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贵州的很多汉族人祖籍都是江西呢特别是吉安府大石板大桥头

其实在汉朝之前,江西属于不毛之地,人口也比较少。
最多的时候40万不到,在全国排到20名左右。
后来由于中原战乱,大量的人口往南迁移,江西的经济迅速发展。
等到元朝初年,江西人口已经高达1700多万,位居全国第一,是当时的四川、湖南、湖北、贵州、云南五地人口之和。
但是江西本来就不大,所以人口密度越来越大,不得不向外迁徙。
整个迁徙过程以明清时期最为明显,出现大规模的迁徙运动总共有三次。
明朝初年江西填湖广:当年朱元璋在北方称帝之后,全国内仍然没有完全平静下来。
他以江西为根据地,不断派兵进驻湖广以及云贵地区。
古代打仗不同于现在,一是需要人,二是需要钱。
古代国库来源于劳役,因此大大加重了江西本地人的生活负担。
但是朱元璋又是以爱民著称,所以在两湖地区放宽赋税政策,吸引了大批来自江西的农民。
明朝中期流民进云贵:等到明朝中期的时候国力雄厚,出现了大批的富豪。
但是这些富豪的出现,都是以剥削农民为基础。
甚至在山西地区,出现了富豪和官府勾结,压迫农民的情况。
有的人走投无路落草为寇,胆子小的人只能被迫迁移。
不过湖广地区的人口已经饱和,只能选择云贵地区。
当时江西迁徙到云南地区的人多达70多万,根据当时的人口基数来算,已经相当之巨了。
明末清初大肆屠杀:明朝末年天下大乱,农民纷纷揭竿起义。
张献忠,吴三桂等人的出现,造成大量的流血事件,整个四川基本上不见人烟。
为了弥补这一空档,清朝初年颁布了很多政策。
政策颁布之后,吸引了很多来自湖广地区的农民,纷纷涌入四川地区。
由于这一部分不是我们今天的主要内容,所
如今云贵地区的很多人,之所以说自己祖籍来自于山西。
就是在第二次移民阶段,大部分山西人被迫背井离乡,来到了云贵地区。
除了这一次之外,之前讲的元末明初也不容忽略。
朱元璋时期:征北调南亦称太祖平滇。
当时在东北和云南地区,仍然有一批人打着元朝的旗号。
朱元璋命颖川侯傅友德、永昌侯蓝玉、西平侯沐英三人,率领大军30万,平定云南地区。
平定云南地区的叛乱之后,西平侯沐英也留在了此地。
他是朱元璋早年的养子,对朱元璋可谓是忠心耿耿。
朱元璋后期大肆屠杀开国功臣,沐英就没有深受其害。
留在此地的官兵多达几万人,外加朱元璋又下了一道指令:就地屯田养兵,家属随后遂焉。
这些驻守人员不仅仅是官兵,更是本地的农民,他们成了云贵地区最初的开荒者。
而这一批人当中,有很大的山西籍士兵存在,因为山西在之前人也多,招的兵自然多。
除了第一部分所说江西填湖广之外,还有一部分是江西定云贵。
后来在贵州地区担任土司一职的很多人中,江西籍贯的士官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毕竟云南地区人们之后,自然而然会向贵州渗透。
于是有的人家谱当中如此记载:曾巩后裔曾德一祖居江西南丰,至明朝初年,任征远将军之职,率师来黔,镇居安顺府。
王倒犁系王家牌王氏始祖,于明洪武年间随父由江西来到黄平旧州,王倒犁与苗寨女潘“阿扁”结为连理。
毕节撒拉溪路氏,先祖从江西随军入黔,路元升于清雍正中岁贡后,其子孙中出三位进士。
而且云贵地区地处偏远,自然就成了很多罪犯的逃避天堂。
他们为了躲避追捕,有的人拖家带口来到了云贵地区。
当然这一部分只是少数,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之前所讲到的军屯之外,江西的商人也在迁移贵州当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明朝时期资本主义萌芽出现,很多人选择弃军从商、弃农从商,大批商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而且江西本就非常重教育,经商头脑也可谓是数一数二,江西的赣商(江右商)在全国也比较有名。
相对来说贵州地区比较贫瘠,于是大批的商人来到贵州贩卖商物。
比如说贵州贵阳的油业,曾经就被江西丰城人垄断。
曾经仁怀茅台“永隆裕”盐号,贵阳“永发祥”盐号,曾经都是江西人的产业。
如今在贵州地区,很多地方仍然叫江西村、江西路。
如今的贵阳四中(后被七中整合),它的前身就是豫章中学。
豫章是古代设立的郡,管辖范围相当于现在的江西省。
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代表着贵州曾经确实聚集了一大批的山西人。
当然这是近代资本主义萌芽发生之后,由于商业活动的展开,而出现的山西人迁移贵州的故事。
为何有人说自己祖籍是大石板、大石桥、吉安府?
其实这和山西大槐树的故事差不多,想必这个很多人都听过。
就是说自己的祖籍来自于山西大槐树下,而且自己的小脚拇指是两半的话,也说明了是来自这里。
因为当时山西大槐树是一个很大的中转站,很多人移民的时候都要从这经过,时间长了就忘记了自己本来住在哪,只知道走的时候有一棵很大的槐树,因此只记住了山西大槐树。
同样的大石板、大石桥,应该和这个原因差不多。
吉安府很有可能是当初移民的中转站,移民之前具体的住址,由于时间太过久远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住了走的时候看到了大石板、大石桥。

参考:
华夏的扩张关于远古的中国,近代以来有这样的说法:认为最古老的中国只包括河南省(夏朝),之后历代王朝不断扩张,终于在清朝,奠定了今天的版
在版
此外,更多的移民,是出于战后重建关系,比如明朝初年对贵州的移民。
千载贵州贵州在中国历史上,曾因为山地太多,而被中原的士大夫视为蛮荒之地,甚至还留下了“黔驴技穷”这个成语。
贵州的历史,让大多数人感到茫然。
秦汉时代的贵州和云南一起,被视为“西南夷”的一部分。
汉武帝时代,汉朝朝廷和西南夷建立了朝贡关系,并留下了“夜郎自大”这一典故:夜郎王问汉朝使臣:汉朝和夜郎国哪个大?
后世为此讥笑夜郎王没见过世面。
但如果结合云南、贵州等地的地理情况来看,或许我们会理解,建立在山区的夜郎国交通何等不便?
指望一个大山中的国王对外界有深入了解,颇有些强人所难的意味。
之后历朝历代,贵州都处于土官治理的状态——中原天子不断更替,战乱时常爆发,而贵州由于特殊的地理性,总能避免这些战乱的冲击,对于贵州土民来说,或许这也算是一种幸福。
这一切到元朝末年发生变化。
朱元璋建立明朝以后,元朝进入北元时期。
北元朝廷虽然被后世称为北元,但是云南和贵州的不少土司,依旧奉北元朝廷的号令。
为了防止北元有东山再起的一天,朱元璋决定剪除北元在西南地区的势力——于是,有了明朝大军征讨云南、贵州的历史事件发生。
江西移民明朝确立在云南和贵州的统治以后,朱元璋考虑到:大明朝廷如果想长期掌控云南和贵州,就需要在云南和贵州驻军。
朱元璋将养子沐英封在了云南,是为著名的云南沐王府,此外,明朝还在云南、贵州设置了大量的军屯——其中,有大量的军士来自江西。
朱元璋命这些军士将家属也带到军屯地点,在这里繁衍,于是,贵州有了最早的江西移民。
此外,由于江西人口过剩,明朝朝廷又制订了一系列的政策,让江西过剩的一部分人口进入到贵州生活。
一般认为,这些军士和民众,就是贵州境内祖籍江西的汉人祖先。
有说法认为,江西各州府中,以当时吉安人口最多,也有说法认为明朝朝廷在推动江西移民进入贵州的过程中,曾以吉安为中转,为此,很多贵州的江西裔汉人自称祖先来自吉安府,而所谓大石板和大桥头,一般认为,可能指的是吉安境内的某处重要的路标。

参考:
贵州的汉族,主要是黔北和黔中地区,比如遵义、贵阳、安顺这些地方,还有黔西南、六盘水等地的汉族人口比较聚集的地方,很多都是祖上迁徙过来的,比如六盘水,至今仍有不少人是北方口音,当年三线建设时期,到贵州西南支援建设的人不少。
还有历史上的,比如清朝的“湖广填四川”、朱元璋时期的“调北征南”,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比如安顺和贵阳一带的黔中地区,很多那种石板房屋构造,也就是过去说的“屯堡”建筑,就是用来屯兵用的,后来逐渐演变成了民屯。
△湖广填四川路线
在迁移的过程中,也许一部分人不愿意再往西,也许是觉得贵州这个地方风水还不错,特别是气候很适宜人类居住(这一点,其实和远古时代的古生物也有渊源,贵州地质富产煤矿,而很多煤就是远古生物的遗骸演化而成,说明远古时期,这片地带就很适宜物种生存了)。
△屯堡是明太祖朱元璋调北征南,在通往西南边陲要道安顺一带屯兵屯田而形成的封建的古代,之所以有一些文献会认为云贵、两广等地带是“烟瘴之地”,其实是人为的因素导致的:主要是因为远离中原权力中枢,所以被认为是西南边陲,但实际上,云贵、四川和两广等地的自然环境,未必会输给北方那些有沙尘暴和酷寒酷暑的北方城市。
除了这些有意识的迁移历史,另外一些可能就是古代为了躲避战乱而逃过来的,贵州远离中原权力中枢,不在“中原逐鹿”的范围内,所以比较少有战乱,哪怕是当年蒋介石选择陪都,也选的是重庆(水陆交通要塞),而不是贵阳,所以贵州也因此躲过了世间的很多纷争,成为乱世年代的“世外桃源”。
△贵阳安顺一带的民居民俗,很有江南特色和明代遗风总之,贵州之所以有很多人的祖上往上数几代,很多都能找到外省人的渊源,特别是江西,因为江西自古是鱼米之乡的江南,人口不少,现在很多贵州人说话的口音,特别是说普通话,贵普话的口音就和江西普通话口音比较像。
不管怎样,曾经的一个段子,很多人都深信不疑: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
而今,距离这个“段子”的网传出处刘伯温的那个年代,恰恰好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

参考:
在明代之前,贵州的社会构成基本是“夷多汉少”,并没有太多移民到达。
明以后,中央王朝于贵州地建立行政机构,并逐步实施改土归流之策,汉族移民逐渐进入。
明清时期,贵州移民有多种途径,包括军事移民、商业移民、政治移民、自发移民等多种。
其中军事移民是指军屯,政治移民多指在贵州任职以及因贬谪进入贵州的官员,军事移民与政治移民的范围都很广,可能来自全国可地,其中不乏一些江西籍军人。
明清时期,江西赣商在全国影响力很大,是中国历史上的十大商帮之一,所以,前往贵州从事贸易的赣商不在少数,因经商而迁往贵州的江西人也随之增加。
如民国时期著名政治家、著名收藏家朱启钤所编纂的《紫江朱氏家乘》记载其始迁祖德泰公,世居江西临江府新喻县擢秀乡长乐里吴塘长发太皞洞,后至贵州贸易,并最终定居贵州开阳县。
又如黄平县王家牌王氏,始迁祖王倒犁,以开坊铸铧为业,后人繁衍昌盛,八十年代曾任贵州省省长的王朝文即为王家牌王氏族人。
另外,在贵州还有一些移民传说,如“zhushi巷”,目前对这一地点的解说至少包括江西吉水县白米街猪氏巷(珠市巷)、江西吉安府朱四巷、江西宪江府高坎子朱市巷、江西南昌府丰城县十字街朱石巷等四种。

参考:
这个问题我已经在2018年1月31日在一个类似的
贵州省许多人都认为自己祖籍是江西,而且族谱上有白纸黑字的明确记载。
他们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吉安府,有泰和县,吉水县。
少量的自称来自新干县(古称“新淦”县)还有临江府(现樟树市临江镇,清朝以前临江设府)。
而来自吉安府的都是说“大桥头”、“小桥尾”、“十字街”、“大井头”、“筷子街”、“剪子巷”、“朱市港”、“石灰街”、“大石板”等等。
我曾经在泰和县政府网站上贴过一幅帖子,就是询问泰和县有没有十字街?
以及上面列举的这些地方?
过了两个多月有人回复说:没有。
后又在吉安市政府网站上询问,也说没有。
有一热心人指出:这些地方现在没有,并不是说以前没有。
很有可能这些地址是移民的集中点,也就是官方指定的移民集合的地点,也许是个临时地名。
我觉的这种说法有道理。
我在遵义期间遇到过一位姓肖的中年人,他说他祖籍是吉安府泰和县马家洲,经过打听果然有这个地方。
这说明虽然经过几百年,一些准确的地名还是存在,因此,说上述地名可能是临时集合点是有道理的。
至于说贵州很多汉族人祖籍是江西,这一点我不认同。
2002年我在黔东南遇到一个陈姓男子,他说祖先来自江西德安县,他是苗族。
我告诉他,全国各地陈姓人氏许多都是来自德安县的“义门陈”。
德安义门陈是汉族,他祖先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移民贵州的,为什么是苗族,这个我没有多问。
(非常感谢各位江西老乡的回复,你们的回复完善了我的这篇回答,也让更多的祖籍是江西的贵州朋友有了更清晰的寻根问祖的线索,希望贵州的朋友能看到)
参考:
如果你问贵州人他们祖籍来自哪里,很多人都会回答“江西”,特别是吉安府庐陵县大桥头、江西省朱氏巷等地方,他们的祖上是江西人,是记载在他们的家谱之中的。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很多贵州人为江西人的后裔呢?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四次大迁徙。
第一次在明朝初期,朱元璋登基称帝,为了进一步加大控制权,朱元璋开始派兵,当时的首要目标就是湖广和云贵地区,出兵必然就意味着大量的官兵招募,当时江西地区作为重要的人口聚居地,自然也很容易满足这一需求。
当年,大量的江西老百姓加入了军队之中,而后,朱元璋将这些军队派到了云贵高原之上,将这些地方攻占之后,为了防止动乱的发生,那些来自于江西的明军们就驻守在了这里。
等到他们退役之后,因为路途遥远,再加上古代交通极其不便,想要回到江西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于是,他们便选择留在了这里生息繁衍。
除了交通问题之外,那些人之所以选择就在这里,还有国家政策的原因,毕竟这里在古代属于蛮夷之地,为了让贵州地区发展速度更快一些,朱元璋下令让这里的老百姓们大规模开垦荒地,同时朱元璋也下令减少老百姓的赋税。
既然有地可种,赋税也不多,之前那些江西的老百姓自然也就心甘情愿的留了下来。
第二次迁徙发生在明朝中期,相比第一次老百姓们出于各种原因自愿留下来,第二次人口迁徙就是强制性的了。
随着明朝中期经济的复苏繁荣,我国也逐渐出现了资本主义苗头,造就了许多富豪,富豪为了进一步扩大资源优势,自然也就无休止的对明农民进行压迫剥削,资本家的心本来就是贪婪的。
除此之外,政府官员也变得越来越腐败,相比从国家拿到的好处,富豪们给官员们的好处更多,更丰厚。
于是,大多数政府官员就开始和富豪们沆瀣一气,合起伙来压榨农民,通过这样的无耻手段,使得百姓苦不堪言。
作为明朝比较富庶的地区,江西地区的官僚压榨更为严重,底层的老百姓们忍受不住残酷的剥削,开始向着贵州迁徙。
相比明初的那次迁徙,这一次的规模更大。
第三次发生在清代初期,特别是康熙和雍正两位皇帝时期,江南地大量商人开始进入贵州做生意,其中,江西商人最多,在今天贵州境内依然有大量当时的江西会馆,非常著名的“万寿宫”,都是当时江西商人兴建的会馆。
最后一次迁徙发生在近代,抗战时期,随着江南和北方很多土地被日本人占领,发生了“北方人”和“下江人”到贵州避难的迁徙事件,其中“下江人”中也是以江西人居多,这个时期迁徙到贵州的多达七十多万人,其中江西人占到了少一半。

参考:
我们贵州很多布依族祖籍都是江西的来,不光是汉族,像我们这边很多布依族,祖籍都是江西,和南京来的。
来的时候有的是将军,兵,还有平民,兵是大明朝的时候来守边疆,将军来来大西南打仗,平民是来填朝,肯定是到当地和少数民族融合,才出现很多少数民族祖籍也是江西,要么就是南京来的,老辈经常坐着聊天,就会口传祖籍江西九江什么什地方,朱市港杨柳大树脚,来贵州都是几兄弟来,到贵州就分到很多地方居住,就被分散,所以导致了同一个族谱同一房人有的是布依族,苗族等等
参考:
为什么贵州的很多汉族人,祖籍都是江西呢,特别是吉安府,大石板,大桥头?
其实原因很简单中国地大物博,自始皇帝派兵收拾南越,一统中华之后,原属化外之地的广东,广西,湖南,贵州,江西等南方诸省份变成了汉地,各民族虽然来源,风俗不同,但都在中华大地上繁衍生息。
随着时间的延长,中原这这些地方的交流日益繁盛,是以贵州人祖籍江西,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据考证,历史上江西的人口有许多次大迁徙,一些是由于国家下令迁移的,比方明代的“调北填南”、明中期的“流民进云贵”等,其时,许多军户、民屯,进入贵州,解决江浙、江南一带人多地少的对立,现在黔中地区的安顺、贵阳,都还看得到“屯堡文化”,也就类似于屯兵的军户。
而且贵州地势险要,多年来因为躲避战乱,逃到这里的人不计其数,这就是问题的答案
但是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我国汉人人数最多、最集中的地方,居然是在江西!这是什么情况,江西一带不应该住着的是古代百越人的后代吗?
还真不是。
原本这里确实是住着百越诸族,但是经过历史上多次的人口迁徙后,如今的江西,几乎被汉人给统治了。
秦始皇征讨岭南在秦朝之前,因为南方的大山大川阻隔,虽然明知道南面城市雨多富足,北边的势力却一直没法征讨,但是秦始皇是个狠人,前后一共发动了三次南征,最后终于把这里拿下。
不过,第一次南征发兵50万,去了被百越打得团灭了,后来赵佗等人带兵支援,这才拿下。
大军最后几乎死完了,就剩下10万,一直留在那里镇守岭南,再也没回去。
这十万人便是汉人。
汉代汉人的迁入首先是开国后,在这一地区设置了豫章郡,然后从北方调集了部分百姓进入这里做官、开荒。
过了很多年后,王室后人被贬,到了这里做了海昏侯(就是前段时间考古火热的那个大墓),这人走的时候也带了大量随从,原来封地的很多人都随他来了江西,他的子嗣很多,也让这里的汉人数量得到了增长。
战争带来的影响历史上如果战乱频发,会导致人口逃亡,在晋朝开始,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就开始了混战,后来晋朝把都城南迁,汉人也随之南迁;
再往后就是北人入侵,胡人在北方作乱,汉人当然要继续南迁。
后来又是南宋,因为虚弱不堪,被打得屡屡南迁,后来一直在南方这边发展,江西离此地不远,甚至成了当时的文化中心地区。
宋朝的这个特点,还导致这个时代的人才,出生地几乎都是江西,比如欧阳修等等,没有哪个朝代的人才,在江西有如此集中。
明朝人口的变动大明发生过真正的人口迁徙,前后持续了好几十年,数百万人口被迁徙,但是那是从山西迁到其他地方的。
江西的人口迁移,和明朝对南方的战争导致的。
他派了三路大军出征,剿灭了南方的叛乱,后来他们留守这里,因为这里距离京师比较远,所以部队没有遣散,老朱专门下旨,让士兵就近繁衍,既能娶妻,还能备战。
于是这十万汉人大军就这么驻扎了下来,在这里和当地人通婚,繁衍后代,也为汉人的增加做了巨大的贡献。
总之,经过了上面的这些迁徙后,原来人家百越人的老家,居然被汉人给住满了,于是现在江西九成人都是汉人……至于那些大桥头之类的东西,应该是古人在迁徙的时候,在这些地方和家人惜别,从此再无相见之日,所以以这些名字来纪念这段历史。
这就像是大槐树一样,过了这里,就要分别了,回头看的时候,只有那棵树,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参考:
因为古代贵州打仗死了很多人,所以,当时的皇帝为了各地发展的平衡,就从别的地方迁人去贵州。
古代的时候,江西人口非常多。
特别是在明代的时候,江西人口排名全国第三。
当时,江西的富裕程度,也是全国前三以内。
文人墨客数不胜数,在朝廷当官的,有一半是江西人。
后来,湖南和湖北地区经常打仗,人口也流失了很多。
于是,为了地区平衡,就让江西人迁去湖南湖北。
再后来,四川地区战争不断,人口也流失严重。
于是,又让江西和湖南湖北人,去填补四川。
最后,贵州地区打仗,死的人更多。
于是,朝廷只能从别的地方迁人去贵州。
这一次,有很多省的人迁去贵州了。
迁去贵州的人很多,很杂。
不过,其中大部分迁过去的是湖南、湖北、江西和四川的。
而湖南湖北和四川人里面,也有很多是江西人。
所以,迁去贵州地区的人,很多祖籍都是江西人。
现在,这就是为什么在贵州,有很多江西人的原因了~
参考:

3,早期江西人口比较繁荣与中原地区相比,江西的战祸相对很少,安定的生活,必然促进人口的增长,而在生产力相对落后的古代,一旦有天灾与人祸,居住地的人必然会向外迁移,当时的中原人习惯迁往南方省份,而江西人则习惯迁往西南地区,尤其是贵州。
吉安府在江西地位十分突出,大石板,大桥头,实际上应该是移民的出发地,就与同中原人永远记住,他们的老家是洪洞大槐树一样,都是把对故乡的思念依托一块石扳,一座石桥,一棵槐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