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文帝朱允炆兵败后如果在大殿上等朱棣会怎样

“被自焚”呗,还能怎么样?
朱棣进南京前,由于城内还有抵抗,所以他就把部队分成了四队。
一队派去镇压城中的抵抗武装。
一队派去解救被关押的周王、齐王等被建文帝废黜的藩王。
一队派去围皇宫。
一队随自己行动,做预备队使用。
做完安排后,朱棣被胜利冲昏了头脑,随即就做上了皇帝梦。
但当他刚走进城时,就被当时还只是翰林编修的杨荣拦住了。
杨荣站在朱棣的马前问道:殿下是该先去拜谒孝陵(朱元璋陵)呢,还是该先即位呢?
杨荣的这话,看似是疑问句。
其实他是在警告朱棣——你可要想清楚了,到了南京没有第一时间拜谒孝陵,而是直奔皇宫。
你这岂不是自我否定,向天下人展示自己就是个篡位者吗!到时候天下人会怎么评价你?
朱棣何许人,能听不懂杨荣的画外音?
于是他在简单寒暄了几句后,立即就调头去拜谒了明孝陵,并让人给先前派去围皇宫的将领带话:停止行动,不准入皇城!全军退守龙江驿。
很明显,此时的朱棣,并不想背上杀掉建文帝的罪名。
他让士兵不要进宫,是想给建文帝自杀的时间。
不过,朱棣并没有等来建文帝自杀的消息。
就在他还在孝陵祭拜时,监视皇城的人回来报告,皇宫起火了!已找不到皇帝下落。
听闻消息,朱棣大惊。
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对于朱棣来说,他想当皇帝,建文帝就必须挂掉。
但是,仅限于建文帝自杀。
建文帝被燕军打死,或是活捉,亦或是失踪不见了,都是朱棣不能接受的。
所以听说建文帝失踪后,朱棣立马增派人手灭火。
表示一定要找到皇帝,“保护”起来。
皇宫的大火烧了一段时间后,终于被扑灭。
燕军士兵从火堆里扒出几具尸体,有个太监出来指认,说其中两具遗体是建文帝和皇后马氏的。
当时这两具尸体已经烧成焦炭,朱棣正不知道该怎么向天下人交待,听闻太监指认,便索性官宣:皇帝、皇后一起殉难。
至于两具遗体是不是建文帝和马皇后,此时对于朱棣而言,已经无所谓了。
当然,既然要做戏,就得做全套。
朱棣一面官宣,抱着尸体号丧:你们怎么这么傻啊,
一面又马上与和尚军师姚广孝密谋,商量自己称帝的事宜。
据史料记载,朱棣当时是想立即称帝的。
因为他担心名不正言不顺,自己不称帝,大家会不服他。
但姚广孝劝住了朱棣。
姚广孝认为称帝之事不宜急躁,应该“让子弹先飞一会”。
也就是让南京的局面再乱一点。
乱到文武百官、豪强士绅、普通老百姓都来请命。
到那时,再出来收拾残局。
朱棣的帝位就是天命所归了。
事后,果如姚广孝预测。
一段时间后,先是朱棣的旧将和南京城内的藩王忍耐不住,纷纷劝进。
紧接着建文朝的旧臣们也忍耐不住,集体向朱棣劝进。
对于这些劝进,朱棣一一驳回,表示自己不会称帝。
直到最后,南京城内百姓的代表,乡绅地保们全部都来上奏,请求朱棣赶快登基,称再这样乱下去,百姓们就无法生活了。
朱棣这时才假模假样的表示:既然你们都希望我登基,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之后,朱棣四处贴榜,表示自己要称帝,在获得全国一致拥戴后,他顺利登基。
称帝之后,朱棣为了进一步消灭建文帝的残留影响,又做了三件事。
一是下旨剥夺了朱标帝号,同时将建文年号也废除。
建文一至四年,被朱棣改为洪武三十二至三十五年。
二是颁布法令,将建文帝时代颁布的,凡是与朱元璋不同的规章制度,一律废除。
朱棣做这两件事,倒不是因为他觉得朱元璋的成法好用。
而是他要想抹杀建文帝,就必须借用朱元璋的威名,争取人心,表明自己才是真正的洪武继承人。
第三件事,是朱棣命令属下重新修订《太祖实录》。
此书在建文朝已经修过一次,但朱棣不满意。
重修后的《太祖实录》中,加入了大量诸如老爷子生前反复训斥朱标和朱允炆,总是恨铁不成钢。
而对朱棣却总是赞赏有加,每每看到朱棣就满面笑容,想传位于朱棣。
只是马皇后不同意才最终作罢的内容。
朱棣此举,目的是给自己贴金,同时对朱标和朱允炆进行污名化。
做完这些事后,历时四年的靖难之役才算是完全结束。
从上不难看出,建文帝到底是自焚。
还是不逃跑,就坐在皇宫大殿上等着朱棣来抓。
没什么区别。
因为建文帝自焚而死的消息,是朱棣主动官宣出来的。
对于朱棣而言,留着建文帝不杀,或者宣称建文帝跑了,是非常愚蠢的。
如果他不杀建文帝,他该怎么安置自己这个侄子呢?
软禁吗?
不可能。
他以清君侧名义起兵,却软禁皇帝,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先软禁再暗杀?
这不是多此一举嘛?
有这闲工夫,还不如直接趁乱,授意手下弄死建文帝算了。
公开宣布建文帝失踪,也不可能。
因为这么干,无疑是自己制造麻烦。
后来清朝的“朱三太子案”,就是典型案例。
据统计,从清朝入关,入主中原的七八十年时间里,前前后后共冒出十几个声称是“朱三太子”的人造反。
烦死顺治、康熙了。
所以说,当朱允炆兵败的那一刻,他其实就已经死了。
他就算等着朱棣来抓,也是个死。
朱棣不会让他活着见到世人。
总而言之,自杀或“被自焚”,就是建文帝兵败之后的唯二归宿。
朱允炆没有自杀,那他就只有“被自焚”这一种下场。
至于朱棣,他从来就不存在敢不敢杀建文帝的问题。
他烦恼的,是如何杀死建文帝。
皇宫起火?
太好了。
就说皇帝被烧死了。
反正活人是不可能有的,遗体倒有两具。
想验尸?
那不好意思,遗体也没了。
帝后遗体已经第一时间安排下葬了。
难道有谁敢为了证明尸体是不是建文帝,把陵墓扒开?
这就叫铁证如山,想翻都难。

参考:
靖难之役后,绝对不会发生建文帝朱允炆在大殿上等待朱棣,并且出现两
去年播出的大明神剧《大明风华》,论雷人程度,着实让人震惊。
在《大明风华》的剧情中,设定建文帝没死,而是出家跑了,这个事本身就有争议,演电视剧嘛,搞一些让人感兴趣的谜案也未尝不可。
但是要说朱棣登基后天天吵着要见建文,这就有点雷人了,而且在朱瞻基的安排下,两
因此,很多人都认为朱允炆是宅心仁厚的皇帝,其实这都是表象,朱允炆对他的那帮叔叔,那才叫一个狠。
在朱元璋死后不久,朱允炆就开始削藩,短短一年内就削掉周王朱橚、代王朱桂、湘王朱柏、齐王朱榑,以及岷王朱楩等五位举足轻重的藩王。
在削藩过程中,手段之狠,让人咂舌,其中湘王朱柏全家更是被逼得自焚而死。
即使是朱棣,也难逃削藩之苦,在朱允炆削掉五藩后,就开始向朱棣下手,当时的朱棣处境十分艰难,他的三个儿子还在南京被当作人质,在这样的情况下,朱棣装疯卖傻,才蒙混过关,朱允炆将他的儿子放回北京。
可以说,朱允炆做事并非仁慈,而是心狠手辣,但是却优柔寡断,容易被人蒙蔽,简单来说就是太年轻了,一旦朱棣的儿子放回,朱棣就开始发动靖难之役。
很多人都认为朱棣是朱元璋最优秀的儿子,因此发动靖难之役后就一呼百应了,其实这是不恰当的,再怎样优秀也不能变更朱允炆已经登基称帝的事实。
因此,聪明的朱棣打起了靖难的旗号,靖难不是造反的意思,而是“清君侧”,朱棣借口要清除朝廷里面的奸佞官员。
在朱棣之前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造反的人其实也不少,比如汉景帝时刘濞打着清君侧的幌子发动七国之乱,汉景帝直接诛杀了晁错,让这个政治口号失去立场。
在南北朝时期的侯景之乱中,猴精就以清君侧的名义起兵叛乱,相比于七国之乱,这次叛乱竟然成功,并且还见到了梁武帝,然后将其活活饿死。
相对于刘濞和侯景的清君侧,朱棣发动清君侧还有朱元璋的《祖训录》作为背书,朱元璋在《祖训录》中规定,如果朝廷中有奸佞小人,各地藩王是有义务发动清君侧战役,最终除掉朝廷中的奸佞小人。
以此为依据,朱棣才能够正大光明的打到南京,将造反说得师出有名,朱棣之前造反势力并不强,但是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支持朱棣的人越来越多。
到建文帝四年,朱棣的军队开入北京,随即南京城内发生混乱,南京皇宫也发生大火,大火扑灭后发现几具烧焦的残骸,有太监说其中有一具就是朱允炆,还有一具是长子朱文奎的。
你看看,这种“意外”的结局其实是最好的,皇帝和皇孙都死于非命,朱棣自然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登基称帝了。
如果朱允炆没死,朱棣如何去面对朱允炆?
杀掉朱允炆的话,那是有悖于当初清君侧旗号的,自然容易引起政治动荡,那样的话,朱棣还只能当一个权臣,即使是把朱允炆当作傀儡,那也很麻烦。
比如上面说的侯景,在饿死梁武帝后,侯景就立太子萧纲为皇帝,侯景自封为大都督,后来又废掉萧纲,立萧栋为皇帝,最后再让萧栋禅让,自己当皇帝。
结果还是被人给萧家的人给反击,最终兵败而尸骨无存。
朱棣的情况跟侯景不一样,朱棣本来就有登基的可能,论血缘关系和号召力在明廷都有实力,没有必要去控制朱允炆以及其子孙,然后再上演禅位大戏。
最简单,最有效,最让天下能够接受的局面就是,朱允炆意外去世,在这样的情况下,本来打着清君侧的朱棣必须要把那些奸臣都清算,再出面主持大局。
在一切妥当之后,再把朱允炆的皇位非法化,废除建文的年号,以洪武的年号延续,再到自己称帝,表明自己是承接朱元璋的皇位,一套组合拳下来就没问题了。

参考:
中国民间有句俗语:“王不见王。
”朱允炆如果在大殿上等着朱棣的话,朱棣是不会见他的,因为有很多事情并不能面对面的摊开了讲。
这个事情可以拿前朝的事情做个类比。
三国末期,魏国皇帝曹髦不满司马氏专政,愤愤然说了一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愤然起兵,带着身边的几个内侍,杀向司马昭的府邸。
这样的情况下,司马昭能见他吗?
有些事情是能做不能说的,毕竟都是混高层的人,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绝啊。
所以司马昭的心腹贾充带人迎了上去,贾充对手下的将士成济使了个眼色,说道:司马公养你们这些人,正是为了今日。
于是成济上去用长戈刺死了曹髦,帮助自己的主子解决了如何处置这一局面的难题。
这个事情还是骤发事件,司马昭的小弟只能舍身帮他解决这个大难题。
而朱棣与朱允炆早就撕破脸,打了一年多了。
当朱棣兵临南京城下的时候,对于朱允炆的处置,估计早就已经推演过很多遍了。
而朱允炆不管是投降,还是视死如归,或者想演一出怒斥奸臣的戏码,他的戏份早被别人决定了,自己是掌握不了的,配合也好,不配合也罢,最终的剧情走向是自己决定不了的。
当然,朱允炆也不甘于被人完全决定命运,最后时刻出乎意料地给自己加了一出戏,搞了个火烧皇宫,玩了一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最终给朱棣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也留下了明史中非常著名的一个悬案。

参考:
只会有3种结果1:朱棣直接把朱允文给杀了。
2:逼迫朱允文让位3:让朱棣当丞相其实杀朱允文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先把叔侄的关系放在一边。
朱棣发动政变的招牌就是清君侧,也就是说皇帝身边出了奸臣,皇帝呢却不知,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皇帝要把身边的奸逆给初了。
这基本就是朱棣出兵的理由。
但真的要是把朱允文给杀了自己当皇帝恐怕这个事朱棣还真不好能摆平喽。
那么逼迫朱允文让位呢,这个也不大可能,你是来清君侧的,君侧清完了,任务完成,那你就回去呗。
如果这样朱棣会好尴尬啊!如果清完君侧让朱允文退位自己干,这个也于理说不过去。
首先来说朱允文是个不错的皇帝,没有什么大错。
如果有大错的话那朱棣也不会打着清君侧的旗号了。
直接打着清理昏君的旗号就行了。
如果朱允文真的在皇宫里等着他。
让朱棣当丞相是两
第一朱棣掌握了实权,第二清君侧的旗号也名正言顺了。
但是这些都是假设,历史已经过去,不会在能重来一次。

参考:
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6月13日,打着“清君侧”旗号的燕王朱棣,率领大军集结在南京金川门外。
南京城墙高厚,缺乏攻坚器械的朱棣并不想用堆人命的方式来攻城。
之所以选择金川门,因为里面有他的内应:谷王朱橞。
谷王是朱棣的弟弟,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九子。
6月11日朱橞奉旨出城议和,结果反而被四哥策反。
随着谷王府护卫官军打开城门,大明的京师南京终于沦陷,皇帝朱允炆的末日即将来临。
几百年来对于朱允炆的下场一直是一个谜,正史说他在皇宫内自杀。
野史说他从密道逃到了城外,然后开始了他云游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传奇旅程。
那么假如朱允炆既不自杀,又不逃走,而是像本题中所说在皇宫奉天殿上等着四叔燕王朱棣,又会发生什么呢?
笔者今天就来分析一下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出现。
朱允炆剧照一般猜测按照正常的推测,朱棣既然是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那靖难战争的罪人自然是方孝孺、齐泰、黄子澄等一干奸臣,而非皇帝朱允炆本人。
此时朱棣应该做的是先将上述所有奸臣全部打入大牢,准备择日处死。
随后向皇帝请罪,说明自己不得已起兵的理由,然后挤两滴眼泪,甚至可以拔出剑来假装自刎,在群臣一再劝阻之下学曹操那样砍一缕头发替罪。
至于皇帝本人,当然会作为一个傀儡供在朝堂之上。
等朱棣在朝中根基稳定之后,朱允炆就会“被宣布”禅位给四叔。
他自己的性命,乃至母亲、妻子和儿子的性命,都在朱棣的一念之间。
但是这样做的话,无疑会给朱棣带来巨大的舆论压力。
毕竟再怎样巧舌如簧,逼着正牌皇帝退位,总是难以洗刷的污点。
所以像朱棣的这样的枭雄,根本不会这样去做。
朱棣剧照笔者猜测建文年间的南京,皇帝平时所生活工作的区域称为宫城,位于南京城东隅,有御河环绕,即今明故宫遗址一带。
宫城外还有一道城墙,称为皇城。
皇城之外,是都城的城墙,称为内城。
据说整个内城的城墙周长大约36公里,金川门即内城十三座城门之一。
历史上金川门陷落之后,朱棣只在城门待着,根本就没有打算进宫。
他以担心朝廷会加害周王和齐王为由,派出一千名精锐骑兵直扑皇宫而去。
周王是朱棣的亲弟弟,他和齐王在建文初年被废为庶人,此时正被关押在皇宫的西内。
上虑朝廷事急加害周、齐二王,遣骑兵千余驰往卫之。
—《明太宗实录卷九下》南京城平面
带队的刘通是女真人,他率领的骑兵是燕军中的虎狼之师。
《明实录》说朱棣派他们去皇宫是为了保护周王和齐王,如果不是太天真的人,只怕都不会相信。
实际上考古学家在刘通的墓中发现了他的墓志铭,其中记录了当年的那段历史。
从其中洋洋自得的语气来看,刘通此行必然是奔着皇帝本人而去。
六月,渡大江,夺金川门,平定金陵,肃清宫禁。
—《故太监刘公墓志铭》根据清初历史学家谷应泰所著《明史纪事本末》,燕军此后曾经“清宫三日”。
此时的朱棣在干嘛呢?
他在城外的龙潭大营中接受诸王和文武群臣的劝进。
清宫结束,朱棣这才得意洋洋进城,在奉天殿即位。
换句话说,无论朱允炆是自杀还是等在大殿,迎接他的都是死路一条。
朱棣根本不会在皇帝活着的时候跟他见面。
结语:后世有人希望朱允炆能在皇宫大殿等着朱棣,是想着朱允炆能够维持皇帝最后的尊严,当堂直斥反贼朱棣的滔天大罪。
如果朱棣愤而弑君,则要背上永世骂名。
即使朱棣把他当作一个傀儡,当时全国大部分地区还是处于观望胜败的阶段,皇帝活着,就会有太多的变数。
所以最终朱棣采取了最狠的做法,老子根本不进城,确定你死了以后我再来登基。

参考:
大殿上等朱棣?
开什么玩笑。
朱棣怎么可能见他?
结局一定是几个不知好歹的武夫冲上大殿,一阵砍瓜切菜,我告诉你,连活捉也是不存在的。
捉了怎么说?
孩子啊,我只是来帮你除掉蛊惑你的那些人的?
除掉他们以后我就回北京?
——开玩笑,这时候有必要做这个戏?
当然,那几个武夫后来一定被灭九族,别问为什么。
叔侄的矛盾不是盖房子过了一尺半那么简单,一个有心削藩并且轰轰烈烈,一个心怀鬼胎早已厉兵秣马,这是你死我活的搏斗,不成功便死全家。
大家都撕破脸之后可就不是像泼妇骂街一样问候一下生殖器官那么轻松了。
那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容不得半点犹豫。
建文知道,朱棣也知道。
现在不是叔侄,而是仇敌,不亚于杀父淫母的那种。
你说,怎么面对?
要面对,必然是一个站着一个躺着。
没有任何余地!!
参考:
首先,朱棣是不会见到活着的朱允炆的。
如果想要二人见面,当时的情况下只有朱允炆被俘虏,但是朱允炆作为皇帝不会做叛军的俘虏的,朱允炆自己不允许,朱棣也不允许活捉朱允炆。
历史上有朱允炆下令不准伤害自己的叔叔朱棣,却没有朱棣下令军队不要加害朱允炆的说法。
但是,如果朱棣真的和朱允炆见面的话,应该是朱棣以臣子礼节向皇帝朱允炆谢罪,因为朱棣反对的不是朱允炆这个皇帝,朱棣造反的理由是“清君侧”,是清理皇帝朱允炆身边的奸佞臣子,而不是君王无道、臣子反抗。
朱棣却绝对不会对建文帝手下的忠臣留情,清君侧对象就是这些人,虽然这些人大多没有对朱允炆执政起到正面作用。
朱棣不会也不敢明着对朱允炆下手,因为朱允炆是太祖朱元璋钦定的继承人,大明朝最合法的继承者。
但是朱允炆也绝对不会在皇帝位上太久,要么暴病而死,要么身体不适退位,皇帝宝座最终还是要落到朱棣手上。

参考:
一山不容二虎,侯景攻入台城之后,将梁武帝活活饿死,侯景也并非皇族成员,而且侯景本身弑杀无度,对于敌人毫无怜悯可言。
朱棣本就是有合法皇位继承权的,和侯景不可同日而语。
史料记载“程济碎箧,得度牒三张:一名应文,一名应能,一名应贤。
袈裟、帽鞋、剃刀俱备,白金十锭。
朱书箧内:“应文从鬼门出,余从水关御沟而行,薄暮,会于神乐观之西房。
”在朱棣攻入京城之前,很大程度上,建文帝是逃走了。
是时,朱允炆命人找出朱元璋留给他的行头,有度牒、袈裟、鞋帽等用品,朱允炆化妆改扮,从密道逃走。
如果建文帝真的被烧死了,那么朱棣也不会花那么大的力气,派郑和、胡濙去寻找。
如果建文帝没有逃走,在大殿之上碰到朱棣,朱棣会如何处置朱允炆呢?
要求朱允炆让位 在权力面前,亲情不值一提,在朱棣看来,我已经拿下了京城,皇位已经在手中,无论朱允炆是否乐意,天下已经是他朱棣的。
最佳的办法,是朱允炆主动让位,将皇位让给更加“贤明”的朱棣,在民心和道义上,这样对朱棣最有利。
天下人都知道,朱棣是抢的江山,而朱允炆是合法继承的江山,只要朱允炆同意将皇位交给朱棣,那些建文旧臣便不会再找麻烦。
如果朱棣在大殿上见到朱允炆,必定进行秘密抓捕,想法设法要求朱允炆禅位,如果朱允炆拒绝,朱棣会考虑其他手段处置朱允炆。
软禁朱允炆,远方发配 朱允炆曾经仁慈地对军队下了一条命令,那就是禁止军队伤到朱棣的性命,既然已经兵戎相见,还谈什么叔侄感情,可见朱允炆把战争看得太儿戏了。
朱棣第一时间会将朱允炆软禁起来,并派人严格看守。
一方面他刚刚取得战争胜利,需要时间解决很多问题,另一方面,他也需要时间考虑如何处理朱允炆。
如果朱棣杀掉朱允炆,会背上杀侄的恶名,这对朱棣的声誉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如果朱允炆不同意禅让,朱棣也可以造假,用假诏书即皇帝位。
总体来说,朱允炆活着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
除此之外,为了让朱允炆远离政治中心,朱棣也可能将朱允炆发配到边远山区,让其自生自灭。
这样如果朱允炆死了,他朱棣也不会背负太多的指责。
暗杀朱允炆,再找理由搪塞死人是说不了话的,事实上,要想保证不出问题,杀掉朱允炆是最好的办法。
当时毕竟天下还是朱允炆的,如果控制不好,朱允炆振臂一呼,可想而知响应者也不在少数。
要想以绝后患,杀掉朱允炆最好。
只要朱棣能找到合适的理由杀掉朱允炆,比如自杀,比如意外死亡等等,等到尘埃落定,朱棣再搪塞过去就可以了。
当然,天下人必定不会相信朱允炆自杀或者意外死亡,所以朱棣也需要将不服者一同清洗掉。
不论说得再冠冕堂皇,政变不死人是不可能的,四年的靖难战争已经让无数生灵涂炭,朱棣也不会介意再多杀一些建文旧臣。

参考:
不好意思,朱允文绝对见不到朱棣,见了也是没见!朱允文这小皇帝一上台就搞起了削蕃,并且对着藩王们就是往死里整,藩王们不是被废为庶民,就是被逼自焚,就连朱棣也被逼着装疯卖傻。
要知道,藩王们是朱元璋分封的,现在朱允文对着藩王往死里整,那在一定意义上确实违背了朱元璋留下的祖训啊。
而朱棣就以朱允文被奸臣蒙蔽为由起兵,名义就是要“清君侧”。
也就是说,朱棣认可朱允文的皇位正统性,只是因为朱允文被奸臣控制了,所以才要起兵勤王。
既然朱允文已经被奸臣控制,那朱棣怎么可能救驾成功呢?
那按照朱棣的剧本一定是建文帝被奸臣所害,朱棣来迟一步啊,虽然手刃奸臣,但终究没有救下朱允文,最终朱棣只能含泪登上皇位以主持大局。
所以,对朱允文来说,哪怕他真的端坐在大殿之上,那史书也只会记载是一具尸体坐于大殿之上,朱棣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见到活着的朱允文,因为只有死了的朱允文才是正确的结局,也只有如此,朱棣才能名正言顺的登基为帝。
千万别想着朱棣不敢弄死朱允文啊,都已经起兵造反攻进皇城了,哪里还有留一手的可能?
对朱棣来说,朱允文就不能活,哪怕活着,那也得在朱棣到达大殿之前死掉,至于两人见面,这就别想了。
而对朱允文来说,能在兵荒马乱中跑掉当一和尚,这就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参考:
皇宫之内。
此时一名太监急急匆匆的跑来,“皇上不好了,燕王打进来了”。
建文帝虽然早有意料,但是心中仍然不禁一震。
怎么办?
建文帝心中不停的念叨。
我爷爷朱元璋铁血皇帝,打下了这万里江山。
我父亲身为长子,并且为太子,但是早早的死去了,那么我呢?
对,我要保持临死前最后的尊严。
况且燕王朱棣的口号是“清君侧”,而且在靖难之役中我始终命令军队不能伤害我的叔叔。
建文帝糊涂呀!!战争是什么?
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胜利。
这位深受儒家思想的皇帝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整理好思绪,建文帝端坐在大殿之上,等待着他叔叔燕王的到来。
燕王朱棣此时有些激动,眼看着自己的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
不禁的愈发兴奋,手中的钢刀仿佛也更有力气了。
当他踏入大殿之内。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朱棣惊呆了。
他反复考虑过和建文帝见面的场景,但是唯独这样的场景他没想到。
因为建文帝端坐在龙椅之上。
怎么办?
朱棣有一丝慌乱,但是他马上镇静了。
朱棣脑海中,映出三个字“杀了他”。
但是他马上又否决了。
自己的口号是“清君侧”,如果在天下人面前杀了他,那么自己战争的目的性不就是造反了吗?
我不能落人以口实。
那么杀掉他身边的大臣,让他无人可用,自己称臣,把持朝政。
也不行万一有一天建文帝重新培养出自己的势力,那么我朱棣还能斗的过他吗?
而且建文帝比我年轻,万一有一天自己生老病死以后,自己的子孙怎么办?
所以建文帝必须死。
那么他应该怎么死呢?
即能保证不是我杀掉的又能保证我发动的靖难之役名正言顺。
燕王朱棣不停的思索。
此时空气仿佛凝结。
建文帝与朱棣就这样相视无言。
但是周围人的能够感受到气氛的压抑。
建文帝和朱棣额头上汗水不停的流淌。
此时有一

此时的他看出了朱棣具有明显的优势,但是他也明白朱棣不敢下手。
对,需要有一
如果我做了这件事,那么是不是大功一件呢?
燕王会不会给我升官发财呢?
此时的他露出了笑容,他开心的笑了。
于是他结果了建文帝。
他的这个突然举动使朱棣先是一惊,但是随后朱棣非常高兴,但是他不能显露出来。
他还要继续伪装。
燕王朱棣大喊一声“你怎么杀了皇上”。
弑君之罪可是大罪。
于是燕王顺水推船的把罪名推到这

把他杀了。
第一可以证明我的靖难之役没有错,建文帝身边充斥着小人,正是他听从小人,所以我才会发动战争,而且这个小人卖主求荣,竟然把皇帝杀了。
第二那就是有了替罪羊,我可以当皇帝了。
深夜,睡梦之中的朱棣面带微笑,这也就是传说当中的做梦都会笑醒。

参考:
能怎样呢?
大概率朱棣会效法曹魏代汉之举,然后某日鸩杀建文,当然也可能像下面这样:那日南京城破,朱棣有些颤抖,“我终究还是回来了,父亲!兄长!切莫怪我,是侄儿害我!”朝堂上,见到建文帝后,朱棣大哭,声泪俱下,面对建文帝,他反复诉说自己是清君侧,自己是逼不得已,是奸臣误国,是贼子当政。
建文帝还有些血性,他如同南朝梁武帝一般,大声斥责朱棣:“叔既忠臣,何以至此!”朱棣跪在堂下磕头再次辩解:“臣至此,实是道衍(姚广孝)害我,实是情势所逼,非臣所愿。
”建文抬手道:“既如此,叔且退下,有啥话明日再叙。
”很快,朱棣退朝,出宫跟手下人商量,如何解决当下局面,而建文帝则在宫中郁郁寡欢,他也曾饱读诗书,历史上的篡位之举多如繁星,被篡位者结局如何,他自是知晓。
建文帝毕竟没有经过多少历练,刚刚朝堂上的淡定,不过是靠着祖、父二人的余威,这会儿缓过神来,开始思虑出路。
现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的群臣已然不见,唯有二臣一婢一太监。
“走吧,宫内尚有昔日诚意伯(刘伯温)秘密给先皇修建的暗道,直通都城之外,皇上速速遁去,云南,朝鲜皆有忠国之人,大业可再徐徐
汝四人皆吾亲近之人,逆贼朱棣定不会饶尔等性命,逃命去吧。
”四人磕头泣血。
军营中,朱棣正在苦恼,他本意是南京城破,以侄子年轻气盛的性格,定会遭受不住失国打击,从而自裁以谢天下,这样他便可以把罪责推到那些臣子身上,如此才是“清君侧”的最好结局。
然而千算万算,想不到侄子竟然没有谢国。
若亲自动手,可就真是行篡位之举了!名不正言不顺。
苦恼之际,只听得姚广孝僧袍一挥:“主公无忧,我有上中下三计,可破今日之困局。
”“哦?
军师速速讲来!”“主公可暗中使人于宫内放火,然后杀而烧之,对外则言皇上失踪,此为下计。
或可依山阳公旧事,逼皇上禅让,是为中计;
或可围而不防,皇上若有乞活之心,便命人暗中放其出宫,然后密而杀之,神鬼不知,此为上计。
”朱棣略一思索,低声道:“下计太过明显,恐留人口实,中计虽好,然建文在侧,吾将来帝位恐不稳也。
上计甚好,神鬼不知,深得吾心。
”然而,朱棣欲行上计前夕,南京城大火漫天,建文不知所踪,后一太监自往朱棣处,言天子已死。
朱棣,姚广孝大惊,急入宫检查。
硕大的皇宫经此大火,辉煌不再,太监领二人来到内宫,木梁崩塌处,有三具焦黑残骸,已不可辨认。
太监道:“
我劝天子出城避祸,奈何天子气盛,觉无面目见人,遂于昨夜自焚。
天子曾留书一封,嘱我交予燕王。
”太监说完,掏出一封帛书,上书:“吾死。
吾之大明亦叔父之大明,吾之百姓亦叔父之百姓。
”朱棣喜不自胜,“尔行此事,吾当重赏!”“不用了,燕王,我虽一宦官,却也知君臣大义。
太祖皇帝起于草莽,逐群雄如偃草,进而传下大明基业。
后传位于当今天子,名正言顺,人心所向,你一藩王,也敢觊觎上位!我恨不得生痰你肉!今我无力杀贼,却也不肯奉你为主。
”言罢,触柱而死。
燕王大怒,命人将太监尸首拖出去喂狗。
而地上三具焦尸,虽无法辨认具体身份,但能隐约看出是两男一女,再结合太监临死之行为,朱棣和姚广孝都认为这是真正的皇帝、皇后、皇子。
朱棣大笑:“军师,汝上中下三计,皆无用矣!”姚广孝扯了一下朱棣,然后赶紧扶住朱棣,“主公,天子驾崩!”姚广孝刻意加重的语气让朱棣醒悟过来,他收敛笑意,放声痛哭。
不久,朱棣即位,是为明成祖,因南京城被大火摧毁,永乐四年(1406年),朱棣诏建北京城宫殿,此后多住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