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战争中保存实力和消灭敌人矛盾吗

我想并不矛盾,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并不可取,应该以最小伤亡取得最大的胜利。

参考:
这两者並不矛质,保存实力是为了更好更多的杀伤敌人,只有大量的消灭敌人,才是最好保存自己的方法与手段,才能使自己的军隊更好的生存与壮大,但保存实力不是怕死不战,这是一种战略性的智慧!以最小的牺牲換取最大的胜利!
参考:
黄维率第12兵团自驻马店东进时就犯下大错,为了执行老蒋11月8日必须以主力出动的命令,他不待兵团集结完成(第85军未到)就匆匆开拔了,所以这个土木系精锐兵团虽号称有四个军12万人马,而实际参战兵力只有28个步兵团10万余人,其中以第18军和10军战斗力较强,第14军和第85军均非全建制参战,战斗力亦是低下,严重拖了“书呆子”同学的后腿。
第12兵团沿途爬了六条淮河支流,气喘吁吁赶到安徽蒙城时已经是11月18日。
中原野战军当时很困难,部队还没有从转战大别山的严重消耗中恢复过来,尤其是重武器和弹药至为匮乏,刘邓部队14万人当时仅拥有2门野炮、42门山炮、4门战防炮和大小迫击炮207门,并且每门炮只有几发炮弹,步马枪弹不足一个基数。
而黄维兵团拥有24辆坦克 、44门榴弹炮、32门野炮、47门山炮、40门战防炮和各型迫击炮847门 (大小汽车500辆),一眼就可以做出结论,黄维的火力占绝对优势。
严重的问题是华东野战军此时分身乏术,三分之二的主力在碾庄圩歼击黄百韬兵团,三分之一的主力在阻击邱清泉、李弥兵团的增援,粟裕手中的兵力已经用到极限,部队打得非常艰苦。
更严重的问题是还有两坨敌人也在赶来:蚌埠南线的刘汝明第六兵团已经于11月15日占领固镇,而李延年第八兵团也正在北上之中,整个淮海战役的形势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为了保证全歼黄百韬兵团,中野必须同时阻击住敌人三个兵团的东进和北上!这个事是没有商量的,此时中野11纵还没有归建,整个野战军只有六个纵队,根据刘邓致军委的电文说明:“我们六个纵队,除4纵外均六个团,9纵只来五个团,平均每纵不到两万人,炮兵很弱,故只能用于一处”。
军委同意了刘邓的意见,同意中野以全部兵力专门对付黄维,而李延年、刘汝明等敌的阻击任务,交由华野执行。
1948年11月20日军委电示华野:“中野主力决定打黄维,对李延年兵团须你们负完全责任,中野无法派兵,除你们已经派出(中野)11纵及13纵外,应即速转移4、6、8、9诸纵之主力对付李延年”。
即便如此,以火力较弱的中原野战军14万人(含陕南12旅等地方部队)来包围和歼击10余万人的黄维兵团,仍是非常勉强,如果硬拼的话,中原野战军势必损失极大。
比如中野1纵奉命在涡河阻击黄维兵团东进,原拟坚守三天,结果仅一昼夜即被敌主力第18军突破,可见火力差距。
随着中野主力纷纷到达,经过11月25日到27日的激烈战斗,终于将黄维围困在东西长15公里、南北长5公里的双堆集地区。
然而黄维最初并不惊慌,他相信中野的14万人是困不住自己的10万大军的,遂立即部署突围,于是有了廖运周110师在带头突围时阵前起义的发生。
敌人派出的突围部队是整整四个主力师,然而廖师只有师部和两个团5000余人真正能参加起义,所以情况仍然很是危险。
电影《大决战淮海战役》里面有这个桥段,野司要求第6纵队放过廖师后立即封闭缺口,必须堵住后面三个师的敌人,纵队司令员(那就是王必成了)表示确实有困难,因为自己只有两万人且火力弹药都不足,要求增加人手和弹药——这是人之常情,哪支部队的指挥员也不希望自己的打光了。
然而这就不是考虑保存实力的时候,一旦黄维兵团突破包围前出到徐州附近,整个淮海战役的战局就会恶化,所以中原野战军必须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刘司令员让他“摸摸下面”,这就是中野有名的“安卵子精神”,而邓政委则直白地告诉他:要人,就我们三个(刘陈邓),但是阻击任务必须完成,花多大代价都值得,就算中原野战军全部打光了,其他部队照样过长江解放全中国!廖师顺利起义,敌人的突围被挫败,然而危机并未解除,因为5000人的损失对黄维兵团的总兵力影响不大,敌人各部的向外突击仍在继续,中野各部必须倾全力消灭企
在将近一周的堵击和作战中,中野各纵队打得十分艰苦,因为火力差距太大,一些指战员已经出现了怯战心理,都担心自己的部队打光拼光,胶着的战局让野司和各纵司令员都很着急。
包括兵力和火力最强的中野4纵(陈赓的老部队),也是伤亡较大和非常疲劳,根据秦基伟的回忆:“四纵开始的几次进攻不太理想,谢政委把旅长们都叫来,一个个训的脸皮发黑,他号召干部破釜沉舟,准备烧铺草”。
烧铺草是啥意思?
那是中原地区的风俗,是人死以后把住过的床铺草烧掉,也就是说,中原野战军打算豁出老本了,坚决跟黄维兵团死磕到底。
土木系的部队作为蒋军精锐,还是非常顽固的,中野政治部在战后总结中指出:“敌人在最初阶段上,连、排、班长对士兵的控制较严,打得也较为顽强,政治攻势在这时成效很小,每一据点的攻破,几乎极大部分敌人非伤即亡,活捉的很少”。
这也迫使我军提出了“给敌人毁灭性打击”的口号,使战斗空前激烈和残酷,之前撰文介绍过,黄维的抵抗强度其实超过黄百韬。
为了在火力不足的情况下减小伤亡,中野进行了两大战术变革,第一是用土工掘近的方式接敌,第二是广泛使用抛射炸药包的“没良心炮”,各部队不怕牺牲坚决突击,终于打得黄维兵团彻底失去了突围能力。
所以啊,打仗保存实力和消灭敌人其实真是一个矛盾体,但是得分时候分情况,为了保障淮海战役全局的胜利,中原野战军只能以消灭敌人为首要目标,全部拼光了也在所不惜!黄维其实也难,一方面是廖师起义后他对吴绍周85军失去了信任,整个兵团只有三个军能够投入作战,另一方面是该兵团为重装部队,粮弹汽油消耗极大,光2000头骡马每天需要的草料就不少。
并且第12兵团打仗也没个计算,最初几天完全不计消耗拼命地打,打上几天粮弹告磬就吃不消了,因为后面全部依赖南京方面空投,所以其战斗力下降的也很厉害。
1948年12月1日上午,华东野战军首批增援部队第7纵队、第13纵队强行军赶到双堆集战场,随着我方生力军的加入,此刻黄维兵团插翅也难逃了。

参考:
张召忠将军曾在主持一期游戏节目时说过,消灭敌人的大前提就是保存自己,否则即使消灭对手也是没有意义的。
这足以说明,保存实力和消灭敌人之间没有矛盾,一味地换人头根本不是打仗,类似场面只能在追求视觉效果的抗日神剧中出现,在真正的战争中,指挥官首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地降低自己部队的伤亡,其次才是消灭对手。
在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决定胜败的从来都不是一场战役的收获,而是几年、几十年的战果累计,长期的此消彼涨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让自己损失太大,尤其是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保存自己实力才能取得最终胜利,而且在名将的指挥下还有消灭对手的可能,东晋时期的祖逖就是这样一位名将。
我们都知道祖逖北伐时留下了“中流击楫”的典故,此时他仅有千余人的兵力和少量的武器粮草,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力量,那么祖逖的信心何来呢?
其实就是保存实力、消灭对手这两种战略战术。
祖逖首先做的就是攻击一些实力较小的坞堡,当时黄河与淮河之间都是汉人豪强建立的坞堡,不仅位置分散且兵力大多不强,这些武装在东晋王朝和北方羌胡之间摇摆不定,祖逖想要完成匡扶中原的夙愿,必须团结这些坞堡豪强。
但祖逖攻击坞堡的战斗并不是强攻,反而是利用离间计、收买人心等手段煽动豪强内讧,成功夺取少数几个坞堡来扩大自己的军事实力,比如用离间计斩杀盘踞太丘(坞堡)的张平、用游说招降盘踞谯县坞堡(曹操老家)的樊雅,还争取到了乞活军(黄河南北的农民力量,后来的冉闵就出自这群武装)的支持。
可以说,祖逖的军事力量就是在吞并、团结汉族武装的基础上强大起来的,但面对石虎5万骑兵的围剿,祖逖也只是明智地保存实力逼战。
(中原地区的坞堡复原
为了赶走石虎的羯胡力量,祖逖选择向淮南转移,这样做是为了拉长石虎的补给线,进一步保存自己有限的力量,同时最大限度地消耗羯胡军队,成功耗尽了羯胡将领石虎、羯胡皇帝石勒的耐心,一步一步收取了黄河以南的豫州之地,为进一步做大创造了条件。
仔细研究祖逖北伐的全过程,几乎找不到能让他一战成名的战役,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保存实力,一直到赶走石虎大军为止,充分证明活到最后的才是赢家,虽然没有大量地杀伤敌军,却达到了战胜对手的目的,正好说明保存实力和消灭敌人之间没有绝对矛盾。
当然了, 这种高难度的操作仅限于像祖逖这样的名将,当时东晋王朝滞留淮北、河南及泰山周边的将领,大多出于自保的目的消极避战,比如原本扛着东晋朝廷大纛旗北伐支援各路将领的羊鉴,长期滞留在下邳郡止步不前,这就是纯粹的消极避战、保存实力了,假如他能及时参战,东晋光复中原的夙愿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五胡十六国的时代过于遥远,78年前的1942年更能说明保存自己就是在消灭对手。
1942年下半年,德军在保卢斯、克莱斯勒、李斯特等人的指挥下,一路势如破竹的挺近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这两个目标,对面的红军由于缺乏准备毫无抵抗之力,但他们比之前明智了许多。
防御斯大林格勒方向的苏军将领铁木辛哥、戈尔多夫不再坚持寸步不让的死板战术,而是指挥12个师(约12万人)弹性防御,以空间换取时间,他们在尽可能的保全自己的力量,沿着顿河一步步退守斯大林格勒, 这种保存实力的做法也起到了杀伤德军的作用,因为德军快速推进造成补给困难,各种非战斗减员越来越严重(据统计,德军在4个多月的推进过程中损失了70万人),直到1942年11月苏军反攻前夕,德军基本耗尽了进攻力量,所以面对苏军的反攻显得十分无力。
(苏军缴获德军装甲车)德军在1942年下半年的失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它只知道进攻摄取战果,不懂的保存实力,把战果看得太重了。

参考:
不矛盾,保存实力并非是消极避战,而是不盲目的去和敌人硬磕。
保存实力通常情况下都是弱势一方对强势一方采取的战术。
面对强者,如果一味求战必然会因实力不济而消耗殆尽,也是没有胜利的希望了。
从战略层面讲,保存实力通常是被征服者采取的战术。
弱者是很难去征服强者的,从历史上看,战争基本都是强者挑起,这样一来,弱势一方就拥有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可以利用持久战来削弱强者。
游击战就是典型的保存实力的战术,只所以采取游击战,根本原因在于自身实力弱于对手太多,和敌人硬拼没有胜算,因此,采取避实击虚的战术,打击对手,来日方长。
历史上,以弱胜强的很多战争都是基于这个原则。
例如,美军在越南战场上就身陷游击战的泥潭,而越南则在师父的指点下,采取避实击虚的战术,和美军耗下去,东咬一口,西吃一口的和美军纠缠,最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把美军赶跑了。
阿富汗战场,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依靠现代化的武器装备对付劣势武器装备的塔利班,两大超级大国都折戟阿富汗。
假如塔利班不采取保存实力的战术,和美苏军队正面硬拼,估计早就被美苏给剿灭了。
从单兵战术上将,也是秉承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战术,只有有效的保存自己,才能更好的消灭敌人,所以,单兵战术提倡先隐蔽自己,再消灭敌人。
当然,保存实力也有消极避战的嫌疑,以保存实力为借口,消极避战的事并不少。
因此,保存实力,要看怎么个保存法,如果一味的消极避战,就不是保存实力的问题了。
保存实力,是为了更好的战斗,保存实力与积极战斗并不矛盾,关键在于是否坚持作战,这是重点。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是,如果总是留得青山在,不去砍柴,肯定会没有柴烧。

当然,这得依战场形式来决定,或及时有力地消灭敌人;
或避实击虚,有意保存实力,牢牢把握战争主动权,不给敌人以任何可乘之机。

参考:
战争中保存实力和消灭敌人并不矛盾,党敌我实力悬殊时,保存实力很重要,当敌我实力相当或稍弱时,消灭敌人就是目的了。

参考:
教员在论持久战当中对这两点做了深入的阐述,总的来说就是对立统一。
互相依存,同时也互相矛盾。
从根本上来说,只有消灭了敌人才能最好地保存自己。
不能一味为了消灭敌人而不顾保存自己。
同样也不能一味为了保护自己而不去消灭敌人。
两者都是会导致失败的。

参考:
当提出保存实力的时候,数量已经损失至少1/3来。
已经没有力量消灭对手了,而是必须保护好自己了,是不是自己能够全身而退就不好说了
参考:
战争中保存实力和消灭敌人一点也不矛盾。
在战情不利时,必须想法保存实力,在条件有利时再去消灭敌人。
保存自己是为了更好的消灭敌人。
红军长征就是保存实力,再
蒋介石领导的军队就不同了,有嫡庶之分,都想消耗对方,保存实力,将来自己做大。

参考:
对于战争我持比较积极勇敢的态度,在战争中只有积极主动的消灭敌人,不断的壮大自己才可能取得胜利,而并不是消极的保存实力,狭路相逢勇者胜,当然这并不代表有勇无谋!西安事变就是因为蒋介石别有用心而保存实力,消极抗日,而我共产党八路军积极抗日,始终战斗在抗战一线,张学良,杨虎成才扣留了蒋介石达到一致抗日的目的。
抗美援朝时如果朝军和我军都保存实力怎么能打败美国强大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