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惊人的考古发现

2009年10月,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开馆30周年的精品展中,一个面颊插着箭头的颅骨,引起了众人的
此外,这个颅骨的出土或许可以揭露两千多年前的一段亲情杀戮。
1974年春,秦始皇兵马俑面世,为了进一步了解陵园的整体布局,考古人员在封土堆周围进行了一系列的勘察钻探。
随后,在陵园的东面发现了一处秦朝墓葬群,共17座墓,它们都是东西向的甲字型墓,呈南北一字型排列。
而这个插着箭头的头颅,就是从十五号墓中发掘出来的。
经过研究比对,这枚射入头颅的箭头是一种三棱的青铜箭头。
在兵马俑坑中,出土最多的兵器就是这种三棱箭头,专家由此推测,配有这种箭头的箭,应该是当时秦国军队的常备武器。
从十五号墓的发掘情况来看,这颗插着箭头的颅骨并没有和脖子相连接,且两只手全都被砍断,一只放置胸前,另一只放在盆骨附近,腰部同样也被砍断,上身和下肢完全错位,整个尸骨显得凌乱不堪。
考古人员推测,墓主应该先是被射杀致死,而后又惨遭肢解。
除此之外,考古人员还发现墓主的陪葬品比较丰富。
有陶罐、陶壶、环首刀等等,其中一件银饰品器物上还刻有少府二字。
少府,是属于中央管层的一个机构,也就是说,这些陪葬品规格比较高。
可这就让人疑惑了:墓主被秦弩射杀,又遭肢解,说明杀死他的人和墓主之间有着某种强烈的仇恨。
既然有仇恨,为什么还要隆重地安葬墓主呢?
疑惑之余考古人员又惊奇发现,从埋葬位置来看,包括15号墓在内的这17座墓应该是给秦始皇的陪葬墓。
这17座墓,甲字型的墓葬形制,且陪葬品丰富,又属于秦始皇陵的陪葬墓,这些都说明墓主的身份尊贵。
那么,这些墓主和秦始皇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它们背后又有哪些隐情呢?
带着疑问,考古人员又选择性地发掘了11号墓、16号墓、17号墓在内的其余6座墓葬,且在每座墓葬中各发现一具尸骨。
经鉴定,这6座墓的墓主,四名是男性,两名是女性,他们的年龄在20岁至30岁之间。
此外,除了11号墓的墓主是被勒死,尸骨较为完整之外,其余五具尸骨,都和15号墓的墓主一样,尸体被人为肢解,且陪葬品种类也比较丰富。
那么这些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为何遭人肢解?
在研究未果后,考古人员只得查阅大量史料,希望能找到相关线索。
《史记.李斯列传》记载:秦二世胡亥除了杀害蒙毅等大臣外,还用僇和矺的方式,杀死了12个王子和10个公主。
由此考古人员推测,这17座墓的墓主,会不会就是秦始皇的王子和公主?
注释:僇通戮,是杀死后陈尸受辱;
矺,是分裂肢体而杀之,也就是肢解。
墓葬中,目前发掘出土的5男2女,有6个人是被肢解的,史书的记载和考古实物相契合。
同时这7具尸骨经鉴定,年龄均在20岁至30岁左右。
而秦始皇享年50岁,他有20多岁的子女是合情合理的。
且《史记.李斯列传》也记载:秦始皇的王子公主被杀的时间是秦二世元年春,而考古人员在10号墓以及18号墓中发现有炭迹,这说明挖掘墓穴时天气较冷,修墓人曾经用炭烤火来取暖,史书记载与考古实物相互契合。
另外从17座墓的整体布局中,考古人员也找到了新的线索:这17座墓呈一字型排列,且整齐规矩,说明是一次性埋葬,也就是说这些墓主的死亡时间相距很近。
而秦始皇王子公主都是在二世元年春前后被杀,这与同时埋葬的情况又再次相契合。
由此,考古人员推测,这17座墓的墓主可能是秦始皇的王子和公主。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胡亥如此残忍地杀害自己的兄弟姐妹呢?
公元前209年7月,秦始皇驾崩,赵高先是怂恿胡亥取代扶苏继承帝位,后又通过游说取得了丞相李斯的支持,最后假托秦始皇之命,立胡亥为太子,并且炮制了一份假诏书送往上郡,以不忠不孝的罪名,赐扶苏与蒙恬自裁。
就这样,一纸伪造逼死了太子扶苏,胡亥当上了皇帝是为秦二世,可他心里毕竟不踏实,生怕篡夺皇位的事泄露出去。
而且胡亥的兄弟姐妹,也对胡亥坐上帝位持怀疑和反对的态度。
《 史记》里也有记载:夫沙丘之谋,诸公子及大臣皆疑,其属意泱泱皆不服。
当时胡亥就问赵高怎么办?
赵高说远骨肉,其意就是进行一场亲情杀戮。
兄弟姐妹死后,胡亥或许心有愧疚又或者掩人耳目,给兄弟姐妹一定的礼遇,把他们安葬在秦始皇身边作为陪葬,也是合乎情理的。
对于这段历史虽有史书记载,但不少史学家还是持怀疑态度,因为秦始皇陵未被打开,对秦始皇生前情况的了解少之又少。
而这17座墓的考古发掘,一旦墓主是秦始皇子女的身份被证实,将为秦王朝的亲情杀戮提供实物证据:秦始皇的诸位王子公主,是死于骨肉相残!?本篇完结,感谢您的阅读??
发掘后,出土的长信宫灯(非常环保)、金镂玉衣(好像是全国出土唯一完整的)以及很多件其他的国宝级文物。
满城汉墓是有历史意义的发现!
参考:
要说惊人的考古发展,非三星堆莫属!自1926年三星堆被发现以来,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挖掘。
直到1986年,考古队员系统的发掘出大量的青铜器、玉器后,三星堆遗址才慢慢走进人们的视野。
三星堆有哪些惊人之处?
第一,没有文献记载不同与别的考古挖掘,三星堆出土的器物,没有正史能够佐证,同时它也不能与历史相互印证。
好似突然出现的一个文明,然后又突然消失。
尤其是出土的青铜树,竟然在《山海经》中找到了类似的原型,更让三星堆充满了奇幻色彩。
南派三叔在《盗墓笔记》中,又给青铜树披上了一层神秘恐怖的外衣,以至于很多网友觉得三星堆是天外来客留下的东西。
第二,占地面积大三星堆总占地面积有12平方公里,现在挖掘面积在2万平方米。
也就是说,我们挖了几十年,才仅仅占了其总面积的千分之二。
第三,已发掘文物的溯源三星堆出土的金权杖不似中原皇权文化,没听说哪朝哪代的皇帝整天拿根棍耍。
祭祀坑中出土了大量的象牙也无从考证其来源。
最让人惊奇的是,三星堆出土的青铜人面像形象十分夸张,浓眉大眼,粗唇大嘴,不但与我们现在人的长相差异巨大,就是与兵马俑中的人物面相也有很大的不同。
可以说,三星堆出土的文物,颠覆了我们的认知,我不相信天外来客的说法,我更觉得三星堆是我们华夏文明的一个分支,一个神秘且不被人熟知的部落遗迹!
参考:
1996年5月26日,湖北省蕲春县茅山镇螺蛳岗村发现一座明代墓葬。
墓主姓冯,是一名女性,出土文物乃一件拆掉袖子改成的比甲,比甲上面写满了一位丈夫控诉发妻被妾室凌虐致死的怨恨,以及对妻子深切的怀念和希望自己百年后能与她在九泉之下相遇的愿望。
这名男子是明代中后期广平府小吏王鉴,妻子冯氏温柔和顺,年少时嫁给他,先后生育了一儿一女,可惜都夭折了,古代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王鉴就纳了世兄的义妹胡氏为妾,胡氏出生里巷,性格泼辣,得理不饶人,把冯氏欺负得抬不起头。
王家是大户人家,妻子冯氏和他家可谓是门当户对,王鉴花钱捐了一个官,属于一个小吏,经常出差,而冯氏的生育率却很高,这也可以看出两个人的感情不错。
因为纳妾后的王鉴依然让妻子接二连三的怀孕,后来又生了一儿二女。
胡氏本姓严,风尘女子一个,历尽千帆,估计颇有姿色。
将胡氏送给王鉴的人家目的应该不简单,估计别有所图,王鉴没办法推辞,只好笑纳,可惜他不知道自己纳的却是一只母老虎,不但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并且还在冯氏坐月子的时候故意气她,后来冯氏生月子病死了。
王鉴满腹牢骚,却没有写出怎么惩罚胡氏的,这也可以说明,王鉴得罪不起胡氏,至少得罪不起胡氏背后的人,因此他只能暗地里诅咒几句。
当然,这也可以看出王鉴是个怂包,眼看着小妾在家里上蹿下跳,按说,他深受儒家文化的熏陶,应该明白妻妾之间的地位,他并没有出面为妻子撑腰,眼睁睁的看着妻子抑郁而终,过后又各种抱怨小妾,明里却屁都不敢放一个,听之任之。
实在是假惺惺,鳄鱼的眼泪,假慈悲。
好一出精彩的宅斗大戏,宠妾灭妻。
咱们或多或少都看过一些穿越文,重生文,架空文,里面宅斗戏码不要太精彩,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看得津津有味,以为不过是作者杜撰,把这篇吐槽文看了,还真有这回事。
冯氏: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正妻被小妾欺负,忍气吞声,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当然,也许是她太过于通情达理,不愿意让丈夫分心,所以选择了息事宁人。
结果,她的善良没有带点锋芒,被人拿捏的死死的。
王鉴:表面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多情面来看,也许有愧疚,因为小妾能够这样嚣张和他的默许分不开。
阴暗面来看,也许他怕妻子死后变成厉鬼来找他,所以假模假式满篇控诉小妾,祸水东移,让妻子别来找他,要找就找真正害死她的罪魁祸首胡氏。
假设这个推理成立,王鉴不但无耻且相当卑鄙,毫无担当。
胡氏:本是扬州瘦马,身处复杂环境,历练出了一身本事,再加上有人撑腰,同性相斥自古以来皆如此。
所以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王鉴看似深情款款,实际上死后根本没有和妻子冯氏合葬,不知道归葬何处。
按照当时情况,冯氏去世只有34岁,王鉴应该年岁相当,正当壮年,下面还有年幼的一儿两女待抚养。
冯氏去世后,按照常理,王鉴虽然老实心善不会法办胡氏,也会把胡氏赶出家门,然后迫于现实压力另娶续弦,继续过日子。
最理想的结局就是,虽然王鉴年老后被葬他处,后人将他珍藏的衣袖放入棺中随葬,相当于与冯氏葬一起了。
然而,这只是人们美好的愿望而已,真实情况说不定更残忍。
脑补一出好戏:冯氏死后,胡氏被扶正,明代中下级官员没有那么讲究,而后虐待冯氏生的孩子,继续作威作福。

参考:
哈民忙哈遗址位于通辽市科左中旗舍伯吐镇东偏南约30公里、南距通辽市约60公里的史前聚落遗址。
哈民遗址距今约6000年至5000年之间,规模之大、保存之好、现象之复杂奇特、出土遗物之丰富在整个东北亚地区的史前考古中都极其罕见,尤其是罕见的房屋结构、房址内大量凌乱人骨、有自身特点的麻点纹陶器、种类繁多的石、骨角蚌器、精美玉器的发现,对研究新石器时期的房屋结构、生活习俗、制陶工艺等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

参考:
南阳府衙最近挖出一个古代造钱厂遗址,最新发现。

参考:
1995年,考古人员在陕西零口村挖掘出了一具7300年前的女性遗骨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姑娘身上扎满了18件骨器,她的会阴处被3根骨钉穿透了,被发掘时仍然有一根插在她的坐骨上。
当时在清理发现的这具遗骨时很让考古人员震动,虽然遗骨保存基本完整,但是她的左手没有了,全身受到了35处严重损伤,29处是被锐器所伤留下的,6处是复合伤。
另外,在她身上插着18件骨器。
虽然已经过去7300多年,但那种深入骨缝的损伤仍然让人不寒而栗,这位姑娘极有可能受到了一种极端的刑罚。
考古人员把这具遗骨的主人称为“零口姑娘”。
这位姑娘在生前骨骼受损极其严重可以想象她受到的皮肉之苦已经不算什么了。
在她身上18处骨器中,有骨叉8件、骨镞2件、骨簪 8 件,这些基本都是利器。
让人比较愕然的一点是,“零口姑娘”身上的29处锐器伤口直接把她的身体刺透了,从身体一直刺、 切、割到骨骼,分散在她的头部、脊椎、肋部、腹部、腰部等,特别是头骨、颅骨、胸部等处的损伤,直接造成了她的头颅和心脏受到致命伤。
还有3件骨器是从会阴部位直接穿入腹部盆腔到7300多年后,仍然插在骨盆内部。
根据专家考证,这位“零口姑娘”所受的伤基本在正面和两个侧面,背后没有明显的损伤和伤口。
所以,专家大胆推测,“零口姑娘”很有可能被绑在了一颗大树上,失去了反抗力,只能任人宰割。
另外,“零口姑娘”的左手不在了,极有可能被砍掉了。
为了进一步考证“零口姑娘”离世的原因,专家对她的头骨进行了复原和化学分析,复原后的容貌如下。
专家认为:“零口姑娘”在15-17岁左右,从面部长相看,她有着典型的女性特征,特别是她的眉骨。
但是,从她的耻骨分析,又具有一定的男性特征,关键是“零口姑娘”没有生.殖器官。
综合这些表征分析,“零口姑娘”极有可能是现在我们所说的“双.性人”,这可能是造成她被戕害的直接原因。
要知道,在母系氏族社会出现这样一个“双.性人”,极有可能被认为“不祥”,就像非洲黑人偶尔出现一个“白化”人,在以前不光得不到治疗,还得好好保护起来,不然会被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当做“药引子”给害掉。
还有人认为:这位“零口姑娘”是因为冲破了男女间的爱情阻碍不被当时的人们所接受,所以才受到了这样的极刑,但个人认为可能性比较小。
《吕氏春秋》中提到:昔太古常无君矣,起民聚生群处,知母不知父,无亲戚兄弟夫妇男女之别,无上下长幼之道。
在几千年以前,人们间的婚姻制度不像现在这样完善,从早期的“群婚制”,到后来的“对偶婚”,再到“一夫一妻多妾制”,再到“一夫一妻制”,是经过了好几千年的变化和完善的。
在7300多年前甚至再往前,原始部落间为了更好地繁衍,基本确定了同一辈之间或者同一年龄段之间的男女既是兄弟姐们,又是夫妻关系。
随着文明逐步进步,同一部落间繁衍的时间长了,问题也慢慢显现,部落间相互通婚成为一种选择。
早期,春天到来后,两个部落间也会定期进行“交流”,交流对象基本是青年男女,相互看对眼就回到住处“交流”,交流完以后各回各家。
冬天时节,新的生命孕育成功,两个部落都得到繁衍。
在这种婚姻制度的推动下,很多新出生的孩子“知母不知父”。
随着文明进程的推进,部落在推选领袖时,那些孩子多的妇女就比较占优势,就算投票,他们的孩子多,得票也高,所以妇女开始统领部落,人类进入“母系氏族社会”。
很多人奇怪,为什么人类是先进入母系氏族社会,后进入父系氏族社会。
套用一句比较正式的话,那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设”,通俗来说,就是妇女掌握着“吃的、喝得”,又能孕育新生命。
原始社会时期,人们解决温饱的方式主要有两种:采集和狩猎。
狩猎一般由男子负责,难度较大,成功率低。
采集由妇女负责,难度小,成功率较高。
特别是,妇女们偶然发现,吃剩的或者掉落在住处周边的植物种子又长出了新的,他们就开始种植这些植物,原始农业开始在妇女手中诞生。
但后来人类文明进入父系氏族社会也是由这一点决定和影响的,妇女需要生孩子,需要做月子,这期间,男人们就把农业种植接过手,经济命脉掌握在了男人手中。
随着私有财产的积累,男人们特别是部落首领积累下了很多剩余财产,他们迫切需要把这些资产传承给后代,但当时的婚姻形式造成他们的孩子“知母不知父”,改变婚姻关系迫在眉睫。
这就直接推动了“对偶婚”的形成,简单来说就是:不同的氏族之间形成相对不稳定的婚姻关系,两个部落的成年男女间,在一定时间内实行相对固定的婚配关系,一男一女组成配偶,共同生活一段时间。
时间长了以后,两人可以再散伙,重新寻找自己的配偶。
而这个相对固定的时间下限就是女方从怀孕到生子这9个多月时间,这样就从根源上保证了新一代能够找到自己的父亲。
从“零口姑娘”受迫害的程度看,应该不是婚姻方面的原因。

参考:
曹操最后看了看乌巢的地图,放下手中祖传的放大镜,四顾缓言“成败之机,在此一战,勇者得前,破绍必矣,自此何向而不济,诸君奋力”曹操有没有可能用上放大镜?
1974年到1977年,安徽省亳县博物馆发掘亳县南郊元宝坑和董园村两处东汉的曹操家族墓,出土了一批珠子。
而其中元宝坑一号墓出土的两件珠子,董园一号墓出土的三件珠子,形状成偏圆或扁桃形,透明度很好,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出土的时候,初步判断为水晶,后来有一枚偶然失手落地,出现了冰裂纹,在放大镜下观察,可以看见细小的气泡,用天然水晶可以在镜片表面划痕,硬度比天然水晶小,判定为玻璃制品。
东汉 曹操家族墓玻璃透镜有学者根据形状和质地,认为这是玻璃凸透镜片。
亳县博物馆作了实验,这5个镜片(珠子),都能在阳光下聚焦取火,其中有两个镜片的成像均匀,像差小,可以用来放大。
这些透明镜片(珠子)均未穿孔,有的镜片(珠子)四周有铜锈,很可能是铜质包镶的痕迹,推测曹操的祖上很可能用这些镜片(珠子)取火甚至当放大镜使用。
董园一号墓出土铭文字砖记载为延熹七年(公元164年),从该墓位置和随葬品之豪华看,有学者推断为曹操父亲曹嵩的墓。
元宝坑一号墓砖铭文为建宁三年(公元170年),墓中出土有两颗牙齿,通过DNA比对,和现代曹操后人有紧密关联。
西汉时就有用冰作透镜的记载,东汉王充就说道人“消炼五石”,磨砺光洁,“仰以向日,则火来至”。
西汉 嵌水晶泡金圈1980年江苏扬州邗江县甘泉二号汉墓广陵王刘荆的墓中(公元67年)出土了一件圆柱形金器—嵌水晶泡金圈。
其中的水晶打磨制成的凸透镜,直径为1.3厘米,镶嵌在用黄金的联珠花纹金圈中,全重2.3克,放大物体4至5倍,有学者认为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眼镜。
说起用水晶制作镜片1850年英国人在伊朗发掘了位于波斯尼姆鲁德城,出土了一个由水晶石制成、带着划痕的透镜,这就是著名的尼姆鲁德透镜(Nimrud lens)。
这个据今3000多年的透镜是已知最早的光学透镜。
这个透镜的用途众说不一,有学者人认为是聚焦阳光,有学者人认为是放大镜,可以放大三倍,还有的猜想在加上个镜片不就成了望远镜。
尼姆鲁德透镜现在保存在大英博物馆,根据大英博物馆的介绍,更可能是一种镶嵌的装饰。
公元前 750-710年 尼姆鲁德透镜2018年夏天在西伯利亚 永冻土里出土了一只犬类动物遗骸,罕见的保存完整,绒毛牙齿栩栩如生。
即使经过DNA测试,科学家依旧无法确定它是狼还是狗。
有科学家认为,可能是从狼进化到狗的过渡阶段。
1913年在开罗南部的古埃及墓地出土,不过当时被当成了一团乱麻布。
直至1977年才被人们重新发现研究,经过放射性碳年代测定,这件裙子的制作时间大约在公元前3482年至前3102年之间。
这是世界上目前保存最早的完整编制衣物。
这是件长裙,下摆遗失。
5000年前的裙子,袖子经过特别的剪裁,V字领,修身的设计,可能是定制的瘦款,样式现在看起来也不落伍。
1937年和1939年法国考古队在喀布尔北面的贝格拉姆古城遗址中发现了两个被封闭的房间。
这个两个房间(编号10和13室)出土了约2000大约是贵霜王朝时期(公元1世纪到2世纪)的珍贵文物。
这两个房间可能是在萨珊入侵时为了藏宝而封闭的。
这个杯子是在贝格拉姆第13室 出土的,上面的饰纹是葡萄叶和藤蔓,光滑透明和现在的玻璃杯几乎没有区别。
如果两千年前的古人戴着眼镜,夹着平面图,拿着玻璃杯,从历史中走来,我们不会有半点不真实的感觉。

参考:
曹操的墓发掘的时候据说旁边还有个墓打开是个小孩,专家说那是小时候的曹操[呲牙][呲牙][呲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