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江湖郎中是怎么消失的

基于
请先参阅。
恰好最近读到卓克谈《FDA的历史》,那我就借用其中部分再接着谈。
当然,美国老百姓脑子里没有这些管理逻辑,他们只是简单的自我负责,谁都不靠,也不许外人插手。
所以,化学局,也就是FDA的前身,在发展初期,不但有外部压力,机构内部也是阻力重重。
FDA首次掌握权力后来,第一任局长威利被换掉了。
第二任局长要温和得多,他在任上的时候,开始向假药动手。
最终,在第三任局长的时候,得到了另一位罗斯福总统,也就是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大力支持,并最终在1938年颁布了《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
之前那位罗斯福,是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叔叔。
其中,针对专利药的法条集中在药物的标签上。
因为药物可以算是一个黑箱,倒出来都是药片的样子,效果如何更是因人而异,你很难在短时间里确认它在疗效上的问题,但标签上的问题是可以一眼看出来的。
就像网上很多教人辨别真伪的栏目,看一眼标签上的细节,往往就能排除99%的假货。
药品标签也是如此。
这次制订的标签要求是这样的:药品成分和含量必须在标签上注明;
禁止在广告中出现超出标签内容的误导性陈述,也不能宣称具有任何疗效;
不能宣称可以治愈不治之症。
这一条有一个附带的列表,列出了哪些疾病是当前医学界认为无法治愈的;
对于杀菌剂和防腐剂,必须明确说明在什么条件下可以杀菌。
但如果只有规定,化学局的人手总是不够的。
出一个案子,打3年官司,花几万块钱,赢了又能怎样呢?
所以,这次小罗斯福同意,药品生产研发企业必须采用许可经营制度,也就是“白名单制”,只有列入其中的企业才能经营,没有进入列表的企业如果生产药物,不论药效如何,一律视为违法。
你说,这次怎么就允许联邦政府干预企业的经营了?
甚至都管到了能不能开业这么至关重要的问题上了呢?
其实,制药集团和政府为这个修正案打了5年的官司。
当时,已经从农业部化学局分出来的FDA做了详细的统计,向国会证明了制药行业的总体情况是极为糟糕的——江湖大夫自研药是一种;
半吊子医生自己认为有效,但实际上有害的药是一种;
药物实际有效,也是执业医师,但乱开处方是另外一种……总之,实行许可制才能以最低成本达到最好效果,否则全国老百姓很少有人能幸免于难。
1938年的《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的通过,标志着FDA第一次手握药企的生杀大权。
也就是说,此后就算你生产的是合格安全的药物,不先通过审批,也要关停。
FDA斗争的整个过程就是,先让全国人民相信,这些知识过于专业,普通人面对这么深的水,根本摸不着头脑,而FDA的存在会让大家的生活更安全。
最终,大家终于把这部分权限让渡了出来。
拿到授权之后的FDA,先查处了一个用动物甲状腺干粉当减肥药的半吊子医生,又查处了一个自称研发了有效治疗糖尿病药物的医生。
这两位医生都属于是在过渡期心存侥幸的人,他们以为,大不了就像从前那样,被罚几百美元。
但实际上,这次是几千美元加坐几年监牢。
之后,杀一儆百的效果出现了,祖传秘方不用挨个查,99%的都自动消失了。
这样的事情在中国也发生过。
比如,20世纪90年代初,很多游戏厅不但有玩儿游戏的游戏机,还有用游戏币赌博的水果机。
而1994年的时候,一纸禁令,从北京到南通的小县城里,全国所有的水果机都被禁掉了。
这个举措不知道挽救了多少沉迷其中无法脱身的年轻人。
FDA这次争取到权力,直接导致美国的医药水平迅速赶上欧洲,又在二战之后迅速领先全球,直到今天,已经是全球医药行业的金标准了。
从演化的角度看,这是一次药品多样性上的大灭绝。
但因为压力明确指向了胡搞乱搞的企业,把它们搞掉了,于是剩下的基本都是在FDA掌握实权之前勤勤恳恳又委委屈屈研发有效药物的企业,它们就是辉瑞(Pfizer)、默沙东(Merck & Co.)、强生(Johnson & Johnson)、施贵宝(Squibb)、礼来(Eli Lilly)。
这些企业经历了80年到150年的时间,直到今天还是人们生命最可靠的保障。
总之,FDA在发展初期,不但面临巨大的外部压力,对医药领域的监管成本极高,机构内部也是阻力重重;
1938年《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的通过,标志着FDA第一次手握药企的生杀大权,直接使美国的医药水平迅速赶上欧洲,又在二战之后迅速领先全球,已经是全球医药行业的金标准。
最后,再顺便打个小广告,《美国生活经济学》新鲜出炉,
自由主义思潮正是西方社会如今的主流,在此基础上建立的社会制度必然体现其特点。
自由主义随着社会进步和发展有过几次重大变革,前几次不提,如今的自由主义称为“新古典自由主义”,它主要强调政府的有限责任,要求政府做出一定的社会监管,并同意将医疗等公共领域事务向私人机构开放。
这种有限责任继承了
能够得到准入资格的私人医疗机构,必然会受到政府的严格审查并需要交纳高昂的税收,而机构选择加入这样的体系,也不是为了做慈善,因此不管是机构还是政府的意愿,都会催促政府在制度上建立非常保守的排他政策,将没有加入体系的机构排除在合法范围外,保障体系的合规、合法,私人机构也有充分的利益可
这就是如今美国医疗体系建立的由来。
这种体系是在社会主流思潮的影响下建立的,不仅是资产阶级的意愿,也符合民众的普遍认知,因此江湖郎中几乎无法在这种规则下生存下来,他们要么选择加入体系和监管,要么继续违法开设,在民众普遍被思潮影响的不信任中逐渐消失于历史大潮里。

江湖郎中在美国主流思潮影响下建立的社会制度中无法生存
参考:
提高职业入门门槛,提高职业证件门槛,严厉处罚无证经营,严厉处罚医疗事故责任
参考:
科学得到广泛推广应用,笨方法自然而然就被抛弃了~
参考:
药品问题很难管控在《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推出5年后的第一批1000个案件里,有135个是和专利药有关的,其余的全都和食品有关,因为食品的制假、贩假更容易查处。
比如,新泽西州有一处卖牛肉的,用马肉以次充好,冒充牛肉。
这个案例现在想想有点不可思议,马肉、驴肉比牛肉更贵,当年其实也是的,为什么要用马肉冒充牛肉呢?
其实,那些马都是拉车的马累死或者病死的,屠宰场不收。
因为它们当初不是为了肉用而养的,期间过程没法控制。
其实,就是把本该埋掉、烧掉的死马混进牛肉里卖出去了。
这个案子被揭发后,有人通风报信给肉店老板,“化学局的人来抓你了”,于是肉店老板就跑到其他州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这就是化学局第一局的胜利,从摸底到追捕,一共用了一个多月。
但是到了专利药恶性事故,查处起来就没有这么快了。
这里说的专利药,并不是指今天按照药物研发流程获得专利的药物。
那个时候,任何一
药物的问题很复杂,化学局——FDA的前身——的人很难证明一款药有没有疗效。
而一款药物销量大了以后,如果有人质疑药效,江湖郎中可以很轻松的找来几十个忠诚的信徒,说吃了以后感觉好极了,本该死去的现在恢复了健康。
这些话听起来言之凿凿。
如果这个江湖郎中当庭再把那个被质疑的药水喝下去,陪审团的平民一看,更会觉得郎中无罪。
化学局第一个搞定的专利药案件,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打官司用了几千美元,但最终给对方的惩罚只有700美元罚款。
而且,还只能抓住厂家在药品标签里的错误,因为药物里含有麻醉剂却没有标出来。
被判罚的时候,那个声称能补脑的药丸已经卖了20多年,赚了几百万元了。
执法的成本实在太高了!而且,之后这个江湖郎中只要把药名换一下,谁也不知道配方有没有变化,就可以继续开卖。
这么一搞,化学局等于是白忙活一场。
于是,最初他们只能以食品的造假为工作重心。
内部阻力重重化学局的另一个阻力来自于总统的不信任。
之前,罗斯福和化学局的第一任局长威利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
总统之所以后来不再信任他,是因为共和党的政策大方向一直以来就是鼓励商业,就是政府不插手干预企业经营的。
可现在威利上任后,星期一找总统,要求增加一条“番茄酱里不许使用防腐剂”,星期三又来找总统,要求“甜玉米里不许使用糖精”。
总统说,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威利一听,态度一下强硬起来,周四叫来一堆人,一起劝总统签署命令。
你说,这不是添乱吗?
后来,农业部从威利手里收走了一些权力。
防腐剂到底是不是那么有害,不能威利一
验证的结果是,威利之前提出的6种防腐剂中,有3种确实不许再使用了,但另外3种还可以继续用。
威利看防腐剂的查处没得搞,转而去查处有人用硫磺熏蒸发霉变质的粮食。
他说,会依据《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没收并起诉这些粮食经销商。
但他的上级,也就是农业部部长却和他唱起了反调,说绝不会允许威利在这个问题上大搞没收和起诉,农业部不会介入这个新领域。
这下,把威利气得要辞职。
其实,这本质上是一个联邦政府管多宽的问题。
很多人可能理解不了,这种危害人民身体健康的东西竟然还有争议?
当然要禁啊!但这件事在美国是很难做成的,因为自古以来,美国人就是自我负责。
自我负责的意思就是,自担风险,自我保护,拒绝依附别人。
拿这个查处硫磺熏蒸过期粮食的例子来说,一旦在现实中真的执行起来,就不会是我们脑子里想象的样子,而是会出现很多旁门左道。
首先,查处就需要人力,需要大笔的拨款,而有钱就存在效率问题。
用来查处的100块钱拨款是99块花在查处上了,还是20块钱用来查处,另外80块钱中饱私囊了呢?
其次,有了督查,硫磺熏蒸就会消失吗?
在《科技参考》中我们专门说过这个问题,起码在有些地区,9成5
再次,如果督查的权限很大,可能就会演变为吃拿卡要,名义上是为了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实际上三番两头去那些正常经营的大企业揩油,干扰它们的正常经营。
如果把这些害处全都算上,最后很可能远超过个别经销商用硫磺熏蒸粮食产生的危害。
基于

参考:
1江湖郎中美国2008年马特·达蒙主演电影本词条是多义词,共4个义项展开《江湖郎中》改编自2008年的同名畅销小说,剧情围绕布林克利在1918年的一项“江湖手术”展开,他宣称将山羊睾丸植入男性体内能治疗阳痿,虽然这个手术让他日进斗金,但随着几名病人相继死亡,他也将面临重罪指控。
据外媒报道,马特·达蒙在片中饰演一位20世纪的真实人物——“骗子医生”约翰·r·布林克利[1]。
中文名江湖郎中外文名Charlatan其他译名江湖骗子 / 假内行编剧大卫·莱维恩/布赖恩·科佩尔曼制片人金伯利·斯
这也是自《海边的曼彻斯特》后达蒙与制片人Kimberly Steward的又一次合作。
影片基于Pope Brock2008年所著非小说类文学作品《Charlatan: America‘s Most Dangerous Huckster, the Man Who Pursued Him, and the Age of Flimflam》,Brian Koppelman&David Levien(《十三罗汉》《亿万》)操刀剧本。
马特·达蒙Brinkley1918年开始在堪萨斯州开诊所,宣称自己能治好男性生殖系统的疾病——通过江湖方法,使用山羊睾丸植入术。
这个项目很快让他发财,直到这种拙劣的程序导致一些病人死亡,他也被告上法庭[2] 。

参考:
被无线电电中和了,家庭医省嘉定了。
[去污粉][666]
参考:
来中国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