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经历过最离奇的事是什么

2002年,回老家和父母团聚度春节,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我父亲被吓死了。
腊月三十天中午,父亲带着我们三兄弟敬正堂神龛供奉的菩萨,他摆好酒肉,点燃香蜡,我们跪着,作揖磕头很虔诚,不知什么原因,神龛上的菩萨突然倒下,父亲非常紧张,毕恭毕敬,小心翼翼把菩萨扶正,跪着磕头说,大慈大悲的菩萨,千万不要生气,若有不敬,请原谅,来日一定加倍奉上。
接下来,父亲带着我们爬坡上坎,到先祖坟墓祭祖。
父亲准备就绪,叫我们跟他一起跪着作揖磕头,突然一股冷风吹灭了蜡烛,他一边恋恋有词,一边小心翼翼点燃被风吹灭的蜡烛。
更奇怪的是,一万响鞭炮受潮,多半是哑炮。
父亲脸特青,忧心忡忡。
中午吃年饭时,父亲沉默不语,独自喝闷酒,团年饭在压抑、沉闷中进行。
父亲猛喝一口酒说:“菩萨倒,蜡烛灭,今年家里肯定要出事,如果菩萨要惩罚,与他人无关,我愿独自受罚”。
我们异口同声说,偶然现象,劝他不要胡思乱想。
他摇摇头说,你们啥都不懂。
整个春节期间,父亲唉声叹气,郁郁寡欢,时不时说,如果他今年有个三长两短,要求我们要团结,互相帮衬。
回单位那天,从不送我们的父亲主动送我们到车站,上车时,他强忍泪水对我说,有时间多回来看看,见一回少一回了,我哽咽得说不出话,只是一味点头。
没想到那年5月13日,我在午休,突然接到母亲打来电话说父亲不行了,叫我马上回去见最后一面,我不敢耽搁,马不停蹄赶回家,父亲已经离去,全家人悲痛欲绝,欲哭无泪。
办完丧事后,母亲说,自从发生菩萨倒蜡烛灭后,父亲坐立不安,六神无主,吃不下,睡不着,整夜跪在菩萨面前自言自语。
去世那天,精神状态好,早上吃了两个鸡蛋一碗稀饭,中午吃熬锅肉,喝了两杯酒,下桌子没几分钟,倒地不起,再没醒过来。
父亲已去世,查找死因,已无意义。
我觉得可能是脑梗或心梗突发去世,与菩萨倒,蜡烛灭没有直接关联。
同时,父亲迷信思想严重,认为菩萨倒,蜡烛灭,寓意大灾大难,吓得惶惶不可终日,吃不香睡不着,加之年岁已高,喜欢饮酒,催生隐藏疾病,突然离世。
粮农二代,一家之言,不喜勿喷,
在地区医院输氧、输液治疗了好几天,不见好转。
都憋得不行了,浑身发紫,“呼拉、呼拉”像拉风箱一样,不死也不活。
医生建议割开气管治疗,但说风险太大,他们也没做过这手术,不能保证一定能救活。
那时农民各家都穷得叮当响,父母很犹豫,担心花一大堆钱,孩子受一番罪,最终连个全尸也保不住。
这时我奶奶说,我觉得这孩子长命着呢,不会死在这上边。
干脆也不治了,回家,听天由命,如果命不该绝,孙子就能活下去,如果是个短命鬼就由他去吧!在晚上10点多,父母大哭一场,抱着孩子坐火车回家。
孩子离开医院了,就是不死,半天还喘口气。
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父母和奶奶一路祈求上天保佑。
到了火车站,好说歹说,找了一列运煤的火车,坐在最后一节车上(旧时最后一节火车是看火车的,上边有警察,不拉货)。
父母轮流抱着我,过一会就划根火柴看看还喘气不?
这样坐了两个小时,终于到站了。
听到火车的汽笛声,我竟然还睁眼看了一下。
父母抱着我又走了十多里路,终于到家了。
我回家气息微弱地一直睡了一天多,父母都准备刨坑了,在最后一刻,终于睁眼自己好了,要吃要喝,一切正常。
这病怎么好的,医生也无法解释。
村医说,气管炎就怕堵住气管影响喘气,你家这孩子可能是在路上颠簸得气管通了,救回了一条命。
想想奶奶的决策还是挺英明的。
其实,人的生命力和自愈能力是很强大的。
历史上,无论什么病,总有一些人能活下来。

参考:
小时候我爸妈在一个果园上班,我们一家人也就住在果园里的房子,我跟奶奶一个房间,我的床头正对着房门。
有天半夜奶奶照常起来上厕所,当时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奶奶出去了,奶奶出去后把门虚掩着的,所以风一吹门就开了(房子外面可是没有院子的,直接就是果树哦)。
我就看到外面白朦朦的好大雾,然后好像有人压住我的手脚让我动不了了,当时心里急得想哭了,突然就有个穿红裙子的女人飘到我的床头看着我,吓得我赶紧闭上眼睛。
没一会我就听到奶奶关门的声音,可是我还是不能动不能发出声音。
想着奶奶回来了我就不怕了,睁开眼来,却看到那个红裙子女人的裙子变成了白色,却不见奶奶。
再然后我就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这个梦我在那个果园里梦到了好几次,每次场景都一样,梦了几次我也不怕了,直接闭眼不理她。
那个果园的右边都是坟地,十多座坟呢,我总觉得我梦的跟那些有关……
参考:
还真经历过一件最离奇的事,它让我觉得就象是有人事先安排好了似的。
现在我就把这件事讲给大家讲。
许多年前,厂里安排我去外地出差。
在火车上,我的对面坐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他的穿着非常朴素,但说起话来却显得有些文皱皱的,很象某个乡镇上的退休教师。
我问他以前从事何种职业,他却笑而不答。
到了饭点的时候,我拿出上车前买的卤肉、花生、香肠,还有一瓶酒,吃之前我礼节性地请他一起用餐。
没想到他一点也不推辞,伸手拿起一片卤肉就放进嘴里,还自己拿出一个铁盅,倒了些酒,很舒服地呷了一口,连称:“好酒!好酒!”。
于是我和他一边聊天,一边吃喝,没有多久就将桌子的东西消灭得干干净净。
他抹了抹嘴唇,清了清嗓子,很严肃地压低声音告诉我:“我不能白吃你的好酒好肉,我得送你几句话。
记住!这可不是普通的几句话,可管用哩!”接着他告诉我:“第一、两年之内,你有一个机会去外地工作,到时千万别犹豫,一定要果断离开原单位。
第二、你有一
第三、不要与姓H的人结交,否则会让你损失钱财。
”我听了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觉得他实在有趣。
他略微有些不快,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
”我回来后告诉老婆,她听了竟牢牢记住了。
果然,在第二年,一个大学同学介绍我去沿海一家外资企业上班,薪水是我原工资的5倍,我正犹豫不决,忽然记起那个老人说的“两年之内,有一个机会去外地工作,到时千万别犹豫,一定要果断离开原单位。
”觉得太神奇了,于是我毅然离职高就。
结果半年后原企业就破产了,我真是暗自庆幸。

有一个星期天,我一
此时我才想起那老头说的:“千万别一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一
多年后我从外地打工回来,在县城找了份轻闲却挣钱不多的工作,在工作结识了一个姓H的同事,我们经常在一起喝茶、聊天,有时还互相请对方吃饭,可以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有一天他找我借一万元钱,说是家里老人得了急病要住院。
我很快就将钱借给了他,可他拿到钱后就消失了,我再也没见过他。
后来老婆提醒我那老人说的:“不要与姓H的交往,否则会让你损失钱财。
”我才如梦初醒。
这就是我遇到的最离奇的事。
那老人怎么会如此神奇?
在此想听听各位条友的看法。

参考:
我家曾经养过鱼,有一天夜里,周围养鱼失窃几万元钱,我家被列为怀疑对象叫到派出所询问了几次,后来抓住窃贼了,听说是他家的一条狗破的案。
周家卖鱼的几万元钱被盗。
在方圆一百多亩的范围里,住着七八家养鱼人,有人住一家人,也有只住男人守鱼的,每家每户都喂养一条或几条狗。
秋季的一天,周家鱼池卖鱼了,是南方一家工厂买鱼给职工发福利,白天请亲戚用网拉鱼,拉了几千斤鱼,一直弄到晚上,把鱼装上车司机走了。
养鱼老板请帮忙人到镇上吃饭,饭吃完了,被人叫去打牌。
晚上银行已经关门了,这么多钱带在身上不方便,那时候派出所警察查打牌赌博,要收身的,一旦抓住,赌资全部没收,于是他把钱放在家里,然后去打牌了。
就在这天夜里,周家卖鱼的钱被盗了。
养鱼人和几家亲戚都被列入怀疑对象。
那时候的几万元不是小数目啊!可以到四线城市买两套房子了!周家报案后,警察高度重立案调查。
先是周边养鱼户一个个调查询问,完了还要签字按手印。
调查对象一般是家里的男人,几个帮忙的亲戚也被问询了。
问:知道周家卖鱼了吗?
答:知道。
问:请叙述看到的情况。

问:昨天夜晚在哪里,有谁做证明?答:家里,家人。
(没有其他人证明啊!早知道要失窃约几
(这个问题高度一致,都听见狗叫了,自家的狗叫了,小孩吓得捂住被子睡,有家女人说,昨天夜里有阴兵借道,狗叫声瘆得慌)这事就不了了之,查不出证据和赃款。
后来听说,他的钱不是在鱼池屋里被盗的,养鱼户嫌疑就小了。
是狗查出盗窃犯。
事情是这样的,周家男人的牌友这天来鱼池钓鱼,一共来了四
家狗不
这样四
但是,狗在屋里叫个不停,听着烦人,于是,主人把狗放了。
这次,狗对着其中一
其他三人钓鱼满满,做了一个鱼火锅,推杯换盏喝起来,席间把鱼骨头扔给狗,狗摇摇尾巴,开始啃起来,有人看玩笑说,这狗与家斌是冤家,前世一定是仇家。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姓周的听到后,开始想这个问题,为什么狗只咬他一人呢?
后来把狗带到身边,专门去他家试探,狗还是专门咬他。
不久,叫家斌的外出打工了。
姓周的把这件事报告给警察。
警察重新调查这个案子,把打牌的三人叫到派出所询问。
了解的情况是这样的:家斌与他们三人经常在一起玩,他很少打牌,家庭条件不允许嘛!只是跟着吃喝,搞些服务什么的。
那天,家斌也跟着他们玩,白天就给鱼老板打了电话,他说今天要卖鱼,没有时间打牌,有人说,我们三缺一,叫你老婆卖嘛!回答是老婆不在家走亲戚去了。
这样晚上吃饭后就开始打牌,打到半夜12点左右才散场。
抓捕嫌疑犯。
警察怀疑对象有了,重点查这
警察把打牌其中一人叫来,分配他一个任务,就是套出家斌目前在哪里。
老婆知道他们是朋友啊!于是就告诉了他,警察知道家斌行踪,精心布置,跨省实施抓捕,通过几天蹲守,讲嫌疑犯带回。
家斌知道抵赖无用,就全部招供了。
原来,他是听到牌友打电话,知道姓周的卖鱼,又听到老婆不在家,加上晚上才卖掉鱼,钱没有带在身边,一定在屋里。
于是动了歪念头,看了一会儿牌,假装要睡觉了。
先是去鱼池小屋,狗不让啊,他捡了小石子就扔,还有棍棒,把狗腿都打瘸了,狗算是对他刻骨铭心了,才有后来的仇恨,狂吠不止。
他翻箱倒柜找,没有找到,又去家里找,反正他老婆小孩不在家,终于在衣柜里拿到了钱。
由于,钱没有花掉能够如数归还,但偷盗数额巨大,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
这真是交友需谨慎,人心不能分,平时好朋友,也会掉入坑。
狗本一畜生,忠心护主人,失窃几万元,破案显才能。

参考:
舅舅家门前有一块空地,以前有一些桃树,但是桃子不好吃,他就买了一些果树苗上心上意的挖坑、栽树、浇水,除草,可是竟然没有一颗成活的。
他非常纳闷:这么好的树苗竟然栽不活?
真是奇了怪了!树栽不活,那就种菜吧,还好各种青菜长势不错,都是绿油油的。
有一天下午我在他家门口玩,看到门口一颗长了五六年的核桃树叶子耷拉着,舅舅一看也是大吃一惊:昨天还好好的呢!连忙去核桃树下看了一圈,什么问题都没有发现。
但是这个核桃树却开始枯萎凋谢,不几天就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和枝头上的小核桃了。
5月初的一天,一个卖辣椒秧的老人从舅舅家门前路过,看到这颗死了的核桃树对舅舅说:这颗树是才死的吧?
舅舅说:是啊,我还栽了几颗果树都没活呢!老人说:树木凋零,你要注意你家父母,两个月之内可能会有去世的!说完就走了。
舅舅听了,非常不解,也非常气愤:哪有这样的人,咒人家死人!这事就算过去了,谁也没有当回事。
可是离奇的事情就发生了,6月25日,外公突然去世了,没有任何前兆,给外公后事办完后。
亲戚们在聊天,舅舅提到了这事,大家都很惊讶,现在还有这样的能掐会算的高手。
昨天下午回家,我看到那颗核桃树已经被砍了,舅舅说:人走了,还留着树干嘛,一起走吧!
参考:
一次半夜三更,一个不熟的男同事突然给我打电话,他嫌弃我接电话慢了,还骂了我几句。
我以为有什么大事呢?
他竟然厚颜无耻的说他今天值班,单位里有急文需要处理,他没空,希望我能过去帮他干?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他脸皮这么厚的。
我有个平时不怎么来往的男同事,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向白净帅气的他整个脸色阴沉沉的,我刚开始以为他是晒黑了,可是和他次数不多的几次交往又让我重新认识了他。
没想到他竟然是个这样的人。
我在单位是女的里年龄最小的,我不争不抢,一向与世无争,遇到同事需要帮忙我都会尽力去帮,和领导同事们相处的一直都比较和睦。
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被一个不怎么来往的男同事盯上并且刻意针对我。
那个男同事以前一直笑呵呵的,妹妹长妹妹短的,偶尔需要我帮忙时嘴巴特别甜,我只觉得这
有一次这个男同事学习进修方面的事,本来很简单的事他怎么也学不会了,别人教了他很多遍,他还是不会,就烦气了,路过他办公室,他突然出来喊住我,说他学习的事他弄不了,让我帮他学习考试,先不说我有没有资格,再说考试能替吗?
一个大老爷们和一个女人?
相差这么大?
监考官不是傻子,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因为这个学习进修的事影响到涨工资,他就火了,把手机摔地上说你能干也得干,不干也得找人替我干!还骂了些别的难听的话!我回办公室,自己从头到脚观察一下,我哪点也不像个男人啊?
为什么他会提出这种无理过分的要求呢?
后来我自我安慰,可能他最近家里遇上事了,心情不太好,正好被我赶上了吧!这件事过去后我还是喊他哥!第二次来的比我想象中更快,我们办公室的一个姐姐因为工作失误,给他带来了一点小麻烦,我当时是在外面开会,那天我都没去单位,结果正开着会呢,看到他给我打电话,因为平时来往不多,肯定是有急事,我就出去接了电话,一接电话,连个称呼都没有,他直接把我一顿训斥,我说我没在单位,那个姐姐失误了呗,给他带来不便,我替那个姐姐给他道歉了。
当时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这连续两次对我的态度,让我对他有了不好的印象,我心里暗想这种人勤打招呼少来往,更应该远离一点,还好工作中接触的很少,要不真的让人头疼。
第三次,我直接发火了,我把他一顿怼,不能看
一次半夜三更,那个不熟的男同事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和孩子老公在卧室睡得很香,迷迷糊糊的听到电话响,我出来客厅一看手机上有三个他的未接电话,虽然已经对他印象很差了,但是处出于礼貌我还是回过电话去了。
我习惯性摁了免提,他这次直接开口大骂:问我吃屎去了吗?
不接他电话。
后来我仔细听他发了一顿牢骚,我怼了他一句把电话挂了,他还是不要脸的给我又打过电话来了,这次他没有骂人,他竟然说什么他晚上值班,单位里有急文需要处理,他没时间希望我能过去帮帮忙。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我直接把电话挂了,手机关机。
仔细回忆了一下,我和这个男同事的相处的点点滴滴,我自认为没有得罪他的地方,每次见面我都会主动打招呼,哪怕他黑着脸我也会笑脸相迎。
但是我值班好几次,都撞见他和不同的陌生女性进入办公室后一直都没有出来,这些事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他是不是想着我发现他的秘密了,所以才会刻意针对我呢?
不过这个男同事我们一起在一家单位工作几年了,一直觉得他是个挺好的人,最近却突然像变了一
你尊重我,我尊重你,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互相的,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你觉得你对我横,我就会哄着你,惯着你,帮着你呢?
我觉得离奇的是因为这个男同事以前对我的态度非常好又热情,后来他父亲去世了,他请假一段时间没去上班,再见时我在街上看到一个很黑很黑的人,黑的都不像他了,我以为是长的和他像的人,后来面对面接触真是他,我又以为他晒黑了呢,但是他整

参考:
妹妹是我家的老小。
生下来时候就身体不好,整天吃药,有的时候连药也吐。
我妈说这个小孩养不活,扔了算了。
我爸不愿意,对我妹妹格外的好。
我们姊妹几个有什么好东西都要给我妹妹先吃,我们吵架都是先打我们,吵我们,妹妹从来就没有被吵过,我们都恨爸爸偏心妹妹。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赖了吧唧的孩子,家人各外的疼!”老爸有时候说。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漏船偏遇那顶头风。
妹妹身体不好也就算了,后来还得了气管炎。
整天喘气像拉风箱一样。
瘦的一把骨头。
想想这一次,她活的机会更少了。
想不到我爸竟用几只麻雀把她的病治好啦!那个时代红薯是农民的主食。
红薯秧拔掉以后都放在大树的杈上,晒干了喂羊。
往往在这些红薯秧里,藏着好多的小麻雀。
现在的麻雀难得一见,那时候的麻雀一飞,都是一队一队的。
为了给妹妹增加营养,爸爸拿着手电筒在树杈那里的红薯秧里,帮她找小麻雀。
小麻雀遇到强光刺激,不知道怎么飞啦。
然后就很容易能捉得到。
一晚上有的捉三四,只有的捉四五只,爸爸把它用开水烫好了,毛拔净以后。
开膛都洗干净。
放在一个铁罐头盒子里,再放在大煤火的一边煮。
当时的煤火是用砖和土砌成的。
差不多有锅台那么高。
由于北方天气冷,冬天的时候用煤火一边可以做饭,还一边可以取暖。
麻雀再小也是肉呀!那个年代吃一次肉要过差不多半年左右。
听着铁罐头盒里的水咕嘟咕嘟地响,就能闻到香香的味道飘了出来。
一下子就勾起了我们的馋虫。
我们也想吃,但是爸爸不让。
说是给妹妹治病的,谁也不准吃!我也不知道当时放了盐没有,我妹妹吃了一个冬天水煮麻雀。
气管炎竟然好啦!到现在我也奇怪,小麻雀能治气管炎吗?
也可能是吃了麻雀的肉,身体抵抗力增强的原因吧。
也许是爸爸的爱把她救活了。
现在妹妹长得接近170公分,对爸爸格外的孝敬!
参考:
我在
我的女儿今年2岁3个月,就在两个月前,她被确诊为,羊传染的布鲁氏杆菌病,简称布病。
刚开始孩子发病,脸上出来的红豆,一片一片,腿子上也有,看着孩子特别痒,别哭别抓,孩子脾气特别怪,好好玩着,突然就撒泼打滚,我刚开始不知道怎么了,还打她,因为我实在太忙了,她还哭闹添乱。
当时我并不知道是被羊传染了布病,还以为是娃娃挖沙子,过酶了,出来的荨麻疹,所以我给她取了治疗过酶的药,在家里害怕她被风吹,在炕边我用床单搭了一个帘子。
慢慢的,她不爱吃饭,老是爱睡觉。
醒来就哭闹,同时,我和我爸也病倒了,我爸莫名得发烧,淋巴结肿大,我腰疼,脖子到后脊背疼的我转不了身。
我爸当是感冒了在村医哪里看了半个月,这期间我和孩子也在看,没去医院,直到我爸突然夹不住尿,才去了医院。
做了个种检查,最后确诊为是一种传染病,布病,我和孩子才下去做了检查,同时也确诊为是布鲁氏杆菌病。
我们是在定西市疾控中心确诊的,我去得时候抱着我的孩子,在检查结果出来以后,那个大夫给我说,这些年来,一家子被传染的你们还是头一家子,这么小的孩子我也头一次见被传染,还有谁接触过羊?
我妈。
你让她来,我做一个检查,你们这算是爆发,我们必须给相关部门汇报,你养得羊,畜牧局会来人联系你,他们会处理,会给你一定的补偿,但是绝对不多,肯定没你买了价格高。
我妈去了也是被确诊为是布病。
我爸住院了,我的孩子因为只有2岁,我们定西市医院不接收,让我领到兰州去。
我第二天就赶往兰州,同时我给孩子爸打电话了,在七八个月不问不管孩子的情况下,我以为他会立马赶到医院看孩子,结果是我真的想多了,他在孩子住院第二天才来,给了我500块钱,呆了3天就回他们家去了。
我一个抱个孩子,跑这跑哪办理住院手续,我现在想起来都怕,特别是签字哪回,孩子从怀里放下来就哭,医院人问我,一
在医院的第一天,给孩子扎针输药,她哭闹直接自己会拔了,好像她害怕手上这个东西,你越把娃抓的紧,她越反抗。
扎了3天,她已经慢慢适应了,护士进来输药扎针得时候她只是在扎的哪一下,喊一声,然后就特别乖。
住了十天院,前三天一天最少扎两针,后面好点了护士就给扎成了软针。
因为我看视频看到有一个吉林长春的养羊人,他说他以前得过这种病,我赶快加微信,问他具体怎么治疗的,有没有复发以后?
他也给了我他当时治疗医生的电话,并且我也咨询问了。
但是因为太远,所以还是于是无补。
但我真的还是感谢特别。
在兰州住了十天院,就又回到了我们定西,继续住院治疗,12天以后,我的女儿出院了,医生让开始口服药吃,因为这个药对肝肾损害特别大,所以要求孩子每隔五天一定要来医院抽血检查。
我不能再回娘家了,我娘家爸妈已经被我托成了这个样子,于是我在我们定西市租了一个房子。
房子不到10平米,但是钱也多,一个月180元。
现在住下了,就要赶快找活,娃还要检查病,我们娘俩还要吃药,要生活。
我找了三天,都是因为我带得小孩,所以几乎没人愿意要我,好不容易有一家私人生产年糕的,要了我。
在我干了二十多天以后,挣了两千多块钱。
我本来计划得是,给她买点奶粉,买点肉给她补补,但是,又来一个突然。
我领孩子去抽血检查,早上孩子突然发烧,感冒了。
在医院又是取的口服药,又是打针,总共4天的药,和抽血一起总共花了380多。
因为我带孩子看了4天的病,在回去上班时,老板说给我多给一百块钱,让我回去吧,听到这话,我再一次眼泪止不住的流。
对于我来说,这份工作就是我们娘俩活下去的稻草啊。
现在连这点希望都没了,以后还怎么给她看病?
我把娃抱回出租屋,我就睡下了,我睡了两天,我在想我不治疗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准备给她补补让病快点好,结果钱还没捂热,又花到医院了。
同时我就把我们娘俩的遭遇发到了微
为了孩子,我也不能再放弃了,看着她漂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真的可爱,世界上有哪个妈妈是不爱孩子得?
我曾经听过这样一句话:“每一个小孩,在出生前都是一个小天使,她们在要出生时就会选择自己的妈妈,我的小孩选择了我做为她的妈妈,哪我这个妈妈就只要当好妈妈!”孩子,妈妈和你一起加油!我们一定会好起来得!我也希望全天下的小孩都健康!快乐的成长!
参考:
见过。
我一个堂伯母,她生病了。
病病歪歪很长时间,几个月了。
我去看过她。
家里人都说她不行了,熬不过去了。
早就准备后事,我母亲,也身体不好,比这堂伯母迟很长时间。
也是病病歪歪的,我们也知道她可能不行了。
那时候,所谓的准备后事,即是备置“棺材”。
通常叫寿材。
以前去不少人家,年龄小时,常见人家摆放棺材,是很害怕的。
其实那是家里有年龄大的人,早早备办的。
请木工上门,还要办酒的。
我母亲的“寿材”也早早备好了。
再说,我母亲先去世,那堂伯母仍然卧病在床,似乎不少时间。
后来,听说,竟然好了,能起床了。
后来,听说可以喝一点稀粥。
渐渐地好了。
“死而复生”,又话了几年才去世。
我真的不敢相信,以前老人生病,卧病在床,好多年。
也没有请医生来,吃什么药。
就是卧病在床,每天家人看几次,喂一点米汤,人瘦得就只剩得骨头,几根筋。
我那堂伯母,卧病在床几年。
后来,竟然能下地,渐渐地好了。
一个大队,相隔不远,不得不说很离奇!
参考:
大概十二年前,父母由于种种原因把原先养的狗送给同事Z喂养,Z叔叔又转送给街上的裁缝铺,裁缝铺老板又送到了乡下老家。
因为这事儿我暗自跟妈老汉怄了很久的气,但也无可奈何。
结果有一天晚上,我和小伙伴们玩藏猫猫的时候躲在Z叔叔他们家单元楼附近,刚好遇到他回家。
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他当时笑眯眯地对我说:“李小鹿啊你家的狗儿下崽唠!下了七个,只活过来四个,让你妈好久跟张裁缝说给你们送一只来哇!”我欢喜得蹦起来,回家后就跟妈妈说了这事,她答应我会去打听下。
结果,第二天妈妈回来时有些恼怒地问我扯谎干啥?
Z叔叔根本就没听说过这回事。
我又震惊又委屈,非要拉着她去找Z叔叔对质,然而妈妈跟我说Z叔叔昨天去城里给他媳妇的门面进货了,她打电话时他还在讨价还价,要下午才回来。
我当时真怀疑是我妈不想要小狗编来敷衍我的。
但后来许多次遇到Z叔叔他都是一脸懵逼地矢口否认,包括当时一起玩的小伙伴也没有一个说当时看到他回家。
久了,我想我可能真的是出现幻觉了。
大概两个月过后,张裁缝在街上叫住我妈,热情地说:“你们家的狗儿下崽了,生了七个只活过来四个,你要不要?
要我就喊我亲戚给你送过来!”没几天,家里就迎来了一只巴掌大的小奶狗。
但更让我感到诡异的是,我妈老汉和Z叔叔都完全不记得两个多月前的那场争执了,每次我提起,我妈就很诧异地说:“好久有这回事哟!?
”说得多了她便嫌烦,说我神戳戳的。
此事便一直沉在我心底了。
ps:顺序我可以发誓没有记错,那种无可申辩的委屈无力感和怪异的混沌感给我的冲击太大了。
送来的小狗儿取名为豆仔,还活着,在狗界里是一把老骨头了,这么多年来病没少生,好几次都以为他就要魂归西去了,依然坚强地挺了过来,只希望他还能再多陪我们几年。
po几张他的照片,虽然岁数大,但看着很年轻的。
在我心里他就和家人一样可爱暖心就算这个世界有可能是假的吧,但爱,一定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