有这种想法也对正常。

参考:
这种说法太对了,我现在是彻底打消了退休后回老家的念头!我和老婆都是农村出来的,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乡村情结。
快退休了,在琢磨养老生活时也曾想过回老家躬耕几亩薄田,养上几只小鸡,卧听蛙鸣鸟叫,行观日出月圆。
可直到前不久,在和老同学张斌有过一次深入的交流后,才彻底打消了我退休后回老家养老的念头。
张斌退休前是县实验小学的校长,为老家的亲戚朋友行了不少方便,那些人一高兴,就经常“热情地”鼓动他退休后回村子里养老。
他本来就向往田园生活,加上乡亲们这么“热情”,自然是喜上眉梢,就早早盘算着退休后回到老家安度晚年。
张斌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在省城工作,也特别支持他的想法。
2018年五一节刚过,张斌还没有退休就迫不及待地回老家花二十二万建了个二层小楼,到了2020年国庆节后正式退休就和老伴一起住了进去。
刚回到村里的时候,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吃着自己种的绿色蔬菜,亲戚朋友又都很热情,张斌老两口整天乐呵呵的。
可好景不长,闹心事儿就接二连三地来了。
老张弟弟的儿子要结婚,女方提的一个硬性要求是在县城买楼,弟弟就来找他来了,开口就要借八万块。
虽然满心的不乐意,知道拿出这个钱大概率是肉包子打狗,但还是借给了他,谁让他是自己的亲弟弟呢!弟弟感激涕零,拿着钱屁颠屁颠地走了。
投桃报李,自己家耕地时,弟弟和侄子自然早早就开着拖拉机来帮忙。
侄子的婚房装修完了后,谁知女方又出了幺蛾子,必须再买个车库,不然的话坚决不结婚!弟弟又找到了张斌这个哥哥提出再借五万。
这回张斌的老婆不干了,说啥也没借给弟弟这笔钱。
弟弟气哼哼地走了,从此成了路人,不,还比不上路人!2020年春天,张斌犁地时,连着给弟弟打了好几个电话,他不是不接就是说有事,没办法,只得去求别人帮忙。
更可气的是,那年秋收时自己不慎摔倒造成右臂骨折住了医院,弟弟一家竟然没有一
摊上这么个弟弟就够张斌受的了,姐姐家那个不争气的外甥更烦人。
这家伙快四十岁的人了,连个媳妇都没混上,是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主儿,整天游手好闲,不是偷鸡摸狗就是打麻将看小牌儿。
自从张斌回村后,她手里一没钱,就管他这个“财神”舅舅伸手。
开始时,张斌觉得外甥不是外人,借的也不多,也就是几十、几百的事儿,就有求必应。
谁知外甥得寸进尺,真把舅舅当成了提款机,后来竟然狮子大开口,要“借”三千元,张斌明知他没正事儿,当然不能答应,这小子气急败坏,骂骂咧咧地走了。
再后来,张斌家地里的玉米苗就时不时被人拔了,菜园子的木栅栏经常是刚刚夹好就破了洞,三更半夜时大门被人敲得咣咣响,过年时贴的大门对联第二天早上一看,被人撕碎后扔了一地……有好心的邻居偷着告诉张斌:“这些都是你那个缺德外甥干的好事儿!”现在的张斌就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惜盖好的房子没人买……回到
包括但不限于下列名目:升学(高中,大学)、当兵、买房、翻盖住房、买卖开业、订婚、结婚、孩子满月……奇葩的是,有的人家老母猪下个崽,房子串个瓦,盖个仓房,打个机井,也得摆几桌!更有甚者,听说有的人为了收点礼,竟然编造谎言,比如说家住外地的子女当兵或者升学等等,其实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你既然在村里住着,遇到这些事儿你去吧,那点养老金就不用干别的了,光随礼玩了;
不去吧,你就会显得格格不入,被当成另类遭到孤立,说句不好听的话,将来有一天S了可能都没人抬。
第二,亲戚朋友邻居来借钱的人太多,借不起也伤不起退休回老家的人都是有养老金的,大多数条件都不错,而农村人基本上是秋后把粮食卖了之后才能见到钱。
另外,现在的农村孩子娶媳妇成本太高,不少人已经不满足于在农村建房,而是要在城里买房子。
所以,一旦缺个钱,势必想到你这个城里回来的“富人”。
你借给他吧,又是秧歌又是戏,我好;
一旦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或者去往回要钱,你立马就成了罪人,麻烦事儿就找上门来了。
一是看你笑话。
你回到农村,难免会遇到一些困难,比如犁地需要拖拉机,有个头疼脑热的要看医生等等。
关键时候,有的人就会看你的笑话了。
二是给你捣乱。
现在的农村人可不是以前的人了,不少人包括所谓的亲戚都势利得很,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他需要你帮忙的时候哥长哥短地叫着,说得比唱的都好听,一旦没有达到他的要求,翻脸比翻书还快。
看你笑话还算好的,有的人包括亲戚会对你各种捣乱。
今天砸玻璃,明天祸害你庄稼,后天背后嚼舌头根子,让你不堪其扰,烦不胜烦!结语从田野里走出来的人大都记得住乡愁,很多人都有叶落归根的美好情愫,心情可以理解。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退休后一旦回到了农村,陷在了亲戚窝里,随礼、借钱等麻烦事儿就如影随形,挥之不去了。
与其和亲戚们搅在一起搞得一地鸡毛,不如保持现在这样亲戚远来香、距离产生美的状态,还能守住心中的那份宁静,不好吗?

参考:
我家楼下张叔退休之后回老家住了2年时间就搬回来了,从那以后再也不提回老家养老的事了。
张叔和张婶同在一个村,张叔比张婶大5岁,俩人正好在同一年办理退休手续。
张叔只有一个女儿,已经结婚生子,生有两个小孩,老大是外公外婆带大,老二由爷爷奶奶带。
张叔和张婶把外孙女带到上小学一年级之后,跟女儿说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他们要回老家养老。
那时候张叔在老家已经建了双开间一层的房子,设有两个房间,按理说只有张叔夫妻俩回去养老而已,已经随便够住了。
但张叔的大哥跟他说家里只有两个房间太少了,万一以后张叔夫妻俩有什么事,亲戚们回来都没有地方住。
起初张叔根本不明白大哥说的是什么意思,就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张叔大哥的意思是,以后将来张叔、张婶百年那天,办理丧事时,亲戚们前来守灵,想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听到大哥这么说,张叔也觉得很有道理,就决定回去加盖第二层。
但这个决定遭到女儿的反对,女儿跟张叔说她又不回村里去住,万一到那时也是两三天时间而已,大家克服一下,打个地铺就行了,没有必要再花个十几万元来加盖第二层。
但张叔不听劝,执意要加盖房子,第二层房子盖好之后,张叔大哥又说既然已经决定回老家养老了,那干脆就再花个20万元左右把房子装修好,这样自己也住得比较舒服。
听到大哥这么说,张叔也就觉得有道理,又花了20万元把房子装修了。
房子装修好之后,家里变得亮堂堂的,住起来真舒服。
进新房时,张叔本来是不办酒席的,因为太麻烦。
但亲戚们说张叔房子建好之后不请亲戚们吃饭怎么行?
村里的亲戚以前进新房时都是按照办酒席的规模来办,是要收礼金的,张叔也曾经随过不少的礼金。
但张叔刚把他的想法跟那些亲戚们说时,就遭到了亲戚们的反对,他们说张叔夫妻俩在外面工作了大半辈子,在老家进新房是不应该收礼的。
听到亲戚们这么说,张叔也感到有些委屈,但想想还是算了,就花了6000元在家里做了十几桌菜,叫亲戚们过来吃饭。
在吃饭当中,亲戚们对张叔和张婶非常热情,说在村里有那么的亲戚,有什么事好照应,张叔回来养老是非常明智的。
张叔的房子是在老宅基地上建的,之前一共有三开间,但张叔只建了双开间而已,另外的那三开间空地张叔就用砖头把它围起来,在里面养一些鸡鸭,种一些青菜。
每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张叔和张婶觉得幸福极了!张叔那个村庄由于田地比较少,很多青壮年都纷纷外出打工,留下小孩给老人带。
张叔大哥有两个儿子,每个儿子又各有两个儿子,人丁兴旺。
张叔的两个妹妹都嫁在本村,每家各有两个孙子。
张婶有两个弟弟,每个弟弟家都有三个孙子、孙女。
这些孩子的父母都去外面打工,都是留小孩在家给老人带。
张叔那个村离学校有4公里远,平时小孩去学校都是大人开电车接送的。
张叔大哥那四个孙子,年纪最大的10岁,最小的也只有一岁半。
张叔大哥大嫂每天不但要照顾几个孙子,还要种一些田地,非常忙。
看见张叔和张婶退休后没事做,就把小孙子拿来给张叔照看,连接送那三个孙子山下学的事,也交给张叔了。
原来张叔是不会骑三轮电动车的,但为了接送那三个侄孙上下学,只好去学开三轮电动车了。
那几个侄孙放学之后都说肚子饿,但爷爷奶奶都还在地里干活,没能回来煮饭,总不能看着这几个侄孙饿着肚子吧,张婶只好煮饭菜给那几个侄孙吃。
张叔的那两个妹妹看到这样,也提出来给自家的孙子孙女过来一起吃饭。
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厚此薄彼,张叔只好同意了。
张婶的两个弟弟看到这样,也眼红了,也跟张婶提出来让自己家的孙子孙女过来一起吃饭。
两边都是亲人,你敢不同意吗?
一共有14个小孩来跟张叔开饭,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幼儿园,家里热闹非凡,吃完饭还要辅导写作业,不简单。
好在家里有自己种的青菜和大米,张叔只需每天花钱买几斤猪肉就行了,不然他们的工资都不够应付这些开支。
那些小孩都是长身体的时候,战斗力非常强,每次煮饭菜都是一大锅,把张叔和张婶累得够呛。
幸亏早上和中午那几个些小孩在学校开饭,如果每天一日三餐都是这么煮,不把张叔夫妻俩累死才怪呢!但周末和放假期间那些小孩的一日三餐都来张叔家吃。
张叔有一部轿车,那些亲戚如果有些小病小痛,需要上医院看病时,那些人就叫张叔开车接送他们。
甚至有些亲戚到了医院,说忘记拿钱了,都叫张叔先垫钱,以后有钱再给,但都是老虎借猪,有借无还。
有时候一起去别的村走亲戚,都是张叔开车去的,如果一趟拉不完,就要来回几趟拉,让张叔苦不堪言。
张叔那个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个月都有一天,每家每户要有一
张叔的那个村有220户,有50户的人长期不在家,那些人就不用交钱了,另外的那170户都固定每个月都要到村口的土地庙那里吃饭。
有一个村民说张叔和张婶都是本村的人,而且都是有工资的,以后每个月在村口土地庙那里吃饭就由张叔负责出钱买肉和酒,村民们只是拿米和青菜去就行了。
虽然说只是简单吃个饭,但两桌人每次买肉和酒也要200元左右,而且每个月都要请吃饭,一年也有2400元的开支,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在农村攀比风也比较严重,张叔的隔壁村建起了一个非常气派的庙堂。
张叔那个村的人不服气了,说要建一个比隔壁村那个庙堂还要大,要把他们村比下去。
经过大家开会讨论,如果要建一个比隔壁那个庙堂还要大的话,那每户就要交3000元。
见大家都这么说时,张叔和张婶也没有任何意见,觉得既然人家交得起,那他们也交得起。
但在收钱的时候,有人竟然说张叔和张婶都是本村的人,他们家都有工资,生活比较富裕,而且张叔的女儿还在某个单位当领导。
这些都是感谢祖宗保佑了他们家,所以他们家才有今天这样的生活,他们家就要比别人交多一些钱,要交10000元才行。
听到村民这么说,张叔和张婶有些哭笑不得,但交钱建庙堂的事,你是不能有任何怨言的,没办法,张叔只好掏钱了。
庙堂建好之后,村里要搞活动庆祝,在外面的人都要回来参加庆祝。
张叔女儿一家四口也来参加庆祝活动,张叔的女婿也是某个单位的领导。
当有些村民得知张叔的女儿嫁得一个好的婆家时,就叫他女儿买两只羊来杀,给大家加个菜。
既然村里人都这么说了,张叔的女儿也不好拒绝,就花4000多元买了两只羊来给全村人加菜。
村里人非常热衷办各种宴席,小孩老人过生日、当兵、买车、迁坟等等都要大操办,每次最少都要封200元左右,由于张叔和张婶都是本村的人,全村人都是亲戚,每年光应付这些人情费都要2、3万元。
有些亲戚做得更加过分,不管是大病还是小感冒,只要是住院的,都会通知给张叔和张婶知道,每次得到通知,张叔都会封200元的红包给他们。
起初张叔和张婶都以为是礼尚往来呢,有一次张婶患了阑尾炎,需要住院动手术,但那些亲戚就假装不知道了。
张叔和张婶的那几个兄弟姐妹去医院看望张婶时,都是空手去的,他们给的理由是张婶有公费医疗的,不用给钱。
张婶出院之后,就留在城里休养,并没有回村里住。
看到张婶出院以后没有回村里住,张叔和张婶的几个兄弟姐妹总是打电话来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村里住?
还说他们不在家都没有人煮饭给那14个孙辈了。
当张叔的女儿得知父母回老家养老,每天要煮饭给那么多的小孩吃时,气得半死 ,就骂父母犯贱,在城里不好好呆,每天去给这些小孩做保姆。
还说他们有父母有爷爷奶奶,为什么把小孩丢给别人管?
被女儿这么骂,张叔和张婶还不清醒,还说现在还能走得动,能帮衬就尽量帮衬吧,看到父母这么执迷不悟,张叔的女儿也懒得说了。
张婶身体恢复健康之后,就回村里住了。
张婶刚进家门,那几个兄弟姐妹就赶过来了。
让张婶感到非常心寒的是,他们一见到张婶时,并没有问起她的身体情况,而是责怪她,说她太娇气,一个小小的阑尾手术竟然在家休养那么久。
害得没人帮他们看小孩,漏做了很多农活,被那几个兄妹这么说,张婶很受伤。
让张叔彻底逃离农村的是,张叔大哥竟然提出让他的小儿子过继给张叔,说张叔的女儿以后又不会村里住,而且他女儿的户口也不在村里,没办法继承老家这个房子。
但张叔的小侄子就不一样了,他的户口在村里,以后张叔不在了,他就可以继承张叔的房子。
但张叔没有马上答应,跟他大哥说要经过女儿同意才行。
当张叔把这件事告诉他女儿时,她女儿就跟他说如果张叔同意办理这个收养手续,那堂弟就可以马上搬过来住了,根本不用等到张叔闭眼的那一天。
张叔的女儿还跟父亲说其实当时大伯叫他把房子建得那么好是别有用心的,说白了就是为他的儿子做打算了。
听到女儿这么说,张叔和张婶才恍然大悟。
张叔和张婶想到在村里住的那两年时间,不但出钱还出力,但都没有落个好处!如果再继续在村里住下去,绝对会被累死的。
听到女儿这么说,张叔和张婶赶紧收拾东西,一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退休之后回老家住,因为是亲戚窝,相处真的非常麻烦。
每天疲于奔命应付那些鸡毛狗碎琐事,会让你痛苦不堪。

参考:
村里有位老马,年轻的时候到城里做生意,现在年岁大了,老伴也不在了,把厂里的生意都丢给了儿子和女儿,他又回到了村里,准备养老。
村里人一听说老马回来了,亲戚朋友全都扑了上来,知道老马在外面是个大老板了,都过来接风贺喜。
老马也是非常高兴,在村里设宴款待,亲戚朋友十里八村全都招呼来,满院子的客人,放了50多桌。
当天的气氛十分热烈,老马感觉到自己这一生外出闯荡终于有所成就,感觉自己回来就对了,还是老家人热情。
当天喝了很多酒,老马挨个敬酒,说了些感谢的话,小时候老马家境很苦,在村里混不下去,才到外面去打工的,逐渐积累了第一桶金,然后自己做了老板。
“现在我回来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一声,好使。
”老马把亲朋好友送到门外。
第二天,老马叔叔家的一位堂弟就来到了老马家。
“大哥,最近我们要买楼,小孩大了,必须得在城里买个楼,我们都是农村人,挣得钱也不多,不够自己花的,每年都有亏空,能不能借我点钱?
把首付先付了。
”老马一听,这堂弟不但有亲属,而且从小都在一起玩,遇到了实际困难,怎好说不借呢。
“老弟,都是自家人,我也实实在在的说,我们在城里是有一个产业,但是呢,也贷了很多的款,借了很多钱,我手头上有一些养老的钱,你着急呢,我可以先借你一部分,但是我只能借你一年两年的,到时候你得按时还我。
”“老哥,你放心,一点问题没有,你先借我两万,过年年底我卖了苞米,就还你。
”堂弟打胸脯拍的啪啪响。
老马刚到家,这才住了两天,就先借出两万了。
又过了几天,突然间,家里又来了一位亲属,这位是老马的堂妹,家里离着不太远,是邻村的。
堂妹进了门,从包里拿出一兜子的鸡蛋,还有一只老母鸡,堂妹进了门就说:“老哥啊,那天你请客的时候我出门在外,没有来上,昨天刚回村,我马上就来看看你,多少年没见面了?
”老马看到堂妹很感动,因为家里这边没有直系亲属,他家里的这个破房子一直没有卖,现在装修了一下,住进来的就是这间房,老马外出这些年,他这个房子一直由这位堂妹来照顾的,虽然房子没人往,但是偶尔还要修缮一下,比如房顶漏了,堂妹都要亲自来把房顶抹一抹,窗户门让大风刮坏了,堂妹和妹夫就来用钉子钉一钉。
因为经常有这样的事情,所以老马和堂妹经常电话联系,当然,老马家的房前屋后的地,都是由堂妹来种的,这对老马来说不算什么,如果堂妹不种的话,他也不会来种的,也都是撂荒。
堂妹来了,老马急忙想给堂妹做饭,堂妹连连摆手:“不吃了,刚刚吃过的,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情,请您帮忙。
”老马忙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没有问题。
”“老哥,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如果有别的办法是不会来找您的。
”原来是堂妹家里的女儿,考上了重点高中,但是是自费的,要一次性交三万块钱,家里现在只能拿出两万多,打算向老马借一万块钱。
老马实在无法拒绝,百般无奈,却还是装出一副笑脸,拿给了一万元钱。
老马看着堂妹高高兴兴的走了,心里想,不行了,以后不管谁来,再也不能借钱了,因为现在他手里就剩下不到一万块钱了,要两个月之后,儿子才能给他开工资。
但是事情发展超乎了老马的预料,一听说一个堂哥一个堂妹从老马手里借出钱来了,好多亲戚都来找老马,因为这些人家里都缺钱啊!老马没有办法,两眼一抹黑,全都拒绝。
这一天,老马的家里又来了一
老马足不出户,想了好多天,也想不明白,只好到村里走一走。
村里人一看老马出来到处走,他们都躲着他,老马想上去说句话,可是人家看他远远的来了,扭头就走了。
好不容易碰上村里一个远房哥哥,老马马上跟上去,和这位哥哥攀谈起来,攀谈几句之后,老马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这位哥哥说:“听说你已经破产了,城里呆不了,跑到农村躲债来了,村里人都怕受牵连。
”没过几天,老马收拾收拾,打电话让儿子开车把他接走了。
临走前老马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家,又好好的看了看自己曾经生活的小村庄,对前来送行的亲属说:“我还是回城里的养老院去吧!”
参考:
“退休回老家养老千万要慎重……”江边长凳上,李大爷正给几个打算退休回老家养老的小老弟“洗脑”,因为他是刚从老家搬回来的……原来这李大爷是东汽集团的高级工程师,退休月工资8000多元,老婆是小学高级教师,退休工资近5000多元,两人厌倦了城市生活,退休了想换一换环境,回到老家玉溪河颐养天年……前几年清明节回家扫墓,大哥就
四川人讲“竹根亲”(竹子根系发达相连),这李家坝的人,若理起来,亲戚还真不少……他是1977年恢高考后李家坝考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又是目下村里“肥得流油”退休老人,因此大家一致推选他为社区老体协副主任(主任是老支书),可是干了两年他就喊遭不住啦,于是决定打道回府……①上任伊如,村里提出将老年活动中心改造升级,但苦于经费不足,于是大家给他戴高帽(吹捧夸赞)“逼”他捐了20000多元,老伴埋怨他傻瓜,不该把收入实打实告诉别人……②他在李家坝亲戚多,酒碗也多……婚丧嫁娶之外,张三买房李四买车要办酒碗,什么订亲酒,婴儿百日宴,老年生日宴,生病住院出院也请客……人们讲办酒碗,客嘛别人可以不请,但李大爷必请,因为他是“有钱”人!办酒碗,别人随礼200元,他必须300元,至亲嘛别人500元,他必须600元,否则别人就要说“闲话”,一年下来单吃酒碗这一项就花了三四万元……③人们说他“有钱”,于是张三买车借钱,李四修房借钱……不借得罪人,借了又不好收……不借吧,院子外的冬瓜、南瓜和土耳瓜等等会被人从窝里斜插一刀将老根截断……雨夜大溪涨水,魚塘水闸被人撬开魚儿跑掉一半,报警查出来居然是李家亲戚老表干的……④老婆喜欢打小麻将娱乐,因为他“有钱”,麻友们三比一合伙算计她,把冠心病给气犯几次……实在过不下去了,于是他把添置的家具送人打道回府……唉,城里农村思想观念不一样,相处实在太难啦……
参考:
我父母曾经也回老家住了大概一年不到,就又回成都的家了。
我父母其实在很早以前就觉得退休后应该回老家住,所谓落叶归根,也在很多年前在老家街上置办了一套房子,那么早置办房子的原因是我外婆和我三姨住在农村里的,但三姨要做生意,很早就出门,很晚才回家,外婆的腿脚不是很方便,没有人照顾(我姨父就是啃老的,只知道打牌赌钱,他还等着我外婆伺候他呢),我父母其实想把外婆接到成都来供养,但是我外婆一个农村老太太觉得年龄大了,怕在成都去世了要被火化,坚决不来成都和我父母一起生活。
于是我父母就在老家街上买个房子让外婆住,我三姨做生意方便些。
有时我爸出差回老家,也只是去看望外婆,都没在那里住,而是去我伯伯家住。
我外婆满八十过生,我们全家都回老家了,我们回到那个房子里,结果连个凳子都没我们坐的,更不要说晚上在那里住了,我三姨的全家都住在里面了,她的两个儿子,还有一个媳妇和孙子,还有小儿子的女朋友,根本就我们家的位置,我们就在街上吃了中午饭就走了,连个歇脚地都没有。
又过了两年,外婆去世了,他们依然住里面,我父母也退休了就准备回去住了,就给三姨说,他们要回去,三姨说她要做生意街上方便些,反正房间那么多,给她留一间她要住。
我父母同意了。
我父母回去住了,幺蛾子就出来了,我姨父就开始闹,说房子是他家的,因为外婆是和他一家的,外婆的财产是他的,因为那个房子是小产权房子没有房产证的,而以前也的确是外婆和三姨在那里住,所以有些不知道真像的亲戚就要来找我父母的麻烦,说我们家欺负我三姨家。
我父母把购房合同和买卖的收据找出来给所有人看,这事算了了。
接下来更精彩的是,因为我三姨还住那个房子里,姨父就说我爸和三姨有不正当关系,要我父母进行赔偿,把房子赔给他,让我父母赶紧滚,不滚就要打我父母。
其实事情闹的这个地步,真的要怪我妈,我外公去世的很早,我妈是老大,家中也没有哥哥弟弟,所以我妈觉得她娘家的大大小小的事她都必须帮忙,当初外婆去世了,就不应该再让三姨住,尤其是他们回去后,更应该让三姨搬出去,我妈心软,她觉得该大包大揽的,她觉得三姨和姨父关系不好,家里又没钱用,她不帮三姨,三姨日子难熬。
其实三姨和姨父的关系根本就不像他们表面的不好,他们关系好着呢,他们只是想着各种方欺负其他姊妹,我七姨有一天到他们家里,当时背了一背篓的东西,晚上准备上楼睡觉的时候,三七姨走前面,三姨走后面,突然三姨就在楼梯上抓住七姨就开打,骂七姨勾引姨父,打的七姨一脸懵逼,七姨只好跑到邻居家去了,第二天再回到三姨家,她的那个背篓就再也找不到了。
所以三姨家那两口子真的都不是好人,他们两口子都有被人勾引的潜质[吐][吐][吐]。
我们再回来说我父母那个房子,因为姨父说我爸和三姨的不正当关系,真的是把我父母给气伤心了,我父母就打算把房子给卖了,三姨又跑来找我妈,说她要买,当初我妈买成多少钱,她愿意出多少钱,我爸说什么都不愿意卖给三姨,我爸宁愿亏钱卖给不认识的人都不会卖给三姨。
然后有几个买家都被我三姨给赶走了,因为当地人都和三姨熟,很多人都不愿意得罪三姨他们一家子,后来还是我伯伯那边的一个熟人介绍的买家买了。
再后来,我爸去世了,三姨说她有地方,让我爸埋回老家,我妈说什么都不同意了,老家已经成为过去了,就让过去过去了吧,天下那么大,哪里不能埋人?

参考:
我父亲退休后的选择我觉得是最明智的。
父亲没退休之前人脉广,人缘好。
只要没退,该送的人情照样送,因为是面子和礼节问题。
退休后,父亲远离原来的生活圈,只想体体面面的退休,优雅的退出大家的视线。
父亲在没退休之前也纠结过,如果离开现在的生活圈,自己的亲戚关系,朋友关系,同事关系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离开难免不舍,尤其年龄大了,越来越念旧。
如果不离开,自己退休了,将是一无是处的老人,将要如何面对这些人和难堪,自己送了一辈子的人情,自己从来不办事,留下来意味着人情往来继续,自己没有地位,有事不一定能指望上别人。
父亲思来想去,决定离开这里,离开的好处很多,留下来的理由都很牵强。
父亲于是把去处选择好,哪里适合退休生活,然后准备好房子,退休后请要好的亲朋好友吃一顿散伙饭就搬走了 走了两三年父亲没有回去过,感觉人走茶凉,回去意义不大。
曾经关系好的是经常打电话叫回去,回去没必要的事情,回去住哪里?
虽说住几天不成问题,但是自己心里没那么随便。
有时电话联系,礼貌性的寒暄几句就行了,人与人之间不就是面子上能过得去就行了。
老家有什么事情,父亲不再去搭礼,以前呆老家的时候,一年搭礼至少三四万,都是白送了。
搬走后无疑又省一笔不必要的开销,还有就是我父亲热情好客,不知道多少闲人来我家吃过多少饭,母亲一天到晚都在忙着做饭,搬走后家里清净了,少了闲人,减轻了母亲的负担。
虽说搬走后离亲戚远了,时常有亲戚去走串,这样显得格外的亲切,比以前住在一块儿反而少了生疏感。
尤其我父亲好面子,退休后总感觉自己老了不中用了,没有那么多人追捧,心里更加失落,所以离远点是最好的选择,因为眼不见心不烦。
我伯伯退休现在留在老家,本来伯伯很强势自私,总想着别人都围着他转,退休后别人用不着他了,自然远离他了。
伯伯心里不平衡,对曾经求过他的那些人大骂,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别人动不动就说:你认清现实,你70来岁的人了,已经没有用处了,不要以为自己现在有多了不起。
人只要到了无用处的时候,一定要服输,尤其现在的人都特别势力,用的上的时候,一个劲的巴结,用不上了踢得远远的,这就是现实。
所以退休之前,应该有个规划,怎样面对退休后的种种一切,自己规划好了,退休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退休只是意味着离开原来的工作岗位,开始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无论是在心态上,还是在以后的生活中,都要保持平常心态。
余生很有限,好好享受自己的退休生活,安静的享受余生,抛开以前的一切,就当新的转折点真正开始。
至于去留问题,我觉得回老家真没必要,避免不必要的的麻烦。

参考:
的确如此。
千万别回老家了,别把亲戚们吓着了。
你帮过他们就帮了,老家亲戚肯定你不要指望他们什么。
我父母年轻的时候就在城市定居了,偶尔回一次老家,给他们带上钱、物的他们特别高兴,如果长久居住亲戚肯定会害怕😨。
如果老家的房是你自己盖的,甚至还有耕地,你可以去老家养老,拿着退休金,种种花,养养草什么的,的确是挺好的。
但是人越来越老了,如果你有个病有个灾什么的,还是住在城里好,大医院多数都在市里,城市里交通方便快捷。

参考:
落叶归根,人情练达,融入乡村生活,挺好……
参考:
退休后有时间要回老家,那里有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大多是亲人,看看他们也是不错的,乡音无改鬓毛衰,只是老时才回来,人和人相处,特别和亲人相处,总有矛盾时,但是就看自己了,也许是人多不好处,亲戚关系,总要处得好,越是亲人就越要处好,才是唯一的,人就要知足,给了他们的东西,就要好好的处 不能因为你在城里就该出钱,给他们买东西,而是咱们以身作责,多做事,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