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书里有哪些部分是已被现代考古推翻的

项羽火烧阿房宫,源自杜牧的《阿房宫赋》,流传两千年,实际上项羽烧的是秦宫,2002年西安考古发现秦时阿房宫并没建成。

《清史稿》记载鲁王朱以海被郑成功活活淹死的,1959年金门岛发掘的朱以海墓志清楚写着:“王素有哮疾,壬寅十一月十三日,中痰而薨。
”所谓壬寅十一月十三日,即1662年11月13日,朱以海去世。
然而,郑成功是1662年6月23日已经死了。
唐高祖李渊画像。
李世民篡改史料,举个例子,新旧唐书都说当年李渊太原起兵,是唐俭告诉李世民,李世民再告诉李渊,而从出土的唐俭墓志铭来看,恰恰相反,是唐俭先告诉李渊,积极赞同后,李渊再告诉李世民。

《旧唐书》里说上官婉儿是韦后乱党一伙的,2013年发掘上官婉儿墓志上却记载她是和韦后集团对抗的,甚至服毒逼迫中宗李显处理韦后,极力维护李唐。
孙武墓位于苏州,是经历史记载和多次考证后确定。
孙子兵法,以前一直不知道孙子兵法是孙膑写的还是孙武写的,一度把孙子和孙膑看作同一人,银雀山汉墓发现的竹简上,确定了是孙子兵法是孙武写的,一起出土的还有孙膑兵法。
《史记》记载张仪和苏秦同辈人,苏秦发迹后,张仪受苏秦激励而入秦,而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了帛书记载,苏秦和张仪不是同一时代人,两人最少差了30年,且与张仪连横相抗是公孙衍。
云梦秦简。
《史记》记载陈胜吴广起义原因是秦法严苛,“会天大雨,道不通,失期,法皆斩”,而从出土的云梦竹简秦律记载,国家征发的徭役,对迟到者最高只是罚钱,如因大雨等误期的,不会处罚,还会取消征令。
光绪帝被囚处——瀛台。
《清史稿》记载光绪皇帝是病死的,民国时期光绪的崇陵被盗,后人清理坟墓时留下一些头发和遗骨,2003年取其头发化验,确定了光绪是砒霜中毒而死的结果,种种迹象直指慈禧。

参考:
清史上记载,万历皇帝非常懒,几十年不上朝。
后来万里的地宫被挖了,考古学家看了一下万历皇帝的遗骨,发现万历皇帝有严重的腿疾,也就是说他的腿一条长一条短,就在今天看来就很明显是个跛子,加上皇帝可能比较胖,所以也许他上朝并不是非常方便。
所以我们看往往是内个议定的事情以后找皇帝商量,直接去皇帝的内宫找他。
所以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我一直也很纳闷,万历黄国如果真这么懒懒的话,为什么能够打赢万历三大征?
事实上万历皇帝所处的时期,内外的局势和环境并不会比明朝后期差,但是万历皇帝作为一个皇帝还是牢牢掌握政权,并消灭了局部的隐患。
还有一个就是当下正在挖掘的海昏侯的墓,也就是汉废帝刘贺。
史书记载他上位几十天就被霍光给废了,给了一个海昏侯的封号说明他有多昏庸。
现在考古发现,其实他死的蛮早的,至于这段历史是怎么回事,有人猜测他应该是不愿意听霍光的而被废。
我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

参考:
简单说几个吧第一个海昏侯墓的发现,把这个27 天里做了 1127 件荒唐事的皇帝给洗白了,其实这本就是不符合逻辑的故事,27天做1127件荒唐事,平均到每天要做41件,除非海昏侯是天生智力低下,否则每天做那么多荒唐事是根本不可能的。
第二个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是两本书,孙子和孙膑也不是同一
第三个火烧阿房宫,据考证阿房宫根本就没盖完或者说阿房宫压根就没盖。
第四个花生是明朝引进的,实际上西汉墓里出土了碳化的花生。
第五个东汉的蔡伦发明了造纸术,实际上西汉灞桥纸的出土证明了造纸术早于蔡伦几百年就出现了,蔡伦只是改进了造纸术。

参考:
那简单的说两件吧,一个是朱元璋画像,另一个是关于郑成功杀害鲁王朱以海的。
朱元璋的画像,这两幅画像有心人可以去翻下历史教科书,原来的历史教科书用的是第一幅画像,一直到了这几年才改为第二幅。
原因很简单,第一幅画像的帽子是清朝时期才有,而在明初,朱元璋是不可能戴上这副帽子的,除非朱元璋会穿越。
另外一点就是,明朝后世的皇帝没有一个是歪瓜裂枣的,如果说朱元璋真是第一幅画像的样子,那这根本就是违反遗传学的。
可以说,朱元璋画像被满清篡改了。
针对郑成功这位民族英雄,满清也没放过,在满清史书上记载鲁王朱以海被郑成功杀害,并将尸骨扔入大海,但朱以海的墓地在1959年被发现,并根据墓志铭证实朱以海是病死,并且活的时间比郑成功还要久。
另外再说一件事,满清吹嘘康熙一天之内射杀300多只兔子,还不包括其他大型猎物老虎、野猪之类,但这实在不符合科学的,单要一天内张弓搭箭射杀300只兔子,也能把康熙胳膊累残废!除非康熙是高达转世了。

参考:
近些年来,随着考古学的发展尤其是重要的考古或者遗址、古墓的发现,补充了重大历史史料空白,或者大大冲击、改变了原有对历史事件的了解、解读的事例,可以说不计其数。
例如《竹书纪年》,这部战国时魏国的“内参式”史书的出土,最早打破了上古三代禅位天下的传说,提出了“昔尧德衰,为舜所囚”的说法。
还有太甲与伊尹的关系,周厉王“共和”时期的执政人,大量先秦重要历史事件的记载都与传统流传的说法极大不同。
深刻的冲击了传统儒家的历史学说体系。
即使在它基本散失之后,留在其它书籍的断羽残光的记载仍然发挥着巨大的影响。
其它,例如安阳殷墟的发现对于商代实际情况的了解;
偃师二里头文化遗址对于先商文明或者夏晚期文明研究突破性的意义;
长江下游流哉发现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明,它们的惊人久远性,农业及其它技术的先进性,以及庞大和成熟的规模突破“华夏文明黄河流域单一起源论”的影响;
金沙堆和三星堆文化的发现,打破了原来以为西南地区文明出现较晚的定论;
还有在清华简中,发现了从秦末之后失传两千多年的真正的先秦《尚书》原文!对照清华简内,与今文、古文尚书共同的篇目,证明了古文尚书确系伪“书”。
这个争论千年的历史疑问终于划上了一个终结的句号。

参考:
为何有人说大秦律法严苛?
对于陈胜吴广的“大泽乡起义”我想大家都不会陌生,这个《史记》中记载的第一次“农民起义”影响重大,我们在上学期间都应该学习过这篇文章,或许我们都曾经为他们揭竿而起而兴奋过。
至于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的原因,根据《史记》中的记载,当时正值秦二世时期,陈胜吴广作为屯长带领力役前往渔阳戍边,但在押送的路途中,却因为下雨从而导致了迟到延期。
而秦法以严苛著称,没能及时地到达,按照当时的律法来说是要被杀头的。
于是陈胜这时站出来表示:我们成就大事反抗暴秦要死,因为下雨没能及时赶到也活不了,那我们为何不为了天下人反抗暴秦呢?
在场的人经过考量、权衡利弊后选择了听从,之后便有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振臂高呼。
正是因为大泽乡起义兴起的缘由,让无数人对于秦的印象是“苛政猛于虎”。
秦法真有那么严苛吗?
其实大秦的法律确实是十分严,大秦之所以能够吞八荒扫六合,不仅仅是因为秦朝独一无二的地理优势,和它自秦穆公起施行的依法治国与变法之道的执行是脱不开关系的,从商鞅立木取信以后,秦就一直遵循着贵族犯法与民同罪的原则,所以秦才能够保持其他六国所没有具备的秩序性与活力。
但这种“严”是叫做严格、严谨,这种“严”与严苛是两种概念,两者并不能等量相论。
1975年的时候,我国新出土了一批秦朝的竹简,这批竹简上记录的正是大秦的律法,由于地下水的原因,出土的竹简并没有损坏太多,其中还有80多枚的万豪铸剑,而在上面分别收录了《秦律十八种》、《秦律杂抄》等原文,这些东西也让我们有幸见证了秦朝法律的“严”。
但其中收录的关于徭役触发的秦律条款,却和司马迁的《史记》中记载的颇有不同。
按照里面的记载来看的话,秦律对于徭役迟到的惩罚是有的,但是并不会像陈胜、吴广说的那般会被杀头,而是类似于“罚款”的那种形式。
在秦律中记载,徭役一旦迟到三五天的情况下只会被斥责,迟到六天
除此之外,法规上还有补充条款,那便是遇到特殊的天气状况可以免除惩罚。
大泽乡起义可能存在的深层因素那么秦律是这么书写的,按照这样的记载来看,陈胜吴广在当时即使是因为下雨失去了道路方向没有及时赶到戍边的地址,按照律例也可以被免于处罚,那么他又是为何说出这种误期会被杀头的言论呢?
要知道陈胜吴广并不是作为民夫,而是作为这支队伍的领头人,作为屯长的陈胜肯定对于秦律是有所了解的,但是手下的民夫却是不那么清楚,毕竟在秦朝通晓律法那是读书人和士大夫的专利,民夫们能够填饱肚子已经是极为不易,哪又有什么时间、精力去专门学习秦律呢?
这些人只能唯陈胜吴广说的话为主,他们说什么,自己就信什么,而在听到怎么都会被杀头的时候,这些民夫的心中自然是想拼一下的,这也就让他们最终在大泽乡揭竿而起,有了那句伐无道诛暴秦的口号。
如今这样来看,徭役失期很有可能只是陈胜吴广用来俘获人心的方式罢了,毕竟只有这样才会有人跟随着他们一起起义。
而我们从《史记》中对于陈胜的一些具体记载,其实也可以依稀看出陈胜和吴广有这样高明手段。
在《史记》中,陈胜吴广将“大楚兴陈胜王”的布条塞入鱼的肚子中,还模仿狐狸的叫声来建立自己的威信,让更多的人相信陈胜就是改变暴秦的明主。
有过这种先例的手段,陈胜会说出: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也就没什么不可能了。
而且会这样猜测,还有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陈胜一直都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一个当初能说出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年轻人,在秦朝刚刚平定六国的时候又怎会安心只做一个普通人呢?
他一直都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让自己一飞冲天的时机。
而秦二世即位之后,六国的后代都在蠢蠢欲动,陈胜一直在期待着的机会,因为这场大雨而出现了。
于是他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之后成功起义。
当然关于这种说法,有些人还有另一种解释。
那就是秦二世继位之后,秦朝的律法被他修改了,惩罚也更严重了。
但是一直以来秦二世都是沉迷于犬马声色,修改律法真的是他不会关心的。
而赵高也更在意手中的利益,秦朝的律法更改也是不会轻易去触及。
唯一可能存在的原因就是因为上面的人对下边的管制并没有重视,那些下级官员们变得开始随意草菅人命,不过这也只是猜测,具体的详情还要随着相关考古的进一步推进,历史真相或许才能浮出水面。
总结不过无论是何种原因,有一点是我们都必须要清楚的,那就是秦朝的律法并不像我们心中所想的那么严苛,大泽乡起义的深层因素也不是我们所表面上理解的那般。
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对于过去的求知欲愈发增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对于古代的认知都是来源于《史记》等史书,通过前人的文字记载来见证古代王朝的辉煌与衰落。
但是史料一部分内容也是后代史官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而写下来的,并没有进行详细的考古研究,所以史书上的历史并不会有绝对的正确。

参考:
很多事情的事实真相被掩埋在历史的长河中,而我们能够了解那段不为人知的历史,也只能依据史书上面的记载。
随着考古的发现,史书中记载的很多事情被推翻了,那么史书中记载的是否真的有错误呢?
史书中有哪些记载又被考古的发现推翻了呢?
这第一件事就是被很多人提到的“曹操七十二疑冢”。
“曹操七十二疑冢”,这一记载在考古工作者通过调查、发掘、勘探得知这片墓穴和曹操没有一点关系,这个说法也就被推翻了。
其实这个记载并不是出自陈寿的《三国志》,这一观点是从宋代才开始流行,在经过后世文人的不断加工,而变得越来越“真实”,从而被大家认为是真的。
还有就是我们古代的马车到底是有那个时代的人制造的。
在《世本》中记录着奚仲作车。
随后的千百年来,人们也相信这一说法,大家都觉得马车就是夏代的奚仲发明的,不存在争议。
但是我们的考古学者依据考古材料,得出了结论我国最早的马车是出现在商代晚期。
但是在可能为夏都的二里头遗址中,也只发现了一处疑似车辙的遗迹,轨距非常窄,而在遗址中并没有拉车牲畜的脚印。
所以说这一记载也可能就是假的,并非真实的历史。
很多历史的事实会被人们所记载,但是也有不少事情可能存在着错误,随着人们的不同理解,而将真相掩埋在历史长河中
参考:
小编说法我不认同,法律是法律,执法是执法,同样的违法,会有不同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