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朴槿惠病榻写信感谢文在寅是真情流露还是应景之作

正在三星医院接受治疗的朴槿惠,听闻自己被特赦的消息之后,写了一封亲笔信给文在寅总统,核心内容就四个字:深表谢意!朴槿惠与文在寅——这一对政治死敌的时空互动,引发了网民的热议,有的人看得眼眶里湿湿的。
大多认为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呢,这一划时代的动作,是非常非常暖心的!谁都知道,文在寅与朴槿惠不仅是属于两个政治阵营的对手,而且朴槿惠就是文在寅们赶下台的并且坐了四年零个月的大牢。
虽然朴槿惠在即将出版的新书《思念不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明确表示彻底放下了仇怨,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换谁都是一样,1730天的囚徒生活,真的能一笔勾销吗?
真的能相逢一笑泯恩仇吗?
可是文在寅总统真的是一个具有大智慧的人,他的一纸特赦令,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让韩国这位曾经的女王和冰公主为之动容,流露出了真情——不但写亲笔信感谢文在寅,而且马上要了一碗米饭吃。
从人情世故的角度讲,文在寅与朴槿惠都做得非常出色和到位,都是应该加分的。
文在寅给了朴槿惠实质性的自由,朴槿惠给了文在寅足够的面子和尊严。
试想一下:如果朴槿惠面对特赦一声不坑保持沉默的话,文在寅以及政府是多么的尴尬啊,是不是有一种吃力不讨好的节奏?
于是有人问:朴槿惠写亲笔信感谢文在寅,究竟是真情流露还是虚与应付?
我认为二者兼而有之,或者是感激的成分较大,应景的成分较小。
①朴槿惠此时的感谢(不仅口头表达了,而且写亲笔信以示郑重)是发自内心的。
只不过作为曾经的总统的朴槿惠表现出的那种“淡定”,只是其内心强大的反射而已,不必过多解读。
想想看,朴瑾惠在监狱里已经受了1730天史无前例的磨难,现在病情恶化精神恍惚,随时都有猝死之虞。
好死不如赖活着,自由是无价的。
这次生死关头,文在寅赦免了朴槿惠——不仅赦免了主刑,还免除出了附加刑即朴槿惠尚欠的150亿韩元罚金,文在寅做事非常亮豁干脆利落,好事做到底。
绝望之中的朴槿惠,犹如大旱之望云霓,能不发自内心的感激吗?
换谁都一样,说不定跪地三呼万岁呢。
看看前总统李明博吧,都80岁高龄了,还要继续在监狱里面吃泡菜,那又能咋的呢?
还不得乖乖地煎熬着吗?
②为何说不排除朴槿惠有虚于应付的成分?
道理很简单:朴槿惠这是做给三种人看的,是有政治的戏码在内。
朴槿惠是何等人也?
曾经的前总统啊!朴槿惠迫切需要什么文在寅很清楚,文在寅需要什么朴槿惠心里明白。
朴槿惠的这封感谢信,那是做给国民看的,更是做给舆论看的,尤其是做给反对特赦她的那些死敌们看的。
试想一下,文在寅和政府把她都特赦了,如果她连一句最起码的感谢的话都没有,那简直就是狼心狗肺嘛的白眼狼啊!那支持她的那些人是多么的失望啊!朴槿惠还说啦,等她康复出院之后要亲自对国民表示感谢。
朴槿惠的这种应景之作,既是给文在寅总统本人面子,也是对那些长期以来支持他的那些民众们的答复,朴槿惠最起码没有失了礼数——来而不往非礼也。
人敬她一尺,她就敬别人一丈啊!
参考:
真情流露谈不上,应景之作的成分更大一些。
不过,朴槿惠也理应有感激之心。
因为,文在寅也完全可以不特赦她。
那样的话,朴槿惠最起码还要在狱中多待半年时间。
对于文在寅来说,特赦朴槿惠可谓是利大于弊。
有利的方面主要有四点。
一是给人以政府领导人有同情心,法律也“有温度”的感觉,有利于在剩下的半年时间里稳定执政。
二是显示出执政党的自信,有利于选情不乐观的执政党候选人提高支持率。
三是不给反对派候选人尹锡悦借题发挥的机会。
四是对自己卸任后可能面临的局面有好处,起码可以为破除“青瓦台魔咒”创造条件。
而不利之处只有一点,那就是反对特赦朴槿惠的人会对文在寅失望。
不过,对于快要卸任的文在寅来说,那部分人的支持率已经无关紧要。
朴槿惠和文在寅是一对政治对手,朴槿惠被判刑又是在文在寅任上。
若说朴槿惠写信感激文在寅是真情流露的话,并不符合逻辑。
所以,应景之作的成分更大一些。
因为,这样的感激方式亦属于礼貌范畴。
政治家的表达方式毕竟不同于社会普通人。
假如朴槿惠对于特赦无动于衷,未以任何形式表达丝毫感激的话,那反而是朴槿惠失分了。
一来,朴槿惠的入狱并非文在寅直接造成。
二来,文在寅的特赦使朴槿惠的出狱起码提前了半年时间。
甚至于可以说,如果文在寅执意不特赦她的话,朴槿惠出狱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
文在寅的任期要到明年5月份结束,也就是说,即便是朴槿惠阵营中的尹锡悦获胜,即便是尹锡悦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特赦朴槿惠,朴槿惠也要在监狱里多待近200天。
况且,上台就搞特赦的可能性并不大。
再者,尹锡悦也未必就一定会特赦朴槿惠。
因为,一些政治家看中的只是筹码。
更何况是善变的尹锡悦呢?
尹锡悦原来并不属于朴槿惠阵营,只是因为与文在寅翻脸后才加入朴槿惠的保守派阵营的。
此外,尹锡悦恰恰是负责办理有关朴槿惠“亲信干政案”有功才被文在寅委以重任,并提拔为韩国检察总长的。
从某种程度来说,朴槿惠应该更恨尹锡悦。
所以,即便是尹锡悦当选总统了,他也未必会真心想放了朴槿惠。
如果找个理由拖延特赦时间,待到任期快要届满时再放的话,倒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说,如果文在寅不特赦朴槿惠的话,那她在监狱里待的时间可能会更久。
很多人都将朴槿惠的入狱算在了文在寅头上。
其实,这并不辩证,也缺乏说服力。
比如,朴槿惠闺蜜崔顺实干政案曝光时,文在寅只是在野党的反对派而已,没有公权力的文在寅自然无法通过权力手段来整朴槿惠。
其次,在2016年12月9日韩国国会对朴槿惠弹劾案进行表决时,实际上是朴槿惠同一阵营的议员抛弃了她。
再者,当时无职无权的文在寅自然也不可能左右韩国最高法院对朴槿惠弹劾案的裁定。
当韩国检察院和法院决定对朴槿惠逮捕时,文在寅还不是韩国总统。
所以说,在入狱这件事事情上,朴槿惠没有理由去痛恨文在寅。
有人说,朴槿惠之所以入狱是文在寅替亦师亦友的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自杀报仇。
其实,卢武铉被逼自杀时,朴槿惠并不是总统,当时的韩国总统是李明博。
所以,这个理由同样不成立。
不过,这次特赦名单中没有李明博的名字,估计阴谋论者又该往文在寅头上算了。
其实,不管是李明博还是朴槿惠,他们之所以被清算,主因显然都是自身问题。
换句话说,如果自己是清白的,任谁想栽赃陷害都不是那么容易。
比如说李明博,在任上时曾被标榜成了清廉的象征,可是,下台后却是一查一个准。
想必是自己有问题,不然的话,又为何在法庭上认罪呢?
再来看看崔顺实,一位无职无权的普通人,只是因为与朴槿惠的“闺蜜”关系,就可以修改总统演讲稿,就可以在青瓦台颐指气使,就可以用权力与韩国财团“交换利益”,朴槿惠最起码有失察之责。
其次,对于崔顺实与三星太子李在镕之间的交易,即便是朴槿惠没有从李在镕手中拿到好处,但朴槿惠却承认了“知情”。
身为总统,却纵容身边人用人民给她的权力“寻租”,这能对得起韩国民众吗?
再者,在朴槿惠收受韩国情报院的贿赂问题上,有不少人用“机密”问题来替朴槿惠粉饰,显然不辩证。
因为,涉及到国家机密时,可以不公开审理,但却完全可以在法庭上说出来。
人都要被判刑了,哪里还有必要再保密?
显然不符合逻辑。
有人说朴槿惠贪污的钱哪里去?
其实,据韩国媒体的爆料,特别在意容貌的朴槿惠尤其喜欢用药使自己的机体和器官“年轻”,知道那一针要花多少钱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朴槿惠的命运是悲惨的。
很多人同情她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同情未必需要放弃原则,更没有凡事都要“阴谋论”的必要。
当然,一码归一码,有罪就是有罪,但因为身体原因或政治需要而特赦同样也有必要。
毕竟,法律也应该是有温度的。
在特赦朴槿惠这件事情上,我认为文在寅的做法可圈可点。
而对于朴槿惠来说,专门写信给文在寅表达感激之情也同样值得肯定。
所以,对于朴槿惠和文在寅来说,也是各取所需。

参考:
即使文在寅特赦朴槿惠,朴对文也没有什么真情流露,因为至今4年09个月牢狱之灾,期间被韩国司法机构折腾的死去活来,所遭受的一切,恐怕这位现任总统脱不了干系。
朴槿惠从来不认为自己有罪,认为加在身上的刑法属于政治打击报复,所以今天对于特赦自己的文在寅表示感谢,完全是走过场。
上周五,朴槿惠在首尔医院得到特赦消息后反应平静,她的律师向全体国民致歉,向文在寅和政府致谢。
大概每一位受到赦免的人物都会做出类似表态,如果不表示一下,那等于对抗政府,心存不满,虽然得到特赦,但如果不小心触怒政府,再次抓起来或者利用其他借口“穿小鞋”,那是十分容易的事情,毕竟政府掌握着权力机器。
朴槿惠不能不防这一点。
对于特赦朴槿惠,执政的“共同民主党”内部也有分歧,多名议员强烈反对,该党明年总统候选人李再明之前也不同意,不过他尊重现任总统的意愿,但是要求朴槿惠作出深刻道歉行为,他的表态需要注意,因为他有一半的可能性是韩国下任总统,如果朴槿惠硬顶着不道歉,假如李在明上台后,不排除存在后患。
文在寅把特赦朴槿惠的理由说得很清楚,一方面是为了团结,一方面是坐了五年牢的朴槿惠健康状况不佳,希望反对者谅解。
这次特赦,在野党和当年参加游行的民众反对者也不少,甚至有些人言语过激,同意释放和反对者中间相差4个百分点,也可以说,文在寅是顶着压力下达特赦令,从这方面来看,朴槿惠写信感谢似乎理所当然。
毕竟,文在寅把加在朴槿惠身上的枷锁都去掉了,比如150亿韩元的处罚金。
从12月31日之后,朴就成了自由之身,只要她愿意,甚至可以参加一些政治活动。
文在寅如此操作,当然经过深思熟虑,作为成熟的政治家,完全站在政治角度考虑问题,一个是为自己,一个是为本党前途。
资深政客们一般不会有太多的感情色彩。
现在韩国总统热门人选有两个,一位是“共同民主党”李再明,另一位是朴槿惠所属的“国民力量党”尹锡悦,两人目前支持率不相上下。
尹在公开场合曾经多次宣布,如果自己当选将在第一时间赦免朴槿惠,他这样做无疑是在争取百万朴槿惠粉丝把票投给自己,现在朴获得自由,不亚于“釜底抽薪”。
虽然两人同属一党,尹锡悦并不同情朴槿惠。
朴在羁押审讯期间,尹是韩国大检察长,是他一手经办了朴槿惠案件。
文在寅“放虎归山”,对于尹锡悦福祸难料。
表示感谢的还有朴槿惠的胞妹朴槿姈以及许多朴槿惠铁杆粉丝,特赦朴槿惠也为文在寅赢得了“仁慈”形象,属于一举两得。
朴槿姈以“新韩半岛党”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参加明年总统角逐,朴槿惠此时就显得重要了,毕竟她拥有大批支持者,有一定影响力。

参考:
人在绝望中看到光明发出的呐喊,绝对是肺腑之言!
参考:
哈哈作业,内容心恨死文了
参考:
书中有毒分析的太到位了,特别爱看你的评论[赞][赞][赞][赞][赞][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