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50年前的年夜饭,10年前的年夜饭,现在的年夜饭,变味了吗

变味了。
不仅菜变味了,人也变了。
50年前,还是供应体制。
每人每月二两豆油,半斤肉,二斤白面。
过年可能还加一点儿,还供应点花生、香油等。
但过年可在黑市上买点肉,有养猪条件的,还可以杀头猪。
虽然物质不丰富,但过年的味道还是很浓的。
平时的一饭一菜,过年还是要弄四个菜或六个菜。
白菜、酸菜、红烧肉、鸡等。
虽然,那时的唯一家用电器就是电灯。
50年前,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了下乡的知青。
在农村过革命化春节的;
不放假的;
路途远回不来的。
回来的也在计划什么时间回去的。
所以,50年前的春节,全家团圆,是难得的幸福。
值得纪念和回味的日子。
因为,不久,这样的欢乐大家庭将不复存在。
每个庭的孩子都将独立成家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10年前,物质已经丰富,但钱不丰富。
下岗工人有的已经可以领退休金了。
但还有没到年龄的。
仍然需要打工维持生活。
还要供子女读书。
过年,要到父母那里,几个子女的家庭凑在一起,很是热闹。
有时是去饭店。
吃,已经不是主要的。
因为饭菜和平时聚餐的差不了多少。
那时的过年,难得的是相聚,真正的一家人,又聚到了一起,又长了一岁。
每个家庭的孩子成了主角。
看着他们吃、玩,跟着他们乐。
现在的过年,已经于过去的不可同日而语。
父母已经离世。
虽然已经老少三辈,但形单影只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还要分成二家。
已经制造不出年的味道。
吃的和平常一样,没有喜欢鞭炮的,也没有要新衣服的。
刷手机,朋友圈拜年不可或缺。